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3 王的逆袭(六)

正文 123 王的逆袭(六)

    约莫半月过后,宫中传出消息,一直得到王宠爱的宫女裴萧萧因为不小心打破了王最喜爱的琉璃盏,被罚出王之宫殿,到了公主的宫内。

    这一日,丘依然再次入宫探望公主,就见到公主罗一菲在安慰那呜呜啼哭的裴萧萧。

    这个裴萧萧,表面上是个柔弱小白兔,可,不得不说,确实是个非常有手腕的女人。罗一君在世时,她一方面与丘依然暗中相爱相知,另一方面又与罗一菲相知相交,是公主地道的闺蜜。

    林听雨每每想到此,想到罗一君得知裴萧萧与丘依然居然是“真心相爱”时的震惊,就真心佩服裴萧萧的手腕。

    而丘依然也是将两面三刀玩儿得驾轻就熟。他的伪君子面目,不但骗过了罗一君,就连他自己的老师、一代大儒、最擅长忖度人心的丘子归都骗过了。

    不然丘子归也不会收他为徒,悉心教导了许多年。

    丘依然后来登上帝位,不但没有对丘子归有半点报恩之心,竟然还因为丘子归昔时教导的严苛而屠其满门,令楚国几大出名的学馆之一子归学馆从此灰飞烟灭。

    不过,这一次,因为林听雨的插足,丘依然和裴萧萧的“真爱”明显已经化成了泡影,看到满脸泪痕、花容失色的裴萧萧,丘依然眸中闪过戏谑嘲讽之色。

    但,他是不会让公主看到这种神色地,很快就一脸严肃,一副谦谦君子的形象,问道:“公主,萧萧姑娘不是已经调往王的宫中,怎会在此?又哭的如此伤心?”

    他这话,在罗一菲听来是礼貌性的关心裴萧萧;但裴萧萧听在耳里,却充满暗讽。

    不过,她想到临来时王的嘱咐,就将一口怒气咽了肚子里,假装不觉他的讥讽,只是半倚在罗一菲怀中的抽泣。

    王曾经跟她提及公主与丘依然的婚事。其实,从王这方面说,丘依然是当朝宰相,只要王不动他,就可保他一世富贵荣华,公主能够下嫁这样的人,当然是非常稳妥的。

    而且,丘依然平时的风评也颇为不错。只是有一点,让王比较担心。

    “唉,大半月前,有一个宫女名唤昭翠,奉茶时不小心烫伤了朕的手。

    朕将她配军中为妓,可谁知她前往军中的中途,嫌押解人员对她不好,竟然提出要见丘相,还说她是丘相的红颜知己。

    此事,或许只是那昭翠获罪之下乱攀关系,想要借此来改善一下自己的待遇。

    但,若是真的存在这事,朕怎能放心将公主许配丘相?”

    王这一番话说来,着实把裴萧萧吓了一跳。以前,裴萧萧一直以为,除了公主之外,丘依然就对她这个宫女情有独衷,却原来,他在王的宫中还另有一个红颜知己。

    这个丘依然到底是什么做的,红颜知己咋就那么多呢?

    裴萧萧气归气,但因为现在她的心思已经转到了王的身上,所以,只是暗中庆幸一下自己及时改变心意,不然以后还不定被骗成什么样。之后,她的心就恢复了平静。

    虽然,她因为自己这个宫女也曾被丘依然色诱,觉得王说出的昭翠一事九成九是确有其事,但还是假装劝道:“王,何不将那昭翠召,仔细拷问一下?此事必定知道真假。”

    王道:“此事,朕也确实想要这样做。可是,万一走露风声,不管此事是真是假,都会带来两个问题,一是让丘相丢失颜面,二是让公主伤心。

    此事若是真,朕倒是可以向丘相和公主交代;但若是莫须有,且不说丘相是否会怪我这个王,怕是公主肯定是要怪我这个哥哥的。”

    就因为王比较担心丘依然在男女关系上的风评,怕公主嫁给丘依然后会伤心吃亏,所以,裴萧萧今日才会坐在这里。

    所谓的打破王喜爱的琉璃盏,都是王与她在做戏,找个理由让她重新到公主身边。

    一方面观察公主与丘依然的感情展;另一方面,考量丘依然是否有什么不轨的言行,比方说,跟好看的宫女勾搭什么的;还有一个,就是若是丘依然在这方面真的有不轨,她这个公主昔日的好姐妹,就要帮助王好好劝一下公主了,让她不要非得在丘依然这一棵树上吊死。

    而且,王还让她帮忙物色,看有哪些良人对公主有意。由此可见,王对她裴萧萧是如何的看重与信任了。

    裴萧萧心中冷笑,觉得只要自己在王那里稍稍抹黑一下丘依然,丘依然早就认定的驸马之位肯定就要泡汤了。但她为了完成王交给的几个任务,还得好生装扮一下被王赶出来、甚至有可能是被抛弃的可怜宫女。

