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86 战俘(二十九)

正文 1086 战俘(二十九)

    安一然骇然一震,立刻就想到直到现在都查无音信的瑞帝安易飞。,不过,他表面上仍旧神色如常,淡笑道:“哦?慧儿,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既然觉得心里难过,不妨说来听听。”

    安易飞这一年多的时间都在修罗扇里,将林听雨和安一然的互动看在眼里,早就憋得难受,不止一次让林听雨将他放出修罗扇。

    他现在已经想清楚自己为什么一看到她和安一然互动心里就不舒服了。

    他想出修罗扇,就是想跟安一然说清楚。在罗刹的这些年都是他在照顾“荣慧”,而“荣慧”也坦承地跟他说过,她并不喜欢安一然,所以,还请自己这个皇弟收收心,别拿了皇位还要拿女人。

    当然,有这种想法时,都是被林听雨给激的险些失去理智的时候。

    等到理智归,他又觉得在未确定安一然是忠是奸之前,还是不现身为妙。

    这一年多快两年的时间,他们在当初登陆时放出去的几个斥候,都发来了消息,令他们得知,新帝安一然曾经派出诸多大内亲信,前往各处海岸堵截,甚至还有的人被当成是他们中的一个而被抓受刑。

    如今的安易飞对他这个皇弟已经无法再象当初那样保持百分百地信任了。

    此时他听到林听雨与安一然说起有件事瞒着安一然,也想到了自己。

    果然,只听林听雨说道:“是关于瑞帝”

    安一然故作一惊,奇道:“皇兄?”遂紧张起来,“皇兄他到底怎么样了?他在哪里?你说你有事瞒着朕,是不是你其实一直都知道皇兄在哪里?”

    林听雨含泪说道:“皇上。贫尼在罗刹之时,瑞帝对我时有照顾,我感恩于他,便答应他将此事一直瞒着,故未将此事与任何人提起过。”

    安易飞听到这里,拳头不自觉地握紧,心道:“荣慧,这近两年的相处,真的让你站到安一然那边,要将我交给他么?”

    他忽地发现,周围的赵抟等人全都失了踪迹。不是他们真的消失了,而是林听雨施法力将他们和安易飞隔绝,也将他们和外界隔绝了。

    所以,从现在开始,就只有安易飞能看到外面发生的事。

    安易飞心中一动,他猜测,“荣慧”会这么做,难道是涉及到什么至关重要的机密?

    安一然心中虽然对“荣慧”竟然将此事瞒自己这么久而有些恼火,但还是一脸笑容地道:“这么说,你真的知道皇兄在哪里了。”

    林听雨幽幽地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猜测的是对是错。”

    安一然奇道:“猜测?”

    林听雨点了点头,道:“皇上,先帝临死之前是不是曾经单独召见过当时还为太子的瑞帝侍疾?”

    安一然心中震憾非常,道:“确实如此。”

    林听雨道:“当初在罗刹国,我与瑞帝诸人一起在战俘营,共担甘苦,彼此间建立了极强的信任。后来我与瑞帝及他的亲兵们一起逃出罗刹岛,在分开之前,瑞帝曾与我提起,在这偌大的皇宫之中,其实还另有宫殿”

    安一然更加震惊,骇然道:“什么?”

    与他一样震惊不已的还有安易飞。因为这事他和安一然,根本就不知道啊!

    林听雨道:“是先帝在弥留之间告诉瑞帝的。因为这事只有历任皇帝知晓,所以,皇帝与下一代皇帝之间都是口口相传,除了皇帝之外,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晓它的存在。”

    安一然不可置信地道:“可是,安易飞,不,朕是说,既然只有历任皇帝知道此事,皇兄怎么可能将此事告诉你呢?”

    林听雨道:“贫尼方才说过,我们一起在战俘营共患难了许多年,早就建立了极强的信任。他告诉我此事,想是因为要与我分道而行,怕是以后错过难以相遇吧。”

    安一然听了她的话,心里腾的一下就升起一股浓浓的醋意,那安易飞将如此机密的事都告诉了“荣慧”,两人之间的关系是如何亲密可想而知。

    他却仍旧不动声色,接着问道:“他可跟你提起那另外的宫殿在何处?如何进入?又为何只有历任皇帝才能知道它的存在?”

    林听雨道:“据说那宫殿之中暗藏着许多皇室几十代积攒的宝藏。功法、法器和各种极高品质的修炼资源应有尽有。

    这些宝藏,乃是皇室为后代积攒的,怕有朝一日,大安荣国终究敌不过罗刹而被罗刹所灭。有了这些宝藏,大安荣国复辟也好,与罗刹抗衡也好,都有了很强的资本。

    可是,皇家又怕后代不成器,将家业败光,所以才立下这个规矩,只有历任皇帝才能知道有这个藏宝秘殿的存在。

    至于进入的方法”

    见她沉吟,安一然急问道:“如何?”一边说一边赶紧挥手设下了一道厚重强大的结界。

    其实,结界,小眼早就设了,只不过以安一然的能力没有发现罢了。

    林听雨便说了一连串的步法、走势、咒语、法力运行路径等等。这一套好不复杂,林听雨详尽解说,一直说了近半个时辰,才把它解说完。

    安一然仔细记忆,又怕中途有记错的地方,与林听雨好一番核实,这才放下心来。他道:“你你在怀疑,皇兄与你分道之后,这么久都生死不明,很可能已经进入了这个秘密宫殿?”

    林听雨点了点头,道:“不然,我实在想不出他能到哪里去。”

    安一然一直都与罗刹国暗通款曲,当然知道罗刹国并没能成功将安易飞再抓去,那他肯定已经了大安荣国。可是如今的大安荣国,被他掌控得密不透风,若非躲进林听雨的密室,他也想象不出,安易飞会藏到哪里去。

    他点了点头,也来不及再与林听雨商量纳她为妃的事,急匆匆地就起身,道:“慧儿,此事重大,朕得去仔细思量一番。”

    林听雨道:“皇上,若是瑞帝真的藏在那里,他隐匿不出不知在作何打算,您想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