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80 战俘(二十三)

正文 1080 战俘(二十三)

    荣岐的话让安易飞气得牙齿都咬得咯吱咯吱响。,

    而赵抟则好不震惊地道:“我的天,这荣将军居然也不劝慰一下自己的女儿,居然就这么轻易答应了呀,还要主动为荣小姐择选庵堂。”

    “看他的样子,分明是想尽快把荣小姐这个从敌国逃来的女儿打发出去呢。”有一个亲兵开口说道。

    安易飞清凉凉地道:“荣慧从敌国逃,就算仍旧是女儿之身,但说出去根本就没有人相信。她如此待字闺中,荣将军怕是会因她令将军府蒙羞,自然是早点将她打发出去。”

    他开口,众人立时噤声大家都看出他心情糟糕到极点,怕自己一出声就成了他的出气筒。

    接下来荣岐就详细询问起林听雨,她和皇上是从哪里分道的,乘坐的皇上的灵兽又是什么灵兽,是几级的,她归的路线,以及皇上和她分道之后是朝哪个方向走的等等。

    “荣将军打听得这么详细,怕是不单纯呢。”赵抟沉吟说道。

    林听雨按事先赵抟所交代的那样,事无俱细地一一说来。这事大家商讨了有一段时间,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他们都预想过,所以荣岐询问的这些问题,他们也早就想好了怎么说。

    听她说完,荣岐想了想确实已经没有什么要问的,便道:“好了,你刚来,想来也已经累了,就去休息吧。”

    林听雨起身,道:“爹爹,女儿刚刚来,想要去探望一下娘亲。”

    荣岐一怔,这才想起原本还有罗氏这么一个人来。他道:“哦,你被俘之后,你娘思念担忧你过甚,身染重疾,已经过世了。”

    “什么?”林听雨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可是兴许是这个肉身本能的反应,听到荣岐说起罗氏过世,这副肉身顿时悲伤难抑,伤心痛哭起来。

    她又道:“即是如此,那女儿便去灵堂拜祭一下娘亲吧。都是女儿不孝,陷入罗刹人手中,不能在她身前尽孝,呜呜”

    荣岐默了一下,才道:“她的灵位并不在灵堂。”

    罗氏死时只是一个妾室,哪有资格入灵堂?死后能在那里立灵位的,都是族中男子和男子们的正室妻子。

    林听雨奇道:“怎么?她的灵位为何不在灵堂?她”

    荣岐已经有些不耐烦地道:“她的坟在西郊陵,你想拜祭就去那里吧。”

    西郊陵是荣氏一族的家族墓地。既然荣岐这么说,就说明罗氏死后虽准她入了荣氏的墓地,却没有在家中替她单设灵堂,说明她的地位比较低。

    林听雨道:“家中不曾为我娘亲设灵位么?”

    荣岐道:“她去之前触犯了族规,老父不得已废了她嫡妻之位。她早为妾室,已不再是你的嫡母,你现今的嫡母是柳氏。”

    林听雨喃喃地道:“柳氏,荣萧妹子的生母。”

    “萧儿如今已经贵为皇后,”荣岐立时不悦地厉声道,狠狠地白了她一眼,“以后提起她你必须用尊称。”

    “女儿知道了。”林听雨道,躬身行礼退了出去。

    到自己那个简陋的小院,林听雨就发现已经这院中多了两个粗使丫环,连同刚才那个老妈子,她居然已经有三个服侍的人了。

    不过,她刚到院中,气还没喘稳,便见一个满脸麻子的粗使丫环走上前来,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哼道:“五小姐,方才夫人派人传话来,得知你府,想请你到她园中一叙。夫人交代的事不敢怠慢,小姐还是快去吧。”

    林听雨原想着收拾点东西去西郊陵拜祭一下荣慧的母亲,现在只能立刻动身前往当家主柳氏的园子红园,此处原来是荣慧生母所居。

    柳氏是一个长相妖娆的女子,天生一种媚相。虽然已经是过四十的中年女子,可是因这几年日子过得好,保养得当,如今仍旧很是出挑。

    她身穿华服,头戴簪缨,鬓插金钗,耳著明珠,往太师椅中一座,端的是华贵非常。

    林听雨恭顺地走过去行了跪拜大礼,道:“不孝女荣慧,参见母亲!”

    安易飞见她表现得居然如此淡定,心中却是莫名地一痛,不无伤感地道:“原来,荣慧早就已经猜到她母亲多半已经过世”

    可是她当初跟他提起她担忧母亲现状时,他并没太往心里去。当时的他其实是有点觉得“荣慧”在瞎担心,没想到“荣慧”竟是已经料到此节。

    当时的她提起母亲时,心中肯定是很难过很难过的吧。安易飞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林听雨跪拜下去,不想那柳氏高坐于上,只是端着茶在细细地品,半点没有让林听雨起身的意思。林听雨此时假扮成原来那个窝囊胆小又无能的荣慧,自然戏要做足,便乖乖地跪在那里,等着柳氏叫起。

    一直到两个多时辰过去,天色将晚,那柳氏都去吃了下午茶来,这才懒洋洋地道:“好了,既然来,就老实地过日子,别去惹事,去吧。”

    “这个恶婆娘,要是让老子逮到机会,一定把她吊死。”赵抟早就气得低声骂了好几,此时更气吼吼地说道。

    这些年他们与皇帝相处得亲密,有时候就不象过去在皇宫那般忌惮。此时见柳氏竟是这般模样,他愤慨过甚,是以直接骂了出来。

    林听雨叩了个头,起身时膝盖先是麻得发软,她及时扶住旁边跟来的粗使丫环这才站稳。

    只是那丫环并不想让她扶的,还往旁边闪了一下,却仍旧被林听雨抓住了胳膊。林听雨如今的真实修为是十二级,她的手自然是极快的。

    接下来膝盖处便是传来剧痛,不过她并没有运功去抵抗膝盖处的疼痛。

    她强忍着这种痛,额头上流下豆大的汗滴,咬着牙笑道:“母亲的教训,孩儿记下了。想我生母在世为嫡之时,与母亲最是交好,对当今皇后也是宠爱得很,所以母亲如今对孩儿的诸多教导,自然也是为孩儿好的。”

    她是在暗讽柳氏恩将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