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156 蛊女(六)

正文 1156 蛊女(六)

    话说,血眼也分公母的吗?林听雨无比愕然。

    大概是感觉到了林听雨脑中的想法,小眼立刻受刺激一般喊了出来,道:“清清,原来我跟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都不知道我是男是女!”

    “我其实在这方面有障碍啦!”林听雨忙解释道其实你是根本就没注意过这方面好么,“除了宁欣和莫菲这样女子打扮的,我能知道她们是女的之外,花精、木精灵我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啊!还有青鸟,我也不知道它是雄的还是雌的”

    不过,现在知道它是雄的了,还是通过小眼的话知道的。

    小眼哼了一声,仍旧感觉有些郁闷,不理林听雨,小身子一转,一头钻进林听雨的灵魂深处,无声无息了。

    林听雨讪讪,终是又道:“对不起啦小眼,都怪我以前没去注意你是男是女。因为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喜欢你啊,咱们是最好的搭档,不是吗?”

    甜言密语对小眼这小家伙最管用了,小眼果然不再无声无息,愤愤地道:“可是,你也不应该到现在都不知道我是男是女啊!”

    “说的是,”林听雨道,“都是我不好,都怪我,你原谅我好不好?”

    小眼还固执着,道:“你你让我想想。”

    林听雨道:“我说的是真的,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喜欢你啦。就象不管我是男是女,你都不可能弃我而去的,不是吗?”

    小眼道:“是啊!那个,算了,我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这件事了。这你可要记清了,我是个男人,大男人,不要把我当成小女人哦。”

    “好好好,我记得,永远都记得你是个大男人。”林听雨哄着它说道。就这小性格,顶多就能算个小男人吧。这想法,林听雨都不敢让它在脑中闪过半分,不然被小眼捕捉到,非得把这小家伙气坏不可。

    见小眼不再纠结她分不清男女这件事,林听雨也就放下心来,到床头去敲了敲床头柜的门。

    “干什么?”里面传来青鸟弱弱又充满鼻音的声音。这小虫子正在自己的小床上哭呢。

    林听雨道:“别难过了,小眼已经答应我把刚才我修炼的那部功法传授给你了。”

    “我不要了。”青鸟气鼓鼓地道,“我的祖先有传承功法给我。只不过只不过那些功法和你修炼的功法不一样,所以我才好奇,出去看看的。我我才没有想要你们的功法。”

    小眼立刻哧鼻,道:“哼,这里虽然是二级世界,可是,跟神界有法比吗?上古蛊虫传承下来的功法,也不能和林森天法相比。别看那臭虫子弱得很,眼光还是不错的,而且感知能力也真够强,居然一下子就看出你正修炼的林森天法比它过去的功法要强许多。”

    此时它与林听雨是灵魂传音,青鸟并不能听到这些话,不然青鸟肯定更不要这部功法了。

    只是它嘴上虽然说“不要”,可是心里对这部功法肯定还是很渴望的,不然刚才不会听小眼一说出它的想法,它的眼睛都亮得跟星星似的。

    林听雨又敲了敲床头柜的门,道:“你出来嘛,我把这部功法传给你。我现在就是曾晓哦,曾晓传授你这部功法,你也会不要吗?”

    “你又不真的是晓晓。”青鸟仍旧气呼呼地道。

    小眼道:“这臭虫子还拿娇了。清清,它不要,你就不要理它了。”

    林听雨仍旧固执地继续敲床头柜的门,道:“可是我的任务就是代替晓晓照顾你,你就不能当是帮我,所以好好地修炼这部功法么?

    等你强大了,能够真正地照顾自己,好好地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下去,我的任务才算完成。”

    那小虫子沉默了好半晌,才扭嗒扭嗒地从床头柜里钻出来,挺着身子看着林听雨,道:“我这可是好心帮你,才答应修炼你们的功法的,可不是我自己想要这部功法。”

    小眼翻着白眼,道:“要是这家伙是我的任务,我一定直接将它丢到蛇窝里去喂蛇。”

    林听雨则温柔地抚摸着青鸟的小脑瓜顶,笑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在帮我的忙,谢谢你哦。”

    青鸟那青色的小脸孔居然红了一下,别过脸不太敢看林听雨,只是眸中却带了几分欢喜,不再似刚才那么黯然伤心了。

    林听雨开始给它仔细讲解林森天法。因为有以前身为毛毛虫时修炼的经验,她传授起这部功法来比较容易,那青鸟听她的讲解一边仔细记忆一边一步一步地修炼,倒也没感觉吃力。

    小眼已经敏锐地捕捉到青鸟体内的蛊力在发生着变化。

    “神界出来的功法果然非同凡响啊!”小眼赞叹了一句。

    林听雨此时的能力受肉身限制太大,就连仙识也受限无法发挥出多少。不过,她的无限妙音倒是能够发现青鸟体内的蛊力流转得比先前有力,也比先前流畅多了。

    将林森天法低阶功法传授给青鸟之后,一虫一人就都在床上闷头修炼起来。

    曾晓第二天是早班,是以林听雨起个大早,梳妆打扮好之后就将青鸟装在工作服口袋里去上班了。

    刚到酒店,她就收到了上官斩命人送来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虽然展拓对林听雨很痴情,可能因为是修士的缘故,他送花的时候可不多哦。

    所以,林听雨眉开眼笑地收下了这些玫瑰,开始一天的工作喽。

    她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在表达,她对上官斩已经开始动心,就算没有对上官斩情根深重,但只要上官斩再稍稍努力一下,很可能就会得到更多的报。

    上官斩利用他的探查能力将“曾晓”的一举一动探得一清二楚,咧嘴笑了一下。可惜这笑容不太阳光,露着森森白牙,让人感觉有点阴沉恐怖。

    当然,上官斩在众人面前一向笑容灿烂,说话都温声细语的,让人如沐春风。这更迷倒了酒店里好多女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