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6 王的逆袭(九)

正文 126 王的逆袭(九)

    半月过后,卫义与那韩秋水连战三场,皆以失败告终,最后还被韩秋水给生擒了。

    当初罗一君也和林听雨一样,曾经在陇西坐镇,卫义这次被擒,还是罗一君亲自出马,将他给救了来。此事罗一君每每想起,皆是恨卫义恨得牙痒痒。

    早知道卫义后来要和韩秋水私奔,她费那力气去救他干嘛?

    借着罗一君的记忆,林听雨知道,接下来双方战事僵持了半年之久,罗一君因为国事繁忙,无法继续在这里坐镇,只在陇西待上三个月就京城了。

    后面的三个月,这里到底生了什么事,导致卫义与韩秋水私奔,罗一君也不知道。

    只不过她记得,当初她离开陇西之时,可是将“坐镇”一事交给了卫义的叔父,一代老将卫仲。

    虽说卫义与韩秋水私奔,说出去不太好听,但到底是解决了陇西动乱一事,加上罗一君也想给卫氏留点脸面,所以将此事强行压下没有详察,也没有深刻追究。

    不过,根据林听雨推断,如果卫义最终能够打败韩秋水,肯定是不会爱上韩秋水的。这也就是说,这场战事,实际上最后是官方大败。

    罗一君现在思及此事,心情不禁复杂。

    林听雨依照罗一君生前所做的那样,深夜,率领暗卫精英攻上了韩秋水所占的山头黑土岭。

    当年的罗一君采用声东击西之策,让暗卫引走了韩秋水,自己亲自去将卫义带走。此时仔细忆起来,林听雨总感觉怪怪的。

    以韩秋水的聪明,怎么可能想不到在陇西坐镇的王,根本不会任由自己的大帅被擒?她若早就想到王会来救走卫义,又怎么会轻易中那调虎离山之计?所以,在林听雨这个旁观者看来,当初韩秋水是故意放卫义一马。

    也就是说,在卫义被擒的时候,韩秋水可能就已经对卫义动情了。

    这一次,林听雨派暗卫领,亲信女官樱敏率领暗卫去救卫义,而自己则假扮普通的暗卫小队长,带着几个暗卫去引走韩秋水。

    她很想见识一下这个让许多男子望风而逃,甚至连卫义这样驻守边关数十年的大帅都被其所俘获的奇女子。

    果不其然,韩秋水听到外面动静,想都没想一下就带着几个手下追了出来。

    她一直追到黑土岭外,当时的林听雨就带着几个暗卫躲在一块大岩石挡着的洞里。这里的地型地势,当初的罗一君自然早就派人侦察好了。

    韩秋水带着人往四周看了看,突兀地就没了那几个黑衣人的身影,她也没觉得怎样,只是冷哼一声,道:“那几个贼人度倒是快,这且放他们一马,走,咱们去。”说着就要带人返程。

    如今正是两兵交战之际,夜闯山寨的可疑人,韩秋水带着人追出来,度本来放慢了几分不说,追到半截,还故意装不知道对方藏了起来,假装对方逃得快自己追不上

    林听雨看到这里,哪能还不确定自己的猜测,当下哈哈一笑,就突地从藏身之地现身出来。

    韩秋水脸色显得有点无奈。

    林听雨猜测,这女人八成是在腹诽这次带暗卫夜闯山寨的暗卫小队长:“我本来都要放你们一马了,你们还自己跳出来找死,这让我接下来该怎么演啊?”

    林听雨不免好笑,问对面几个山匪为的女人,道:“你就是韩秋水?”

    这个女人,生得浓眉大眼,高鼻朱唇,模样非常标致;一身劲装短衫,看着非常的干练。

    听到林听雨问话,她哧笑一声,道:“是又如何?你是何人?”

    林听雨道:“我是罗一君。”

    韩秋水一怔,显然是没想到,楚国当朝的王竟然会在这里出现。她的推算,王就算会现身,也是亲自去救下卫义。这样对卫义来说才比较保险。

    她呵呵一笑,坦承说道:“没想到大楚国的王,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说吧,阁下现身相见,所为者何?”顿了一下,又道:“你可不要天真的以为,可以凭武力拿下我。我与你,谁高谁下,还不一定呢。”

    林听雨道:“我有意与韩将军单独一谈,不知可否?”

    “你与我单独一谈?”韩秋水更惊,看了看林听雨身后的那几个暗卫。

    林听雨道:“怎么,你不敢?”

