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151 蛊女(一)

正文 1151 蛊女(一)

    林听雨也觉得这点很让人奇怪。她忽然发现陈飞逍已经驼着展无影到了悬崖口,而他命令陈飞逍退远,他却迈着小短腿,以诡异的步伐踏着悬崖壁垂直而下。

    林听雨倒吸一口凉气,展无影这是要下悬崖底去探情况吗?

    宁欣大概是感觉到了她心里的担忧和着急,道:“你不用担心,悬崖下虽然有瘴气,但是奈何修士不得。而且,悬崖底下应该有这小家伙喜欢的东西吧,咯咯。”

    说到后来还笑了起来。她因为一直远远坠着展无影,此时其实已经到了蜈蚣山下,以她庞大的仙识,自然将悬崖下的情况探得一清二楚。

    林听雨不敢太靠近展无影,虽然有隐形眼镜助她得知展无影的情况,但也只限于展无影肉眼能看到、耳朵听到的情况罢了,灵识感知的情况,她却是无法清楚地探到。

    剩下的,也就是林听雨靠着强大的无限妙音所能捕捉到的风吹草动了,她却没办法清楚地探到崖底的情况。

    林听雨进一步加深了与宁欣的灵魂联系,因为她二人离开的距离有些远了,所以,宁欣探到的情况已经无法完全显映在她的脑海里。

    她是二者灵魂联系拥有主动权的一方,灵魂联系一旦加强之后,她就借着宁欣发现了那悬崖底有一具好不古怪的白骨。

    白骨保存得很完整,不曾损坏半分,森然地躺在那里。它的骨体之上,开着好多血色的花朵,林听雨一看之下顿时身心俱震。

    “这些花怎么这么象”林听雨脑中有瞬间的空白。

    宁欣道:“蔓珠沙华!”

    林听雨无法形容此时是何样的感觉。

    忽听宁欣又道:“陈飞逍退走的方向是朝小尚村去的。蜈蚣山周遭的村落应该还存在生人,不然僵尸不会分往不同的方向去。我要怎么办?继续留在这里观察展无影,还是去抓了那些僵尸?”

    林听雨沉吟道:“你若是抓了那些僵尸,就无法判断出这些僵尸和这崖底的白骨有没有关系了?”

    顿了一下又道:“你将你的仙识寄托在那些僵尸身上,盯着它们,一来是看看它们所到村子里的情况;二来,若是它们害人的话,你用仙识应该能够干扰一下这些没有意识、只靠本能活动的僵尸吧。”

    宁欣依她之言而行,一边好奇问道:“这白骨上没有丝毫尸气,不会化成僵尸。那些僵尸与它会有什么关系?”

    若是真有关系,以她仙识之强,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林听雨道:“蔓珠莎华是一种很特殊的花朵,是彼岸之花,是拥有神奇灵魂之力的花朵。”

    宁欣不可置信地笑道:“你该不会觉得这些看起来象蔓珠莎华的红色之花,屏蔽了我的仙识,所以我才发现不了它们与那些僵尸的联系吧。”

    林听雨道:“你觉得我的猜想很不可思议?”

    宁欣道:“是啊。它们只是凡人界的东西。”而她现在所用的却是仙识,两者相差的境界非同小可。

    此事恐怕只有花精才能探明白到底是怎么事。可惜花精此时在林听雨手里,而林听雨离着宁欣很远,恐怕难以真正发挥花精的效力。

    林听雨不敢太靠近蜈蚣山,担心儿子发现自己。话说,她为什么要这么怕被展无影发现呢?她又不是在做什么坏事?

    虽然不理解自己这个做母亲到底是什么心理,可她还是不敢靠近蜈蚣山。因为展无影已经下了悬崖,林听雨很担心她,又不敢把宁欣招,让她带了花精一下悬崖探个究竟。

    “那些血色之花也未必就是蔓珠莎华,说不定只是象而以。”宁欣又猜测道。她不曾入过地府,没见过通往黄泉的那条路上布满的彼岸之花,并不是特别清楚此花之奇。

    林听雨发现展无影已经入了悬崖深处的瘴气之雾当中,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

    偏生在这个时候,她的眼前一花,她竟然穿越了。

    哇塞,有没有搞错,这是存心想要她的老命还是怎么着?她的宝贝儿子正在关键时刻

    可惜现在她的穿越任务根本就不是小七和影安排的,而是那些上位者,原因很可能就是常无忆这个超级时空强者参与到了她的现世当中,引起了上位者们的疑心。

    穿越到异时空,她的仙识立刻放了出,率先检查周围环境,以免有未知的危险。在她检查周围的功夫,脑中如海涌一般涌入大量的记忆,正是原主的。

    林听雨听到周围有奔驰的汽车声,而且还有嘈杂的人声,猜想应该是在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附近,并没有什么危险。

    林听雨开始整理原主的记忆。

    原主名叫曾晓,刚满十八岁,本是一个生活在南方乡下的妹子,从小就从祖母那里继承了一只名叫青鸟的青色虫子。

    她一直把青鸟当成宠物养的,祖母临去逝前才将她叫到身边,告诉她青鸟并非是普通的虫子,而是一只非常厉害的蛊虫。

    可能是怕自己的孙女在未来被欺负吧,祖母才为她培育了这么一只厉害的蛊虫,希望青鸟以后能够代替她保护曾晓。

    曾晓的父母都在城里打工,她从小跟祖母一起生活,感情极深。祖母逝世后,曾晓在乡下也就没了亲人,就带着青鸟去城里找父母了。

    虽然已经知道青鸟是一只厉害的蛊虫,可是曾晓心思单纯,本性极善,从来就没想过要用青鸟来做什么事。她只把青鸟当成最好的玩伴。

    父母在城里打工,赚的钱并不多,只够他们平时生活和养育乡下一老一小。这老的去逝,曾晓到了城里,城里花销大,父母赚的钱已经不够养活她。

    曾晓心想自己已经成年,就找了一份酒店服务员的工作。她没有高学历,在城里打工,也就只能找到这种服务性的工作,太好的工作就找不到了。

    不过,她以前虽然在乡下也见过一些有钱的乡民,可是对于物质生活始终没有太多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