    “你不要难过,王兄只是一时之气,等她气消了,自然而然就召你去了。”罗一菲拍着她的后心安慰说道,“你看,大半月前,另一个宫女打翻了茶盏,王兄不但打了她二十军棍,还配她去做了军妓。可是,你却只是被送我宫中,可见,王兄对你还是很不同的。”

    听公主提起那个被充做军妓的宫女,丘依然脸色黯淡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别的人没看到,但,一直暗中留意丘依然神色的裴萧萧却将那抹黯淡看在眼里,心道:“果然,丘依然和那个昭翠是有一腿的。”

    裴萧萧想到此,更加坚定了决心,一定要让王打消立丘依然为驸马的念头。既然王顾念丘依然的脸面,又怕伤到他和公主的感情,不好将昭翠召审问,那她少不得就要帮助一下王和公主,让公主尽快认清这个丘依然的真面目。

    她停止了哭泣,拭去泪水,起身说道:“公主,丘宰相前来拜访,我怎好再在这里打扰,我终究只是一个宫女,待奴婢下去,为公主和丘宰相奉上茶盏。”

    言罢,她就朝罗一菲和丘依然分别行礼。

    罗一菲忙道:“你看你,还真王兄生气呀。你在这里,就好好地歇着,我宫中的这些事早就另有宫女来做。”说着就唤了一句:“青荷”

    “是,公主。”青荷在殿外一侧走到门口,同时应声,声音清脆好听。她朝公主行了一礼,问道:“公主,有何吩咐?”

    “快上茶来。”公主吩咐道。

    “公主,还是让奴婢去吧。让青荷暂时侍立一旁伺候。”裴萧萧道,然后就不顾公主拦阻,弱柳拂风一样退了下去。

    那青荷想要拦她一下,但见公主眼神示意过来,便即作罢。

    “算了青荷,就让她去吧,也许做点事,她心情反倒会好些。”罗一菲说道,“你且暂时侍立一旁。”

    “是。”青荷应了一声,就去站在公主旁边,眉角眼梢却有意无意地朝丘依然连瞟了好几眼,心中惊叹:“丘相如此俊美,又是王的心腹大臣,才华横溢,真是个让天下间女子无不向往的人物啊。”

    罗一菲哪里知道小宫女脑中歪歪,开始与丘依然闲聊起来。

    丘依然净讲些宫外遇到的有趣之事。罗一菲长年生活在宫中,听到这些事又觉稀奇又觉有趣,偏偏这丘依然又是个能说会道的,甚至可以说是油嘴滑舌,几句话就逗得罗一菲咯咯笑个不停。

    所以,每次与丘依然谈话,罗一菲都觉得欢快无比。她被丘依然搞得神魂颠倒,不得不说,这里面绝对有丘依然本身的魅力及能力在里面。

    听着丘依然的讲述,一旁立的小宫女青荷也忍不住,不时地笑出声来,看着丘依然的目光不觉也带了几分欢喜。

    过去,裴萧萧是罗一菲的贴身宫女,她只能和其他宫女一起远远地站着,一直很好奇丘相在跟公主讲什么笑话,不管是公主还是裴萧萧,都笑得那么开心。

    现在,她才明白,原来丘相讲的并不是什么笑话,只是最普通的街头巷尾的小事。只是这些小事从丘相嘴里吐出来,就变得分外的有趣。

    裴萧萧已经端了茶盏上来,将之分别放在罗一菲和丘依然的桌前,然后就和青荷一样,侍立在侧。

    丘依然继续讲他的故事,罗一菲和青荷不时地笑出声来,裴萧萧也配合着笑了几下,不过,她在暗中观察青荷,见她看向丘依然的目光带有几分情愫,心下了然。

    丘依然如此风度翩翩,幽默风趣,整日在宫中生活的她们,哪能会不爱呢?孰不知此人就是个专门欺骗女人感情的登徒子。

    裴萧萧在这里琢磨着如何算计丘依然的同时,林听雨在王的宫中却是跟吃了火药似的,动不动就大雷霆,掀桌摔杯都成了家常便饭了。

    而且,她还因为一些小事,将几个亲信的暗卫打得遍体鳞伤,赶了出去。丘依然离开皇宫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浑身都是鞭打伤痕的卫士被丢在王宫外一处废墟之中,倒地不起。

    “这几天,王不知是怎么了,这已经是他赶出来的第五个侍卫了。听说,以前都是王的亲信暗卫呢,地位很高的。”丘依然的老车夫见丘依然看着那个被扔出来的卫士,不免唏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