    韩秋水冷笑一声,道:“我有什么不敢?我是担心你身后的那几个暗卫,怕你出差错担责任,不敢让你与我单独谈。”

    她的言行,丝毫没有见到王时应该有的尊敬,相反,却倨傲得很,但,林听雨并不以为意。而且,在她提前嘱咐好的情况下,她的那几个暗卫也是保持着安静,没有谁出来喝斥韩秋水。

    林听雨道:“我的这几个暗卫,对于他们的王很有信心,不会置疑王的任何决定。”

    韩秋水的黛眉轻轻挑了一下,眼前这个“王”言语中带着极强的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傲,但与她说话时却又自称“我”,没有自称“朕”,这让她有些纳闷。

    她道:“既然你那边没问题,我这边”说着朝身后的几个手下瞅了一眼,道:“我与罗一君私谈,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来打搅。”

    “是。”这几个手下立刻斩钉截铁地应道。

    林听雨心中一动,难怪韩秋水这个女匪会让陇西的文臣武将全都头痛不已,她训练出来的这哪里是山匪啊,跟正规军相比丝毫不差。

    “走吧。”林听雨说着当先走去,绕到一处暗卫与那几个山匪皆看不到的地方。

    韩秋水见这个“王”对自己全无防备一般,竟然就那么大大咧咧地将后背露给自己这个敌对者,心中对这个“王”的胆色倒是起了几分敬意。

    她可没想过是对方压根就没有防备她的心思。如果会轻易就放弃对她的防备,而且,还是在两者敌对的状态下,韩秋水觉得,罗一君若是蠢到这种程度,那,早就成为“先王”,已经入楚国的王墓了根本就活不了这么久。

    所以,虽然对方将后背露给她,韩秋水却没兴起要偷袭的想法。一来,她不相信这位王全无防备。二来,她也很想知道这个王深夜前来,与她单独一谈,为的是什么。

    “韩秋水”林听雨沉默了片刻,悠悠开口,声音却与刚才不同。

    韩秋水微震,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声音。那个声音,分明是一个女子。但,这怎么可能呢?楚国的王,一向只有男子才能担当;女子在国中的地位一向低下,没有哪个楚国人会尊一个女子为王。

    林听雨方才出声,确实不象过去那般将自己的声音压得粗哑低沉,而是放开恢复成罗一君本来的女子声音。

    “你是一个女子”林听雨接着说下去。

    韩秋水的脸色现在已经变得极为精彩了。要是上一句她听错了,那么这一次呢。

    林听雨不管韩秋水的震撼,兀自说道:“需知,我也是一个女子。”

    韩秋水险些跪了。具体的说,她听到这里,感觉到身体都震惊得软了。

    “这怎么可能?”韩秋水半天才找自己的声音,震惊无比地说道。

    林听雨道:“先王罗渊,一生仅得一对双胞胎女子,无奈之下”

    她将罗一君从一出生就被当成男孩儿教养,尔后女扮男装成为王子,再继而登上王位一事,详细说来。

    韩秋水一直静默地听着,没有出声,待林听雨讲完半晌过后,她才说道:“你为何将此事告诉我?再说,这种荒唐的事,别以为你嘴里说上几句,我就会相信。”

    林听雨转过身,看向她,然后走了过去。

    韩秋水不知为什么,有些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但是,仍旧被林听雨走到了眼前。

    林听雨抓起韩秋水的手,放到自己胸前,道:“虽然束胸束得很紧,但你应该能感觉得出这里和男子的胸并不相同吧。”

    韩秋水眼睛微闭,心情极为复杂。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王将她带到这个没人的地方,要跟她说的,竟然是这种惊世骇俗之事。

    她道:“此事,若是传扬出去,你以为那些男子还会继续奉你为王吗?”

    “不会。”林听雨坦承地说道,顿了一下,又道:“你与我同是女子,只不过,不知道你是否也和我一样,想要改变楚国的现状?”

    “改变现状?”韩秋水说道,一双眸子突地在这暗夜里显得很亮。

    林听雨道:“不错,改变女子地位一直低下的现状。”

    韩秋水沉默,瞪视着林听雨没有出声。

    林听雨接着说道:“难道,你觉得我身为女子,真的愿意一直这样假扮男儿,坐在这个悬在火坑上的王位之上?

    真如你所说,如今的楚国,他日我身为女子的身份若被拆穿,那些男子岂能再容我活下去。不但如此,只怕我的王妹也要倍受牵连,后果难料。”

    韩秋水道:“女子的身份地位,这在整个四宇大6都是由来已久,根深蒂固,你如何能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