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31 蔓珠莎华祭(一)

正文 131 蔓珠莎华祭(一)

    林听雨道:“我不喜欢看鬼片。”

    拓展拿着遥控器递给她,道:“想看什么自己调。”

    林听雨道:“我还没吃饭。”奇怪,她为什么感觉自己的话里还带着火药味儿?都说了不是因为拓展才生气的。

    拓展道:“我还有方便面,要不要给你泡一包?”

    林听雨道:“好吧。”坐下来,拿着遥控器开始调台。

    可是,为什么调了半天,所有的台都在演这部鬼片?而且,为什么老是鬼上奈何桥,老是被孟婆喂喝孟婆汤?

    等一下,那奈何桥旁边的红是什么东西?好象是一种花

    林听雨瞪大眼睛想要仔细看清那种花的模样,突地就觉双眼疲倦沉重,竟是突兀地倒在了沙上。

    她感觉到惯常的眩晕。大量的记忆涌入脑海之际,带来剧烈的头痛。

    哇塞,怎么事,我都还没睡觉就穿越了?林听雨心中暗惊。

    但此时,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她赶紧整理一下脑中的记忆,借精神力关注周围,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穿越来的这个场景正处于什么危险之中,周围热得象要烤死人。

    借着精神力,她现周遭果然是一片火海。但火海并不往她身上燃烧,而是有无穷无尽的热浪冲上来,在蒸烤着原主的身体。

    林听雨赶紧试着用精神力将自己团团包裹住,与外界的热浪隔绝开来。这让她好受了许多。

    将记忆整理好,她才现,原来自己再一次穿越到一个女鬼身上了。只不过,这个女鬼与前一次曾经穿越的女鬼并不相同。

    那个女鬼处身于现代化的大都市,给人的感觉就是一部灵异的鬼片。

    而这个女鬼处身于地府。整理这个女鬼拥有的全部记忆,林听雨感觉,这个世界跟西游记的世界有些相象,有些神话有些玄幻。

    也不知道这个女鬼前世里和一个男子生了什么样的感情纠葛,那个男子死后进入地府,无论孟婆怎么劝说都不肯喝下孟婆汤忘记前尘。

    孟婆无奈,只得警告他:“如果不肯喝孟婆汤,犹记前尘,转世就不能为人了。”

    就算如此,男子也坚持不喝孟婆汤,只希望转世后能够再与这个女子相遇、相认并且相知。

    也许是地府里的阎君想要点醒男子,转世的第一世,男子转世成一只小白兔,当他遇到前世那个令他深爱的女子时,却赫然现那女子转世成了一只天空中翱翔的飞鹰。

    飞鹰早就已经喝下孟婆汤,忘记了与男子前世的深情,此时见到柔弱的小白兔,便俯冲而下。

    所以,当男子认出这只飞鹰就是他一直在寻找、想要再续前缘的爱人时,就成了飞鹰的美食,被飞鹰吃掉了。

    第二世,男子转世成一只河中的小虾,而女子却转世成一条大鱼。当小虾认出大鱼就是他一直在追寻的爱人时,就被大鱼给吃掉了。

    第三世,男子转世成一棵小草,女子则转世成一只山羊。结果,小草被山羊吃掉了。

    第四世、第五世也不知过了多少世,男子都是这样在相遇的瞬间就成了女人口中的美味,但是男子仍旧不肯喝下孟婆汤。

    所以,男子始终没有转世成人。

    而女子在不知多少次动物轮之后,却终于转世成人。

    孟婆劝道:“她已经不记得你,自顾转世成人而去,你又何必继续执著?不如忘记前尘,就此重生吧。”

    男子道:“我知道她一直想要为人,为的就是能有机会与我相守。如今她终于为人,我很为她高兴。

    她已经忘记了前世,要是再没了我的这份忘记,就算我们再相遇,谁还会认得谁?而且,我和她昔日的一切也从此消融在时空中,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痕迹留下。

    我不想让这段美好,象从来没有生过一样,在任何人的记忆中都没有留存,所以,我要永远记住与她的这份情,永生永世都不忘记。”

    男子始终不渝的深情让孟婆感动,孟婆去求阎君。阎君遂将男子转世成一块大石。它千年万年,都等在一个地方。

    而那个女人,在每一次转世成人后,总会有那么几次途经这个地方,或坐在大石之上休息,或倚靠在大石上浅眠。

    又一世,女人途经这里,遭遇到贼人,被贼人所杀,鲜血溅到大石之上。大石受到震动,竟然靠着强烈的执念化出人形,从此为妖。

    几百年后,女人已经转世,并且得遇机缘成为上界的一个小仙,名唤洛华浓。洛华浓受玉帝之命,由东华帝君率领,跟着一众大小仙人们来到下界平定为祸的妖类。

    妖怪领率领众小妖抵抗天兵天将,双方生混战,洛华浓与众仙走散,受伤怆惶逃离妖怪的领地,来到大石前,在那里晕死过去。

    男子化出人形,将洛华浓救醒。

    虽然洛华浓在醒来的刹那就知道眼前这个俊美如妖的男子,实际上真的就是一只妖,但,她从这只妖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恶意,所以就假装不知。

    “是你救了我?”洛华浓问。

    男子道:“你倒在石边,右肩流血不止,我偶然路过,替你包扎了一下伤口而已。”

    此时,正是深夜,男子燃起了火堆,现在正在火上烤着一些山菇、地瓜等物,出浓郁的香气。

    “要吃么?”男子将串在竹签上的地瓜递了过来,问。

    洛华浓因为流血过多,急于补充体力,见他递过食物来,立刻老实不客气地接过,大快朵颐起来。

    “我叫洛华浓,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洛华浓吃饱喝足,感觉体力大大恢复,忍不住就和男子攀谈起来。

    “我?”男子默了片刻,才道:“石雨。石上听雨,所以我叫石雨。”

    洛华浓盯着男子看了一会儿,纳闷地问道:“我说石雨,你都不会笑的吗?为什么和你坐在一块儿这么半天,都不见你笑一下?”

    石雨微愣,反问道:“有什么好笑的事吗?”

    洛华浓默。她那么说,不过是在提醒石雨,不要我欠你几百两银子一样老是绷着脸对我。但,看石雨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明白她的意思。这个人,简直就是块石头,好生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