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83 战俘(二十六)

正文 1083 战俘(二十六)

    “这陵园里是谁在唱歌?”安一然身边服侍的太监总管问道。,

    那守陵人忙道:“想是那荣小姐思念母亲至极,心中伤感,所以才有这歌声。”说到后来,他的心情也跟着歌声变得悲伤不已,不自觉地抬手抹了一下湿润的眼角。

    “荣小姐?哪个荣小姐?”太监总管又问。

    守陵人叹息了一声,道:“还能是哪个荣小姐?就是曾经被抓去罗刹国的荣慧荣小姐呗。这好不容易从敌国逃来,母亲却已是坟中枯骨,哪能不让她伤心?”

    太监总管早在安一然没有登基时就在他身边服侍,当然知道荣慧是安一然的旧未婚妻,但他也知道安一然对这个未婚妻没有半点欢喜。

    所以,听说是荣慧在陵园深处唱歌,他便转头看向安一然。

    安一然听说是这凄美至极的歌声竟是荣慧所唱,心中一动,暗道:“没想到那个软弱无能的女人竟然能唱出如此动人的歌声。”

    他朝总管使了一个眼色。那总管立时会意,转头道:“你在外面候着,皇上欲要进入陵园祭奠荣氏先祖中的几位功臣。”

    守陵人忙道:“要不要小人通知荣小姐出来接驾?”

    太监总管忙道:“不用。”

    安一然早就下了皇撵,徒步就进了陵园,太监总管怕他有闪失,便紧紧跟着。

    主仆二人寻着歌声而行,不一会儿就到了陵园深处,就着月色,两人便见远处一座极简易的坟前,有一个窈窕的身影,身着朴素,席地而坐,捧琴而弹。

    歌声有如杜鹃啼血,绞痛人的心肠,好不悲戚;琴声却又如夜莺轻啼,在人耳旁萦绕不去,余音绕梁。

    那太监总管见安一然只是立在树下闭目倾听琴与歌,便忖度圣意,陪笑道:“皇上,没想到那荣慧小姐竟有这样一副好嗓子和好琴艺,皇上后宫中的娘娘们虽也都会抚琴弄乐,可是却没一个能与这荣慧小姐相比。

    那荣慧小姐自小就与皇上订上婚约,以前她在罗刹国,这婚约难以践行,如今她既逃国中,皇上何不就以屡行婚约之名将她接入宫中?”

    安一然立即笑道:“你所说的不错,朕与她自小就订下婚约,如今朕虽已是九五之尊,却不可因此就背弃了她。宫后朕就传旨召她入宫。”

    这二人谈话,乃是用魔识传音,别人听不到,可是林听雨却借无限妙音听得一清二楚。她心中冷笑,假装不觉,曲音却是陡地一转,又再弹唱起另一曲。

    “人生若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雨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是愿。”

    那暗中偷听的主仆二人一听此曲,虽有悲怨,却是饱含情愫,皆是心中一动。

    那太监总管赶紧说道:“皇上,看来这个荣慧小姐似乎对某位公子一直都未忘情,可是对方却似已经另寻他爱。也不知道她歌中所唱的‘故人’到底是谁?”

    安一然抿嘴轻笑,道:“你管他是谁?”

    安易飞听到此曲却是身心俱震,径直问了出来:“荣慧,你此曲所唱者为何?你曲中的‘故人’又是谁?”

    “皇上,这不过是一首曲子罢了。”林听雨答道。

    一首曲子罢了?安易飞心中一动,又问:“你在故意勾引安一然,对不对?你想做什么?朕不允许你”

    不允许林听雨干什么?他却一时又想不清楚,或者说,就算是心底里想清楚了,可是却有些张不开嘴,说不出来。

    赵抟道:“皇上且静心,荣小姐定是有她的道理。”他倒是希望“荣慧”能套套安一然,好让他们彻底弄清楚这个安一然是忠是奸。

    “皇上,”陵园中,树下,太监总管说道,“奴才看这荣慧小姐其实也是慧质兰心,又一片芳心暗许,不如皇上就在今夜招幸,直接将之带宫中如何?”

    安一然沉默不语,只是嘴角的笑意已经如水晕一样扩散开去。

    “奴才替皇上去与那荣慧小姐打声招呼。”太监总管会意地说完,就径直朝林听雨走去。

    “荣慧小姐!”他唤了一声。

    林听雨故做一惊,转身抬头看来,却见昔日安一然身边的贴身太监站在那里,她立刻起身。

    站起身后,她这才看到不远处一棵对下,一个英姿洒然、身穿龙袍的英挺身影。

    安一然本就生得英俊潇洒,此时又成了皇帝,自然风光霁月、神采飞扬,透着一种极为吸引人的精气神。

    林听雨微怔,遂远远地就朝那安一然施了一礼,道:“没想到皇上来此,未及迎驾,还请皇上不要怪罪。”

    安一然施施然地走了过来,道:“荣慧,你与朕虽多年未见,可也不必如此客套。什么怪罪不怪罪的,咱们两个说这种话就太见外了。”

    “这个陵王,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啊!”修罗扇内,一个直率的亲兵跳着脚说道。

    在这些瑞帝的亲兵眼中看来,既然陵王都已经另娶他人了,那这个荣慧跟了他们的主子就无可厚非了。毕竟,这些年在罗刹国照顾荣慧的都是安易飞。

    林听雨却不管修罗扇内众人是何想法,笑得温婉纯良,道:“你已非昔日的陵王,我亦已非昔日的荣慧,皇上就是皇上,不管昔日你与我是何种关系,这礼数都不能乱的。”

    “呵呵。”安一然笑了,“荣慧,你是个很识大体的女子。只是礼数在外人面前讲就成了,此处既然没有外人,你与朕又何须这些虚礼?”

    林听雨埋头浅笑,沉默不语。

    那太监总管早就知趣地退到老远了。此时就只有林听雨和安一然两人。

    安一然道:“荣慧,你既然已经归国,那你我之间的婚事”

    林听雨忙道:“小女子已经决定为母亲守孝三年,并且答应父亲,待三年孝期一满便出家为尼,绝对不会让皇上因小女子坏了与当今皇后的感情,所以请皇上大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