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122 棒棒糖(给Maysun的加更)

正文 1122 棒棒糖(给Maysun的加更)

    小七道:“这次你的任务完成得还算可以,虽然阿棒对你虐待她的主人风华生有些意见,但是风华生就算后来当了军事第一统帅,但仍旧对阿棒忠犬一样,这点还是令阿棒很满意的。所以,这次除了现在你所看到的成绩之外,还另外得了一百分,可以加在时空技能之上。”

    林听雨道:“还加在修罗三风斩上吧。”

    小七点了点头,手一挥,林听雨便见自己的“成绩单”发生了变化。

    林听雨

    性别:女。

    灵魂强度:二级,6055分10000分三级

    强度:一级,710分1000分二级

    神灯技能:无限妙音,二级,4230分10000分三级

    时空技能:仙识,二级,6055分10000分三级

    变身术,一级,650分1000分二级

    木隐术,一级,1700分10000分三级

    时空战技:坠空印,一级,430分1000分二级

    修罗三风斩,二级,1500分10000分三级

    时空异宝:控鬼仙符阎灵碑紫薇祖碑应湖音修罗扇。

    灵魂分身第一魂壳:莫菲

    精灵:恒星之眼、木精灵王、彼岸花精。

    灵兽:狐仙宁欣。

    因为这次任务中,她曾经不止一次运用修罗三风斩这项技能,所以它本身就长了一百分,如今又加了一百分在上面,等于长了两百分。

    林听雨被送了现世。她利用常无忆给她的隐形眼镜观察着小无影。

    展无影在凌晨之后就到了海边,悠然地躺在沙滩上,一只小腿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也不知道跟谁学得这二郎腿,就这般躺在那里看星星。

    此时将近黎明,展无影成功看到了海边的日出。

    而沙滩上的人渐渐多起来,许多人看到展无影这样一个小萝卜头独自一个在海边玩儿,不是指指点点,就好心地过来询问他的爸爸妈妈在哪里。

    展无影故技重施,眼神随便往不远处的一个男子或女人身上一转偏偏他这么一个小人儿待在这里,特别地引人注意,所以他看向谁,谁基本上也都在瞅着他。

    那好心来询问地人误以为有人看着他,也就会意,笑笑地不再多问。

    这让林听雨感叹,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不过,这世界上有的也不仅仅是好人。

    八点钟过后,上班族都消失在沙滩,沙滩上晨练的人已经越来越少,有一个四十多岁、身穿花衬衫的中年妇女。她已经在一边观察了展无影好半天。

    她见展无影始终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玩儿,在沙滩上的一些健身器材上攀爬,根本就没有成年人在他身边,已经确定展无影并没有大人带着。

    眼见沙滩上的人少了许多,她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块小朋友们都很喜欢的棒棒糖。

    “小朋友,给你吃糖。”妇女笑得一脸人畜无害,手里举着棒棒糖给展无影递了过来。

    展无影大方地接过,但并不吃。

    那妇女也不以为意,道:“阿姨家里还有好多好吃的,你跟阿姨去家里,阿姨给你吃。”

    展无影欢喜地道:“真的?”

    妇女道:“当然是真的。来”她说着朝展无影伸出了手。

    展无影看到那只手指甲里的泥垢,小脸嫌弃地扭曲了一下。

    他稚嫩的小脸上这样明显的表情当然没能逃过妇女那犀利的眼神。妇女的脸色僵了僵,眸中闪过狠戾之色。

    她蹲下身来,笑眯眯地道:“小朋友,阿姨给你的棒棒糖你怎么不吃呀?快吃,可好吃啦。”说着她还热心地替展无影将棒棒糖的包装打了开来,硬要将那糖塞进展无影的嘴里。

    展无影鼻子皱了一下,虽然这糖果发出的甜香气味确实让他喜欢,可是其中还有另一股味道让他很是不喜。

    年幼的他虽然不知道那味道是什么,可是,他的小嘴巴早就让常无忆养叼了,这个棒棒糖他是半点边也不会沾的。

    他反倒将糖果递给了妇女,笑得天真无邪,稚嫩的嗓音发出糯糯的声音,道:“阿姨,你吃。”

    听到这个软糯的声音,那妇女只感觉心神一震,鬼使神差地就张开了嘴,将那枚糖果含在了嘴里。

    几分钟后,妇女就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林听雨醒悟,这糖果里恐怕一早就被那妇女加了东西,可以让孩子吃过后就睡过去,被陌生人抱走的时候会不哭不闹。

    那妇女是个成年人,吃了这糖果之后都昏睡过去,想来是加了安眠药之类的东西,而且加的量还不少。若是展无影这样的小孩子吃下后,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这让林听雨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展无影看着倒在地上的妇女嘿嘿笑了两声。

    虽然他还年幼,可是林听雨的无限妙音分明听出他这笑声中透出的奸诈。

    她在原地一动不动,静观展无影接下来的动作。

    让她惊讶的是,展无影周围竟然支起了一个结界,不是特别强,应该是他自己施的法。林听雨仍旧可以借着隐形眼镜看到他在干什么。

    他将小手轻放在妇女的额头,念了一段古涩的咒语。

    那妇女就好象僵尸一般唰的一下,身体僵硬着从地上立了起来。妇女迈步走在前面,眼睛始终直勾勾的。展无影跟在她身后。

    妇女所谓的“家”其实是一家普通的旅馆,展无影控制着她将自己洗了个干干净净,那有泥垢的指甲也被修理干净。

    妇女便离开了这间旅馆,带着展无影左转右转地,到了火车站。

    “咦?”有个女郎不经意间瞥到了展无影的小身板,惊咦一声,目光在火车站人群当中仔细搜索起来。

    “风铃,看什么呢?赶紧走啊,咱们的火车一会儿就该开了。”有一个年轻干练的女子上来拉了一下这个女郎。

    “我刚才好象看到”展风铃一边在人群中寻找一边说道,又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

    “看到什么?”那个和她一起的女子好奇地问道。

    展风铃道:“小艺,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只有椅子腿高的那么一个小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