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089 战俘(三十二)

正文 1089 战俘(三十二)

    她道:“托你的福,我确实命不长,早就已经死在淘沙河了。,”

    无论是安一然,还是安易飞,听了她这句话,无不是震惊非常,脸色大变。

    林听雨接着说道:“不过,你相信报应这件事吗?”笑得活象个刚刚得到满意礼物的天真活泼的孩子。

    安一然则是努力镇定着自己的心神,绷着脸道:“朕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林听雨道:“你心里明白得很,只是不想承认罢了。我死在淘沙河,却仍旧思念故土,灵魂终究得已返乡”

    她将荣慧灵魂返乡,以及返乡后看到、听到的一切全都讲了出来。就连这座偌大的秘密宫殿,也是许多年以后安一然在皇家珍藏的古籍中偶然发现的。

    它的存在,先帝确实是在想临死前告诉安易飞的,可是安一然暗中在先帝的药中做了手脚,令先帝死得太急,没能跟安易飞将这间秘密宫殿的事交代清楚。

    安一然当时就知道先帝有话要对安易飞说,不过当时他还以为那个老皇帝是想把他自己在暗中陈兵、意欲杀掉老皇帝的事告诉安易飞。

    当年,他的旗差一招,还以为老皇帝马上就要死了,没想到老皇帝只是在临死前玩儿了一把阴的,把意欲谋反的皇子给逼出来而已。

    他的兵马被老皇帝给剿了。

    老皇帝本来想要把他给处决的,还好他在老皇帝身边安插的内桩起了作用,在老皇帝的药中做下手脚,让老皇帝迅速地一命呜呼。

    而他意欲谋反的事也只有老皇帝最为亲信的两个臣子知道,他的人下手够快够利索,这两个臣子一因皇帝驾崩伤心过度而疯傻;另一个则是悲伤过度犯了心疾,连一句遗言都没交代就去了。

    他谋反的事,就这样沉埋。

    没想到此时此刻,他竟然从眼前这个女子嘴里说起这件十几年前的往事。还有他暗中将安易飞功法命门告诉金铎的事,暗中怂恿罗刹王族之一的陈平升劝罗刹皇帝处决安易飞等等诸事,林听雨都一一道来,让安一然有一种他确实见鬼的感觉。

    安易飞在修罗扇里听得震惊不已,没想到他至爱的父皇竟也是被安一然害死的。可笑他这许多年来,还将安一然当成他最信任最亲近的手足兄弟。

    如今,连父皇辛苦留给他的江山,也被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给夺了去。安易飞悔得肠子都青了,可是他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荣慧会知道这个秘密宫殿的存在?为什么在战俘营的时候荣慧会性情大变,更变得强大起来?她说她是顿悟了,实际上是经历了大生死,知道了许多真相。

    “你如此奸害自己的父亲、兄长和未婚妻,安一然,你早就泯灭了人性。”林听雨说道,“虽死不足惜。”

    安一然哧声冷笑,道:“荣慧,以你之能,就算变成鬼,又能怎样?”

    林听雨却笑得好似阳光下一朵盛开的向日葵,道:“我不是鬼,我只是重新活了一而已。

    安一然,一个幽灵在这座皇宫周围盘旋了好多年,看到了许多她连想都无法想象的事,知道了许多她根本就不愿意相信的真相。

    她原本以为自己就会这样散去,谁知道有一天她竟然重新到了那个战俘营,到了她死前的几天。她得到了一个重活一的机会。你说,这是不是老天在垂怜她呢?”

    “荣慧”修罗扇内,安易飞震惊且不无悲恸地呢喃地了一声。他从没想过,就算他那般守护,荣慧却还是死了,而且是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荣慧虽然重生,可是一颗心,想必早就伤得体无完肤。安易飞想想就觉得替她难过,还有被刀在乱搅一样的心痛。

    安一然却是与他完全不同的反应,眸光阴沉得似要杀人,脸上却扬起几分冷笑,道:“既然得到老天垂怜重活了一,就该好好珍惜这个机会,给自己找个稳妥的活法,你却跑来朕这。

    你以为,以你的能力,真的能把朕怎么样吗?”

    林听雨笑得越发地冷艳迷人,说道:“以荣慧之能,当然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这里”

    林听雨说着伸开双臂悠然转了一圈,一双艳眸也跟着将这大殿扫了一圈。

    安一然若有所悟,警惕万分地道:“这里有机关?!”而且,很可能是可以杀掉他的机关。

    林听雨笑道:“机关?安一然,你想得太美好了。这里可不仅仅有机关这么简单。”

    这里,是大安荣国皇室在开辟这个秘密宫殿时,为了避免有朝一日罗刹人打来时,偶然进入这座秘密宫殿而专门设计的。

    它是专门坑杀罗刹强者的一处洗魂池。就算是顶峰强者进入这里,灵魂也必定会被强行抽出肉身,难以维系生存。

    不得不说,这地方真是太让林听雨喜欢了。

    她笑得极其灿烂阳光,道:“安一然,再见。你在这里先好好享受吧。”

    “站住!”安一然见她要退走,厉喝一声,人已如影一般掠来。

    他相信,只要拿住“荣慧”,让她和自己一起在这座殿内,“荣慧”自然就不敢启动这座殿内的机关。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林听雨移动的身形竟是丝毫不慢于他。甚至比他还要快上几分。

    虽则因性命攸关,他施全力移动,想要十分把握将林听雨抓住,却没想到他探向林听雨的手,只有指尖触碰到林听雨的发梢。

    而且,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那轻柔滑顺的发丝就已经从他指尖溜走了。在他都没能神的功夫,林听雨已经彻底消失在了这间大殿。

    安一然愣了一下才惊醒过来,怒吼道:“荣慧,原来你早就是顶峰的强者,居然一直隐藏着修为。”

    “哈哈,”女子笑声响起,“安一然,你以为我还象过去那般会将自己的所有能力都展露无疑么?”

    林听雨已经到了那个小角室,启动了安一然所在那间大殿的抽魂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