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132 草仙续(五)给Maysun的加更

正文 1132 草仙续(五)给Maysun的加更

    胡云一直将她带到万狐洞边界的密林深处这才停了下来。,

    林听雨清凉凉地道:“狐王,有什么事就请快说吧。”

    “林一草”

    林听雨便听那胡云轻唤了一声,突地就觉这声音充满了磁性,竟让她有一种灵魂要离体而去的感觉。

    但林听雨此时的实力非是她当初与胡云一战时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孱弱。所以,听到胡云这用至强媚术唤出来的声音,她仍旧意识清醒无比。

    不过,她想看看胡云到底想对她干什么,所以假装恍惚了起来。

    那胡云并没有趁着她精神恍惚而攻袭她,而是围着她转了几转,估计是越看越不顺眼,他的眉头紧锁,最终哼了一声。

    片刻后,他的声音却又充满诱惑地响了起来,道:“林一草,你是用什么方法欺骗了子钰,让他对你产生了爱意?”

    林听雨心道:“原来胡云就是想知道这个?”她当下一脸痴呆相,老实答道:“我没有欺骗子钰,我与他共渡数百年,日久生情。”

    胡云眼皮跳了跳,微一打量林听雨,心道:“这个草包确实有几分姿色,可是子钰绝不是那种单凭外貌判断人的那种人。子钰会爱上她,肯定是她施展了什么手段。”

    他又道:“将你这几百年来如何与子钰共渡,一一道来。”他想,只要知道子钰和这个草包这数百年来的生活细节,那他肯定就能找到这草包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博得了子钰的青睐。

    林听雨便悠悠地讲道:“我带着他逃离万狐洞之后,受子贤之托,也不敢带他天庭,只能带着他四处转悠,在子贤的帮助下成功躲避掉天庭的追踪,在一处密林山洞中开始避居生涯”

    她从早上几点钟起床,起床后干了什么,吃了什么,和痴傻着的子钰做了什么游戏等等,都一一地仔细讲来。

    如此过了一个多时辰,天都快亮了,她还在叽叽咯咯地讲着。当然这些事其实很多都是她编出来的,因为这几百年间,她一直都在自己避居的洞府内给子钰修复仙灵,根本就没时间游戏和吃东西等等。

    黎明前,她终于讲到了她和子钰避居的第二十个年头,此时的子钰仙灵已经有所恢复这当然也是林听雨编的,他们一起到河边捞鱼。

    “‘一草,你快来看,我抓了一条小黑龙。’这时候我就听到子钰喊。我就跑了过去,见他手里抓了一条黑色的扭动不已的鱼,我告诉他:‘那是泥鳅,是泥鳅,不是黑龙。’可是,他根本就不听我的,非得与我争执说是那是黑龙”

    “停!”胡云终于听得不胜其烦,这个草包说了半天,半句他想听的信息都没有。

    林听雨立刻乖乖地停了下来,不再发一言。

    胡云看看天色,但见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再看看林听雨,垂在身侧的拳头不自觉握紧,暗道:“你这个草包,连我想听什么信息都没谱!”

    他施展的媚术是至高的,可以让受术者与自己的心意建立一定的联系,让对方完全按自己的心意行事。

    不过,有些蠢笨的受术者因为对他人的情绪、心意感知能力低下,说白了就是情商太低,无法理解别人的情绪和痛苦,这种人,就算中了这种至高媚术,也难以体会施术者的心情。

    胡云将林听雨没有讲出他想要的信息这种情况,归为这种类型。

    时候不早,再待一会儿恐怕子钰就要酒醒了。胡云叹息了一声,抓起林听雨,将她送到了子钰所居的洞府。

    他给林听雨下了让她继续象往常那样陪着子钰的命令,这才退走。

    “胡云把你叫出去,都说了什么?”待他走远,子钰的声音幽幽地响起,问道。

    林听雨轻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没醉。”

    子钰呵呵笑了一声,道:“宴会上他不停地灌我,我猜他肯定是有什么计划,所以”

    林听雨道:“你居然任由我跟他出去,也不怕他对我不利?”

    子钰道:“以你的能为,只要不对他不利就行。至于他会对你不利,他恐怕还没这个能力。”

    林听雨见这家伙睿智得很,估计想瞒他也瞒不住,便将胡云对她施展媚术一事说了出来。

    “呵呵。”子钰听她讲完不由得笑了起来,“你这臭丫头,居然把我讲得这么糗,这几百年来我明明一直坐在对面,动都不曾动过,什么时候跟你去河里抓泥鳅来着?”

    林听雨忙道:“我这不是为免胡云知道你仙灵是如何修复的真相么?”

    子钰沉吟道:“也是。此事是你一手所为,为免王母追究获罪才让大皇子子贤出来顶包,这件事万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你既然这么跟胡云解释,那便让他这么以为吧。反正我仙灵毁掉之后一直痴傻了许多年,比这更蠢的事都干过不少,胡云不会不信的。”

    林听雨轻轻地“嗯”了一声。

    忽听子钰又道:“不过,这可不代表我会轻易饶过你。”

    林听雨挑眉,哼道:“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过来”子钰说着突然把林听雨拉到自己身侧,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两个时辰过后,林听雨慵懒地从床上坐起,任由子钰在她颈间亲吻了一阵,这才穿好衣服洗漱一番,又精心地给子钰打了水。

    子钰就一直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她忙碌。

    见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林听雨脸上一红,嗔道:“看什么看,还没看够不成?赶紧梳洗。你看,外面天早就大亮了,胡云万一过来见你还没起,不笑话你才怪。”

    子钰却理直气壮地笑道:“我昨晚醉得不醒人事,今天起不来是正常的。”

    林听雨被他一句话搞得有些气短,也不再跟他争辩,径直拧了毛巾给他擦脸擦身。

    这家伙这时候倒是听话得很,任由林听雨摆弄。如此都快过了晌午,两人才相携着出了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