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82 战俘(二十五)月票三十加更

正文 1082 战俘(二十五)月票三十加更

    那赵抟奇道:“荣小姐就算想给母亲扫墓,明天天亮之后再来也不迟啊,为何非得在这三更半夜地来这墓地?”

    安易飞沉默不语。,他的修为在林听雨之上,不过因为在修罗扇里,所以他顶多就能通过修罗扇与外界的联系来感应外界。

    而修罗扇与外界的联系又是通过林听雨进行的,所以,他所感应到的事,其实都是林听雨感应到的。

    而赵抟受自身修为所限,他只能感应到他七级修为所能感应到的人和事。也就是说,如果有些超过七级的强者出现,他就发现不了。

    林听雨在自己那小院子躺着的时候,就感应到皇宫方向出了一队人马,最次的也是十级修为。

    另外还有一个顶峰修为、身穿龙袍之人坐在龙撵之上,正是安一然。这却是小眼感应到了的。

    不过,林听雨感应到了诸多十级以上修为的强者从皇宫出来,那安易飞也就跟着感觉到了。

    他并没感应到安一然也出宫了,可是皇宫里突然有这么一个阵仗出宫,而且一路往西那里不但是荣氏陵园所在,在西郊还有一处龙脉,乃是皇族墓葬群。

    所以安易飞很快就判断安一然出宫往西皇陵去了。

    林听雨也有此判断,所以就匆匆离了荣府,往西郊陵而来。

    安易飞已经猜到她这么着急、不顾天黑地跑到西郊陵,很可能是为着安一然。只是他不知道林听雨想要干什么,又会怎么做?

    林听雨在守陵人惊愕万分地目光下进了陵园,告知他,自己将在这里为母亲守陵三年,希望他能帮忙安排一下。

    在林听雨打赏他过后,他对此当然不会拒绝。听说这个大方的小姐现在就要去给母亲上香、烧纸,便赶紧取了香烛、纸钱等物。

    见他欲要跟着自己,林听雨便道:“我自己去便可,你不必跟来。”

    “是。”那守陵人乐得自在,赶紧应道,还热情详细地告诉林听雨,她母亲罗氏的墓地位置。这又令他赚了一笔赏银。

    林听雨提着祭祀之物到了罗氏坟前,但见草木深深,异常荒凉,心中感叹,长叹一声。兴许是这副肉身本能又有所感,是以眼泪不自觉地又流了出来。

    她了烧一会儿纸,便取出应湖音,假装弹唱以抒情思。

    她唱的便是那首她经常唱的山一程水一程。

    歌声哀柔婉转,情音绵长,在这静谧的夜中远远地传了开去。

    那正在远处西皇陵,在他父皇墓前数落他皇兄安易飞的罪状、质问他父皇为何把皇位传给这样一个人而不传给他的安一然听了这歌声,顿时有些身心不属。

    大概他是听说荣慧逃国,而安易飞也从罗刹人手里逃了出来,只是还下落不明,但来是早晚的事,所以他心里不太舒服,这才大半夜的跑到西皇陵来找他那个在他看来一直偏向安易飞的老爹抱怨。

    “多少美妙凄婉的歌声,是谁在唱?到底是谁在唱?”安一然此时心中就只有这一个声音,在他心底里不停往复地对他自己说。

    那修罗扇里的众人也被林听雨的歌声搞得如痴如醉。

    安易飞听着这歌声,心思也跟着哀婉起来。只是他功力高深,功底扎实雄厚,并没有深陷歌中不能自拔。但他却是知道这歌声的诱惑有多强。

    他心道:“荣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想勾引安一然么?为什么?你不是说你并不爱他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他自己都没注意,他一想到“荣慧”竟然想要寻机勾引安一然,心里是多么的不是滋味。此时的他只是觉得自己心中有一团怒火想要发泄。

    他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咬紧了牙关,垂在身侧的拳头握得紧紧的,一双眸似乎马上就要吐出火来。

    一直站在他身边的赵抟感觉到了他身上透出的威压,有些承受不住。好在这是在林听雨的扇子空间内,有林听雨的法力压制着空间内的一切,不然赵抟可能已经吐血倒地了。

    “皇上”赵抟到底还是唤了一声。

    “什么事?”安易飞道,吐字时竟是有些咬牙切齿。

    赵抟提醒道:“您情绪好象不太对。”

    “怎么不对了?”安易飞厉声道,转头看向赵抟,发现赵抟看着自己的目光带着惊恐,心头一震,立刻收敛心神,心头怒火渐渐散了些。

    赵抟道:“您不喜欢荣小姐唱的这首歌?”

    安易飞幽幽地道:“这首歌这样凄美,如果里面有故事的话,一定是一个非常哀婉,让人感伤斩故事吧。”

    赵抟盯着显示外界情况的虚空,道:“皇上,你快看,有一队人马来了荣氏民陵园,怎么看着好象是”皇帝的仪仗?

    安易飞发出“哧”的一声冷笑,道:“是安一然,他来了西皇陵。所以她也非要在大半夜的跑来西郊陵园,还故意唱上一首这样凄婉美丽的歌,应该就是想吸引安一然的注意吧。”

    赵抟嘴角抽了一下,他就说为什么皇上会突然失控呢?敢情是在吃醋。

    他道:“皇上,您不用为这事动怒,依臣看,荣小姐不可能喜欢陵王的,不然对陵王娶了荣萧一事不会反应那么平淡。”

    安易飞怒喝道:“那你说,这大半夜的,她跑到西郊陵来唱这样一首动听的歌是为什么?”

    赵抟吓得退后了一步,道:“也许她是太思念母亲吧,您听她这歌声,这般凄婉”

    “思念母亲?”安易飞喃喃低语,心中怒火竟是减轻了许多。

    赵抟见他脸色好转,暗暗松了一口气,道:“陵王巡着歌声来了。皇上,咱们且看荣小姐怎么做,再下定论不迟。”

    安易飞一想也是,便点了点头,继续关注外界。

    安一然已经让护卫敲开了西郊陵的门,那个守陵人因着荣氏一族也是大族的缘故,很见过些世面,所以一看来者竟是身穿龙袍之人,顿时吓了一跳。

    他心里已经知道这是皇上来了,赶紧迎出来行跪拜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