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5 王的逆袭(八)

正文 125 王的逆袭(八)

    不得不说,罗一君确实是个非常得百姓爱戴的王。当然,这里的“爱戴”其实更接近于“崇拜”。

    京城内,王的车撵所经之地,已经站满了人,被王的卫队分在大路两端,眼见王坐在高大的车撵之上,都跟打了鸡血似的,纷纷举起手来欢呼。

    “我王万岁!”

    “一君我王,万寿无疆!”

    “一君我王,永世不败!”

    一拨又一拨的欢呼声响起,不论男子还是女人,都兴奋得无以复加,还有女人拼命挤出人群,冲过卫队的阻拦,将一束花递在林听雨手里。

    四宇大6以强者为尊,而罗一君因为天赋强横,早在继位以前就达到了与其父罗渊相近的修为,与四宇大6其他几个大国的王,修为大抵相近。

    如今罗一君继位已经过了三百年,其实力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连其他几大国的王也不清楚。楚国之内,更是无人得知。

    因此,她在万民的眼中不但是王,而且还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王,甚至是堪比神的王。

    万民迎送、欢呼,林听雨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而且,这场景还算是给她的,令她心中不自觉地涌起一段豪情。

    她突兀地从座撵上站了起来,一手高高举起罗一君惯用的武器一把银色的寒铁长戟。

    这一举动顿时令那些罗一君粉更加亢奋,欢呼声响彻天地。有些人竟然冲破了卫队的阻拦,冲到驾撵前,将鲜花扔到座撵之上;有胆大的,还伸出手来去轻抚王的衣襟。

    “相信大家都知道,今日朕为何出征。”林听雨突然朗声说道,将声音以强横的功力远远送出去。

    原本欢呼的万民登时静了下来,静得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

    前进的队伍也暂时停了下来。

    “陇西女匪作乱,那里的官员竟然连剿三次都以失败告终。一个女匪而已,竟让诸多男子束手无策,问我楚国男儿还有何颜面面对家乡父老?”

    “女匪为乱,这是为何?就是因为女子少识律法,不知道理,不懂人情,故朕已令左相丘依然颁旨,开办女学,教导女子律法道理,让她们从此也懂得遵纪守法。”

    此话一出,顿时引来许多男子的窃窃私语。但是,却没有人敢站出来反驳他们的王,因为那个女匪确实太让男人汗颜了。

    “朕拟此旨意,不但是要教导女子,更是警醒男儿,曾有女匪,竟然让众多男子望风而逃。我楚国男子难道都是连女人都不如的废物吗?”

    窃窃私语的男子,全都停止了言语,不敢再言语。

    “女学在此一天,就警醒楚国的男儿一天,你们曾经被女子打败。不知是你们太弱,还是那女匪太强?女学一事,朕已吩咐丘相与公主罗一菲共同监管,若是有哪个人对此事有异议,且问朕手中长戟。”

    林听雨言罢,长戟猛地往大道上劈去,功力所及之处,竟是将地面割裂出一条几百丈长的裂缝。

    长长的街道上,不知民众多少,此时,却是鸦雀无声。

    林听雨重新坐去,长戟指天,一声厉喝:“启程!”

    队伍再度开拔。

    “恭送我王!”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立刻引来民众的高呼:“恭送我王!”

    “我王万岁!”

    “我王必胜!”

    “‘我王’?!”林听雨心道,大马横刀的坐在驾撵之上,“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让这个称呼改成‘女王’!”

    “看来,丘依然和王妹开办女学的事,阻力会减少许多了。”罗一君的声音响起,“也许,当年我决定剿灭韩秋水就是天大的错误。同意王妹与丘依然的婚事也是一个大错误。如此众多的错误决策埋下祸根,可笑我当时还以为自己将会一直伪装男子,作楚王到老。”

    林听雨语重心长地道:“你当初没有想到收服韩秋水,不过是受从小受到的教育的局限,并不能怪你。”

    虽然刚才见到人山人海的送行民众,还有声如雷霆的欢呼声,让她热血沸腾,所以突然灵机一动,豪情了一把。但是,林听雨还是非常冷静地。

    她现在做的事,可是冒着很大的险,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不为过。因为女子卑贱、不得入学等等,在四宇大6都是非常风行的事。

