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169 蛊女(十九)

正文 1169 蛊女(十九)

    上官斩的眸饱含深情,声音更是充满诱惑一样的磁性。若是真正的曾晓在这里,哪里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林听雨想到曾晓会被上官斩迷得团团转,完全不知道自我,肯定与上官斩的手段有很大关系。

    她垂下眸,脸上漾起羞涩的笑意,道:“上官,其实我我早就想好了,我其实早就爱上你了,只不过”

    上官斩见她象是又要推脱,眸中闪过一抹杀意,但仍旧一脸温柔,皱眉道:“怎么,你还是不相信我对你的真心?”

    林听雨忙道:“不不,这段时间你对我怎么样,我最清楚不过。只是,有一件事,是有关我和我家族的秘密,我我觉得必须得告诉你,不能瞒着你,不然我会一辈子不安心的。”

    上官斩一听她说起这个来,心中立刻了然。“曾晓”蛊女的身份确实比较特殊,以她老实巴交的性格会提前跟自己讲明白也是情理中事。

    他的脸色顿时更加温柔,深情无比地道:“什么事不能瞒着我?你尽管说来。晓晓,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对你的爱都是不会变的。”

    林听雨听他这么说,立刻点头“嗯”了一声,脸上漾起幸福的笑来,道:“我给你泡好了茶,我去换身衣服,咱们就去超市买菜,边走边聊。”

    “好。”上官斩喜道。见林听雨率先转身朝客厅走去,他头阴戾无比地瞪了一眼青鸟。

    小眼却在暗中提醒林听雨:“刚才上官斩好象是在比对房间里的气息与青鸟身上的气息是否一致。八成他还是感应到了一些异常。”

    虽然小眼林听雨灵魂中之前已经做了防护措施,将这房间里的法力波动消除,但若有细微的残留,也难保会被上官斩发现。

    而且,上官斩一来就去了那个房间,肯定是之前就已经感应到那房间里有异状。

    只是不知道他是否比对出那房间里残留的法力气息与青鸟身上的法力气息并不完全一致?

    林听雨心中不免惴惴。

    就听小眼接着说道:“还好我刚才在青鸟身上留下了一丝我和莫菲的法力气息,也不知道能否瞒过那个上官斩。”

    瞒过也好,瞒不过也好,林听雨这戏都还得继续演下去,因为现在根本就不是她和上官斩摊牌的时候。

    她和上官斩有说有笑的上街了,中途用相对简单却明晰的话语将曾晓的蛊女身世说与上官斩知道。

    那上官斩初听蛊女一事,还装出震惊了一下,而后而是惊叹又是安慰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奇人啊!”

    林听雨温柔笑道:“我这身世有些特别而已,哪里就是一个奇人了?只是日后咱们在一起,生下的孩子可能也会和我一样拥有蛊血,所以,我才觉得应该提前跟你说一声。”

    上官斩道:“这事我知道了。你不用放在心上,我怎么可能会介意这种事?依我看,这和人类有o型血、b型血等不同的血型也没什么大区别。”

    林听雨无比兴奋地雀跃笑道:“你想得这么开,看来我以前是白担心了。我还一直都在怕你知道这件事后,不想再跟我有交往了呢。”

    “傻丫头,”上官斩亲昵地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就放弃对你的爱?”说着,他“深情”地在林听雨额头印下一吻。

    林听雨赶紧“羞涩”地垂下头去。她是想到了左臂上那只让人恶心的虱子,胃里有点不舒坦了。未免上官斩发现她的异常,她只能埋着头。

    上官斩拉起她的小手,亲热地道:“走吧老婆大人,说说看,想买点什么菜,给我做什么好吃的呀?”

    林听雨已经压下了心头的不适,再抬头时已经是笑颜盈盈,娇嗔万分地剜了上官斩一眼。

    曾晓本来就长得有几分姿色,再加上林听雨这些天来偷偷地修炼林森天法,令曾晓的皮肤骨骼都受到灵气滋养,是以皮肤越来越好。

    林听雨这样娇媚的样子,竟令上官斩有点魂不守舍。他心道:“没想到这个曾晓居然还有这么妩媚的时候,多留她一段时间也不错。”

    林听雨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看过来的目光带了几分灼热,以林听雨的经验自然能猜出他对“曾晓”多少有点动心。

    林听雨弄了一桌的菜,以她的厨艺,当然会让上官斩满意。

    酒足饭饱之后,已经快下午三点了,林听雨忙活了大半天,难免露出疲惫之状,上官斩摆出“心疼”她的样子,“依依不舍”地走了。

    林听雨猜测着对小眼道:“上官斩今天和我在一起,一直没表现出太多的异样,会不会是并没分辨出青鸟本身的法力气息和你、莫菲残留在这房间内的法力气息的不同?”

    小眼道:“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没疑心到你,很可能与青鸟最近一段时间苦修,并且还改修了林森天法,令它的修为和法力气息都有很大变故的缘故。但你也不能掉以轻心。”

    林听雨把青鸟招了出来,借它一滴血来觉醒自己体内的蛊血。

    青鸟倒是非常大方地在自己的尾巴尖上挤出一滴血来献给了林听雨,口中说道:“姐姐,我这么大方,连自己的血都贡献出来了,以后我要瞳瞳姐姐做我的女朋友,你可一定要帮我哦。”

    林听雨愣了一下。

    小眼已经瞪着眼珠子飞窜了出来,一巴掌拍在青鸟的后脑勺,怒道:“少打她的主意,瞳瞳是我的女人。”

    青鸟立刻鄙夷地道:“小眼哥哥,你不用哄我,我能看出瞳瞳姐姐根本就不喜欢你的。你一靠近她,她就把你踹飞。”

    “那个,”林听雨看着这两个小家伙有要决斗的架式,插嘴说道,“你们和瞳瞳的事能不能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对付那个深不可测的上官斩。”

    小眼和青鸟齐唰唰地哼了一声,全都别过头去,拿后脑勺对着对方。

    “你们两个给我护法,我要用这滴血觉醒蛊血了。”林听雨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