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85 战俘(二十八)给Maysun的加更

正文 1085 战俘(二十八)给Maysun的加更

    如此,他到林听雨的庵堂去得更勤。

    林听雨也不吝惜自己的计谋,每次他带着令他头痛的难题而来,她就为他出谋划策,替他解决了许多难题。

    如此一连数月过去。虽然她从未得皇上宠幸,可是后宫中的一些女子已经看不下去了,尤其是那个荣萧。她以前就嫉恨荣慧嫡小姐的出身,现在见皇上几乎每隔两三天就往“荣慧”那里去一趟,早就已经坐不住了。

    只不过她素有手段,并不会去做这种让皇上不喜的事,所以暗中支使一些朝中没有后台的嫔妃去针对、为难林听雨。

    林听雨对这种女人间的小手段只当不见,仍旧如往常一般闭门不出,只在佛堂之中供佛诵经。

    只是这数月间,在夜深时,她在自己的寢室内,让小眼屏蔽了周遭所有的探查能力,已经又再炼化了两块能量晶石。

    如今她的修为比安易飞这个老牌顶峰强者虽然还差着一些距离,可是与安一然这个新晋顶峰还不到两年的人相比,战力上已经相差无几。

    再加上她有修罗扇在手,和安一然一战不在话下。

    不过,她想要的并不是和安一然战斗,而是安一然身上的另一件东西。

    她已经有了一个计划,说不定能为她将来在其他的二级世界执行任务储存一些好的战力。

    只是想要实行这个计划,她还需得苦修一段时间。

    这些日子,她靠炼化能量晶石将荣慧体内原本的魔功催升到顶峰,实力自然是不稳的。

    不过,她对这种魔功的兴趣实在欠奉。她一直苦修的是神衍天功,在顶峰魔功的底子下,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她的神衍天功已经有了不错的成绩。

    她转而开始修炼冥王功法。

    虽然众多莺莺燕燕都在暗中朝林听雨下绊子施手段,可是以她的经验会中招那就怪了。而皇上对后宫中这些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荣慧”能够将这些事处理得如此妥当,也令他相当满意。

    皇后荣萧虽然不会明目张胆地在他面前说“荣慧”的坏话,可是也曾试探过皇上。见安一然一副对“荣慧”护的样子,她会立刻转移话题,免得惹怒了皇上。

    由此,皇上虽然看出皇后有点对“荣慧”生嫉,但猜想她还不敢真的动手对“荣慧”做什么,所以也就任由皇后去了。

    林听雨对于荣萧和后宫里她的那些走卒,其实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她要的又不是皇后之位,又不是安一然的宠幸,没必要与这些女人们争风吃醋。

    这种态度落在安一然眼里,便是大度,便是体贴。是以,直到又过去了数月,林听雨入宫都一年多,甚至快两年了,安一然对她的热情仍旧不减,还是两三天就往她那里去一趟。

    虽然只是说探望探望,可是在她那里一待就是大半日,往往从下朝后直到午饭后才自己的寢宫。

    皇后开始试探着去问皇上,什么时候真正宠幸“荣慧”。一日不得幸,“荣慧”就会在皇上那里保持着新鲜神秘感,恐怕会被皇帝一直这么宠下去。

    安一然其实也早就着急了。这美人在前,只能看到,却吃不到嘴里,他虽不是特别好色,可是这都快两年了,他不猴急就不是男人了。

    林听雨也发现安一然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觉得自己应该早下决断。

    她可没兴趣真的和安一然发生什么关系。而且,若是她这么做了,说不定荣慧这个原主会被气得再活过来。

    这一日,安一然又象往常一样来到了林听雨所在的清平庵,坐在佛堂那简单却不失贵气的木椅上,安一然与她闲聊了一会儿,就试探起她来。

    说实在的,安一然如今贵为圣上,统御千金万马,整个大安荣国谁见到他不是胆战心惊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和“荣慧”相处了一年多以来,他竟莫名其妙地有些畏惧这个表面上软懦、骨子里却不失刚烈的女子来。

    可是每天不见见她,他心里又觉得空落落的。他不是没有经历过情事,自然知道这是怎么事。

    此次前来,他就是想暗示一下她,自己有意将她真正地纳入后宫,甚至可以让她一朝就荣为贵妃。

    “慧儿,你入宫已快两年了”安一然说道。

    林听雨怕他说正题,故意感叹着打断他道:“是啊,没想到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贫尼从罗刹国归来,竟是一晃都快过去两年了。”说着眸中充满感慨之色。

    安一然眉头一皱,急道:“难道你真的想一直这样只伴着青灯古佛?难道你真的想就任由青春这么流逝?慧儿,要知道女子的青春最为宝贵,朕不想继续看着你这样蹉跎岁月。”说着,他生怕林听雨会跑掉一般,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了林听雨的手。

    林听雨满脸复杂之色,道:“皇上的心意,贫尼哪能不知道呢?只是若是贫尼答应了皇上,怕是要让人戳皇上的脊梁骨呢。”

    安一然道:“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朕才不在乎。朕在乎的只有你!只有你!”

    林听雨感动得眼圈都红了,鼻尖也红红的,深情款款地唤了一声:“皇上”

    安一然道:“慧儿,做朕的女人吧。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

    林听雨埋头抽泣片刻,道:“皇上对我如此深情,我又怎能不知?可是我我的名声早就坏掉,如何能再连累皇上?”

    安一然道:“说什么连累不连累。你与我自小就有婚约,本来就该是一体的,生当同巢,死亦同穴。”

    “皇上”林听雨这次“感动”得连眼泪都掉了下来,“你你这样对我,可是我”

    安一然脸色一寒,道:“你怎样?难道你还不想答应朕?你是不是觉得朕朕没你不行,所以才想一直这么吊着朕?”

    林听雨忙道:“不是的皇上。是是我有一件事,一直在瞒着皇上。皇上对我如此深情,我我一想到自己还有件极重要的事在瞒着你,我心里就难过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