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88 战俘(三十一)给Maysun的加更

正文 1088 战俘(三十一)给Maysun的加更

    言罢,林听雨已经闪身出了修罗扇。

    安易飞喝道:“荣慧,放朕出这个空间。你要的公道,朕与你一起讨。”

    林听雨哪里理他?放他出来,还不得坏自己的事?

    当日深夜,一直在暗中关注安一然的小眼就提醒林听雨,安一然已经带着他的一队亲信,而且,每一个都是十二级以上的强者,可见是精挑细选的,按照林听雨所说的路径潜伏而行。

    安一然这么小心,分明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秘密宫殿的存在,更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现在在做的事。

    他已经如一只难以抵制住羊肉诱惑的饿狼,迫不急待地进入了通往秘密宫殿的一条小道。

    这条小道虽然隐蔽,但就是皇宫中众多石板道中的一条,他过去都不知道走过多少,却没想到在这条小道的尽头,竟然连接着另一幢宫殿。

    只不过因为特殊的禁制,这幢宫殿被隔离在了另外一个空间。

    他按林听雨所说的咒语与催法方式,果然打开了一道肉眼不可见的虚晃的结界,立刻带着那些十二级强者闪身进入。

    而林听雨却已经悠然独行,象在园中赏月一般,离开了她所居的庵堂,踏上了另一条小道。

    她消失在小道深处,不知所踪。

    安易飞却通过修罗扇与外界的联系,清楚地知道她已经进入了一个不同于大安荣国的异度空间。这异度空间的开启与封闭方法,都与他父皇曾经打开书房后那个简单秘室的方法类似,只是更难更繁复。

    安易飞知道,“荣慧”已经在这个深夜进入了她先前所提起的秘密宫殿。

    林听雨却是到了一个她从未跟安一然提起的一个小角室内。

    她默念咒语,施展法力,很快就令陡有四壁的小角室突现出一个古怪的满是按扭的墙面。

    而且墙面最上端有一个显影璧,可以看出秘密宫殿中各个角落的情况。

    通过这块显影璧,林听雨和安易飞都看到安一然带着他的强者小队正在秘密宫殿中的一条通道内谨慎前行。

    林听雨扬唇,嘴角上飞起一抹冷艳至极的笑容。

    安易飞却见那条通道突然出现了叉道,却是林听雨在小角室内启动了某条机关,结果,强者小队后面的几个人被隔离开来。

    如此,不消一刻,安一然所带着的强者就被林听雨用机关纷纷给隔离开去,最后就只剩下安一然自己。

    安一然已经发现了不对,对着虚空唤道:“皇兄,是你么?你在暗中控制着这里的机关?我是你的皇弟一然啊,你出来,咱们见见面,好好谈一谈,好不好?”

    半晌过后,不见有人出声,安一然又道:“皇兄,我知道你对我在被俘后登基为帝一事心有不满,可是臣弟这么做都是为了咱们大安荣国着想而且此事也是众大臣强行推举臣弟这么做的,臣弟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个安一然,刚才开口自称“我”,现在就改口自称起“臣弟”,见“安易飞”不好说话才讲起君臣之礼,还真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呢。

    林听雨心中冷笑。

    入宫后这近两年的时间,她不但又先后炼化了两枚能量晶石,令修为提升到顶峰还借此修炼神衍天功和冥王功法,令这两部功法也颇有成就。

    此时林听雨便暗中运起冥王功法,催动控鬼符,从小角室里悠然而行,走了出去。只瞬息间,她就出现在了安一然被独自隔离的那个殿宇中。

    “慧儿?!”安一然见到她着实一惊,但很快醒悟到什么,骇然道:“是你!”

    “皇上!陵王!安一然!”林听雨一连改了几个称呼,声音越来越冷。

    安一然已经猜出“来者不善”,但一脸诚恳疑惑地道:“慧儿,你说皇兄可能在这里,可是他不在这里。你在这里做什么?是不是你在调动机关,把朕的人和朕分开的?”

    林听雨扬唇冷笑,眸光清冷,整个人冷艳至极,道:“确实是我。”

    安一然的心已经不安起来,但仍旧不失镇静与威严,问道:“你把朕诳到这里,又只留下朕一个人,所为何事?”

    林听雨抬眸扫了一下这座殿宇,道:“你不好奇这座皇宫中暗藏的宫殿,连你这个昔日的皇子、后来的陵王、当今的皇帝都不知道,我一个臣子的孱弱之女,是怎么知道它的存在和行进之法的么?”

    安一然道:“哦?你是怎么知道它的存在和行进之法的?”

    “因为这里,是你发现的呀!”林听雨道,“在许多年以后。”

    安一然一脸茫然,道:“朕不明白你的意思。”

    林听雨轻声娇笑,神态活泼却又不失清丽,让人看了好不喜爱。只是安一然看着这样的“荣慧”,却知道她就象是一杯下了剧毒的美酒,虽美艳却可要人命。

    他立在那里早就暗生警惕,表面上仍旧一脸茫然地看着林听雨。

    林听雨道:“皇上,你不知道是怎么事么?你不记得,你曾经暗中跟罗刹人交易,让他们把我从女俘营调去了战俘营,还故意让那些罗刹人虐待我,好让我早点死在那里。”

    安一然脸色微变,但很快就恢复如常,道:“慧儿,你在说什么疯话呢?朕怎会如此做?”

    安易飞听说这件事也是震惊不已。他没想到他眼中昔日的贤弟竟会使用如此卑劣之法奸害自己的未婚妻。

    林听雨仍旧巧笑倩兮,道:“因为你觉得我这个未婚妻太过无能了,我不死,你和荣萧怎么能堂而皇之地走到一起?

    虽然我那墙头草的父亲荣岐选择站到了你这一边,主动提出将荣萧许配给你,令你得偿所愿地娶了荣萧可是,若我活着去,终究会让你就这件事被人说三道四。

    你想一劳永逸,不想让我这个无能的女子坏了你的好事,当然是希望我早点死了。”

    说到这里,她轻哼一声,脸上的笑容复又变得冷艳至极,美到骨子里,也寒到骨子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