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131 草仙续(四)给Maysun的加更

正文 1131 草仙续(四)给Maysun的加更

    她道:“是不是我这种理论对你父皇缺少了一些崇敬,所以你不高兴了?”

    子钰道:“哪能。,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看得这么透。”

    玉帝是他的父皇,他自然对玉帝了解得比别人多得多。在他看来,玉帝其实就是一个因为血脉强大而天生比别人强大的一种生灵而已。除了强大之外,他与这个世界的其他生灵并没有其他的不同。

    只是“林一草”并没有他的生活际遇,整天听到看到的都是人们和其他生灵对玉帝的崇拜,居然也能看透玉帝难以与天地造化相比这一点,子钰对“林一草”不免有点刮目相看。

    转念一想,这个“林一草”都能想办法盗来王母的仙灵,助他将仙灵修复,若是没有点见识和能为,这件事哪能办得到?

    为他修复仙灵这件事,就连胡云那么强大的大妖,手中还握着数件狐族遗留下来的至宝,都办不到呢。

    想到这里,子钰将林听雨搂得更紧,道:“一草,你如此强大,看问题又能看到本质,见识不比寻常,若是以后我胡云兄弟有什么冒犯你的地方,你千万不要与他计较。”

    林听雨心中一动,子钰这么说,难道是已经看出胡云不喜欢她了?

    她道:“子钰,你放心吧,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不会去胡云为敌。你失去仙灵的这许多年,都是他在照顾你,我心中为此对他感激不已。”

    子钰低头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好不宽慰地道:“你能这样想就好了。我那胡云兄弟修为强大,高深莫测,在这十万大山之中远近闻名,没有谁敢真正地惹怒他。他难免有些桀骜不驯。但是他的心地很好,为人重情重义,是个值得结交的对象。”

    林听雨轻声笑道:“你说的这些我早就知道。他要不是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在发现你不见之后有胆跑去天庭闹上一场?他若是那种胆小懦弱的家伙,怎么可能被子钰你看中,结为知己呢?”

    子钰一听不禁哈哈仰天大笑数声,道:“你说的不错。我其实正是看中了胡云的傲骨和胆识,亦看中他的情义,才与他结为知己。”

    说着,他低头垂目看向林听雨,目光竟是变得幽深,眸中有情意深深涌动,温声道:“我亦是看中你的傲骨、胆识和情义,一草,你是女中豪杰不说,还如此了解我,天地之大,我恐怕再难找到与你一般无二的女子了。”

    一番话让林听雨听得脸红心跳。子钰这是在向她倾诉真情么?

    她盈盈甜笑,声音温柔无比,道:“我能在此生此世遇到子钰实是有幸。唯愿倾尽毕生之力,与子钰相守一生,不离不弃。”

    子钰的目光灼灼,伸手轻轻捏着她水嫩的脸蛋,道:“不,我与你,不仅要相守一生。我与你,要相守永生永世,千秋万世,永不分离。”

    林听雨听得眼睛都湿了,笑道:“好,我们相守永生永世,千秋万世,永不分离。”

    子钰扬唇笑了起来,眸中情意更深,低头吻住林听雨的唇。

    两人在这树冠之上相依着坐了很久,直到天彻底黑下来,满天只见繁星时,他们才下来。

    若不是快到胡云特意准备的晚宴时间,他们可能还会一直坐下去。

    胡云其实远远地已经看到他二人在树冠上,心中很不是滋味,可是他怕自己过来打搅他们会让子钰不高兴,因此一直克制着自己。

    他虽然离得远,可是因为实力强大,眼力自不是一般人所能比。他清楚地看到子钰俊美的脸上洋溢着欢喜幸福之色。

    他从来没在子钰脸上看到过这样幸福的神色,心中颇为感动,所以并不想破坏了子钰这仅有的幸福时刻。

    只可惜当他转眸看到子钰身旁的林听雨,心中的感动顿时就被怒意取代。这个“林一草”徒有虚名,又是天庭的走狗,因为大皇子子贤的命令和贿赂才带走子钰,没想到竟因此博取了子钰的爱。

    子钰肯定不知道林一草是不敢违背子贤之命、又贪恋子贤的赏赐才救的他。胡云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此时照林听雨当初带走子钰已经过去了数百年,子贤念及兄弟情谊出手相助子钰之事早就传遍了三界,玉帝还因此特别嘉奖了子贤。

    子贤因为此举,深深博得了玉帝的喜爱,三界都在传子贤很可能会被玉帝立为太子。

    晚宴之上,胡云与子钰推杯换盏,连喝数坛猴儿美酒,最后子钰和胡云两人都醉了过去。

    胡云被他们狐族的管家扶走,而子钰则被林听雨扶着了他们的那间洞府。

    这间洞府紧挨着胡云的洞府。睡至半夜,林听雨就听到外面传来的敲门声。

    “子钰!子钰!”胡云在外面轻唤。

    林听雨见子钰酒仍旧未醒,昏睡得很熟,便起身去开了门,道:“胡云兄弟,子钰酒未醒,尚在沉睡,有什么事不如明天再说。”

    胡云轻声一笑,道:“林一草林大王,别来无恙。”

    林听雨微一挑眉,道:“看来,狐王并不是来找小女子的‘夫君’子钰,而来找小女子的。”

    她故意把“夫君”二字咬得极重,让胡云清楚,如今她与子钰已经是夫妻,胡云已经没机会了。

    胡云听到“夫君”二字,果然眉毛拧了一下,想来心在痛。

    他道:“不错,本王正是来找林大王的。当年你我一战,可还记得?”

    “怎么,你想再与我一战?”林听雨问道。

    胡云“呵”的一笑,道:“再战?有那个必要吗?我只是不希望看到子钰被你蒙骗。以你的品性和能为,根本就配不上子钰。”

    洞府内的床上,子钰突然翻了个身,惊得胡云赶紧往洞府深处看了一眼。见子钰翻身后仍旧沉睡着,他便低声道:“在这里说话不方便,别打搅子钰休息,你随我来,咱们好好谈一谈。”

    林听雨轻轻关好门,跟着胡云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