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87 战俘(三十)

正文 1087 战俘(三十)

    安一然沉吟道:“朕想皇兄一直蛰伏不出,一定是有什么缘故。,如果他真的藏身在那秘殿之中,朕若去找他,不知道会不会惹他不喜。所以到底要怎么办,朕也尚拿不定主意。”

    林听雨道:“唉,当年在罗刹国之中,若非瑞帝相帮相助,我这样羸弱女子,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他于我有恩,这确实不假,但我的心”

    说到这里,她又是无奈一声长叹,复道:“皇上,请您答应我,无论您做下如何的决定,还请不要伤害瑞帝。”

    安一然眸中闪过一抹阴戾,口中却道:“放心吧,他是朕的皇兄,朕怎会伤害他?”

    林听雨见他匆匆而去,哪有半点彷徨不知所措的样子?分明是早在心中做下决断了。

    她看着安一然的背影消失在自己这座庵堂所在的园子,心中冷笑不已。

    “荣慧!”忽地就听修罗扇内传来安易飞的声音,透着焦急与担忧。

    安易飞也只是试着唤了一声林听雨,实际上入宫后的这一年多的时间,林听雨从未进入过修罗扇,她与安易飞的交流都是通过传音进行的。

    所以,当她突然闪身出现在眼前,安易飞着实吃了一惊。

    林听雨之所以这么长时间都没进入修罗扇,是因为怕自己在这庵堂内消失会被其他有心人发现。而此时她却如此坦然地出现在这里,那是不是说明

    安易飞垂下眼睑,敛去眸中的光芒与情愫。

    短短两年不到,眼前这个女子已经从一个二级的孱弱者变成一个顶峰的超级强者,虽然是靠着那种古怪的能量晶石之力,可是也足够让他惊骇的。

    而且,他早就发现这个“荣慧”所修炼的功法与他以前所见过的功法完全不同,似乎要远比他过去所见识过的那些功法要沉稳、厚重且博大精深得多。

    “皇上,”林听雨幽幽地开口,“唤臣女有何事?”

    如今她在安易飞面前仍旧是旧时的自称,而非象在安一然面前那样自称“贫尼”,这让安易飞恍惚了一下,好象他又到了他们一起逃离罗刹岛时的日子。

    他莫名地就感觉鼻子发酸,道:“你为何跟安一然说那番话?朕何时告诉过你这皇宫之中另有一个秘密宫殿?”

    林听雨默了一下,才道:“皇上,昔日在罗刹国,若非有您的眷顾,荣慧早就死于非命。您对荣慧的恩义,荣慧就算到死也不会忘记。荣慧只是想替皇上讨个公道,也替自己讨个公道。”

    她这番话,“荣慧”所指其实是荣慧本人,可是听在安易飞耳里,却觉得她是在说她自己。

    安易飞道:“荣慧,你告诉朕,你怎么知道有这个秘密宫殿的存在?父皇临去前,虽然确实曾召我侍疾,当时看他的样子也确实想要跟我说什么,可是,他根本就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已经去了。朕从来不知道这个秘密宫殿的存在。

    还有,你隔绝了朕和赵抟他们的联系,肯定也隔绝了赵抟他们和外界的联系,你你到底要做什么隐秘的事?”

    林听雨道:“皇上不必心急,您只要静心看下去就知道了。”

    安易飞急道:“不行,你快告诉朕,你到底想干什么?”他总隐隐的觉得,有什么他不希望的事发生。

    林听雨看着安易飞,觉得他有些可怜。荣慧在时,爱他至深;死后的最大愿望,就是希望安易飞能够真真正正地爱上自己,而不是只是因为她与安一然那个恶棍有婚约,才对她诸多照顾。

    现在,貌似安易飞确实爱上了“她”,可是林听雨却能感觉得出,荣慧在这副肉身中残留的残魂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反倒充满了矛盾。

    因为荣慧是不可能和安易飞在一起的,她已经是个死人了。她也不想看到代替自己活着的假“荣慧”和安易飞生活在一起,因为这样她心里会不舒服。

    她的矛盾,让林听雨不得不想办法在安易飞爱上“荣慧”之后就尽快地离去。

    万幸的是,她已经想好了对策,完成任务之后就可以安然撤退了。

    只是可怜了这个安易飞。

    林听雨觉得,安易飞虽然有些固执,轻信,但却不失一个好人和一个有责任心的人,比她现世中那些渣男不知强了多少倍,却不能和自己相爱的人厮守一生,到底是令人伤感的事。

    不过,安易飞身为皇帝,应该不会孤独太久,估计他在复位之后,会有很多美女围绕在他周围,想来他不会沉浸在失意痛苦中太久。

    林听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复又幽幽地开口,道:“皇上,你知道那种令你功体恢复,令我修为暴涨的能量晶石是从哪儿来的么?”

    安易飞脸露询问。

    林听雨道:“它们,其实是罗刹岛拥有强大血能的源泉。如今这血能源泉已经没有了,估计再过百年左右,罗刹人修炼血功就不会再象现在这般快速。

    以他们的凶残,说不定会加大对我大安荣国百姓的抢掠,以人类之血来代替他们对血能的强烈需求。但这也不能与他们所丧失的血能源泉相比。

    没有这种血能源泉滋养,他们的子嗣也不会再象过去那么强悍。只要我们能做出适当的防范,他们已经威胁不了我们啦。”

    安易飞剑眉紧锁,道:“你为何突然说起这个事来?你告诉朕,你把安一然诳去秘密宫殿到底想干什么?”

    安易飞从小就被授予帝王之术,又在南征北战数年之后,在敌国做了许多年的俘虏,也早练就了一番心计,当然看出林听雨是想故意引安一然去那个秘密宫殿。

    而林听雨在跟安一然说前往那宫殿的方法与路径之时讲解得极为详细,可以猜测到那个宫殿并非是林听雨虚构,而是真实存在的。不然“荣慧”从哪里编得出那么复杂的行进路线?

    听他急切地询问,林听雨则笑道:“皇上,臣女已经说过,臣女只是想为皇上和荣慧讨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