    而她现在,就是要通过女学来增强女人的能力,好让她们能在国家、社会中的作用进一步加强,以此来提升她们的地位,改变楚国人女子卑贱的陈旧观念。

    罗一君是一代明君,但她也受到了四宇大6本身的社会观念局限。她能够在身陨后,想明白自己被推下王位的关键问题在哪里,这已经说明她的头脑非同一般了。

    到了陇西,林听雨只负责坐镇,而打仗的事就交给卫义。

    “招安?”卫义听到王向他下达的旨意,着实惊了一下。

    林听雨正襟危坐,一脸严肃,道:“女匪虽然让人痛恨,可是她能让陇西这帮男人望风而逃,可见很是了得。如此强者,我楚国若不能成功利用在朝堂之上,反而让她流为匪寇,当是朕无能。”

    卫义忙道:“王言重了,是那女匪顽劣,不识律法,待为臣去将她剿来,献给陛下。”

    林听雨又强调了一遍:“记住朕的话,朕是要招安。那女匪区区一界女子敢于率众占山为王,胆量想来不小,除武功之外,也必定有一定的谋略。你领兵多年,应该有办法对付她吧。切记,朕要的是招安,不是剿。”

    卫义领旨下去了。

    罗一君道:“为什么我听你方才的话,似乎对于卫义能够招安韩秋水,有些不大信任?”

    林听雨道:“你觉得,招安与剿灭,哪一个更难?”

    罗一君默了片刻,道:“若是官逼民反,遇到明君,招安自然容易一些。但”

    林听雨忆陇西官员的上报,说道:“听说韩秋水是不满婚事想要退婚,而男方不允,还因为她是女子的事,想要强娶。而她告到官府,官府也因她是女子,判定男方无过错。她便带着一众家眷上了山。从此招兵买马,占山为王,开始了与官府作对的勾当。”

    罗一君沉默。

    林听雨接着说道:“这点小事,至于占山为王、作乱一方吗?就算她武功高强,直接杀了那个男方,从此行走江湖,也未尝不可。

    可是她却占山为王,说明她对当前女子地位低下的社会现实非常不满,此番作为就是在挑战楚国,甚至是四宇大6几千年来形成的陈腐观念。”

    顿了一下,她又笑道:“罗一君,她现在在做的事,与你所希望成就的事,不谋而合哦。”

    虽然韩秋水这样做,作用肯定非常有限。而且貌似她最后做得也颇为虎头蛇尾,半道就和卫义私奔了。

    罗一君道:“你觉得,对于韩秋水,剿灭比招安要容易些?”

    韩秋水想要改变的,是女子地位太过低下的现实。这多半是她当初就算答应了卫义不再为匪,但也不同意卫义继续为官的原因,所以,两人才私奔了。

    而林听雨让卫义去招安韩秋水,就是要拉韩秋水入朝为官。

    林听雨呵呵一笑,道:“罗一君,依我猜测,当初要是卫义能够打得过韩秋水,恐怕就不会为她的武功和将帅之才而折服,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私奔一说了。”

    罗一君道:“这么说,这次出征,卫义并不能成功。”

    不知为什么,她起初并不怎么相信林听雨这个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能够完成自己的愿望,可是现在,她对这个灵魂却是信服了许多。

    林听雨道:“所以,如果不兵走偏锋,是不可能真正的让韩秋水臣服的,将之收为己用也只是空谈。”

    罗一君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林听雨道:“很好办,美男计。”

    罗一君在世时的事实证明,韩秋水后来肯定是爱上了卫义,若非如此,哪里会放弃她经营了许久的陇西山大王之位,而跟罗义私奔?

    可是听了她的答,罗一君确定,如果她还能够支撑的话,肯定会嘴角抽搐个半晌。林听雨这计策,其实不过就是将计就计,可是,为什么她就没有想到呢?

    罗一君虽是一代明君不错,但她本身也受到了身份、地位、成长经历、周围环境等等的影响,想法和观念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这也决定了她思考问题的出点和方式与林听雨这个来自现代社会、接受现代高等教育的女性有很多不同。

    林听雨与她同在一个身体里,再加上神灯变强导致灵魂增强,使得她的感知能力变强,感觉到了罗一君这个残魂的想法。

    她道:“罗一君,其实,并不是你不如我,只不过是你自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深处其中,当局者谜而已。”

    就算是她来完成罗一君的心愿,而且,现在还代替罗一君活着,可是,她终究是个外来者,看这个世界,总是以一种旁观者的眼光来看,所以很多事要比罗一君看得透彻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