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172 蛊女(二十二)

正文 1172 蛊女(二十二)

    “靠,咱们这么拼命,都便宜了那只臭虫子。”眼见大量的法力灌入青鸟的体内,而青鸟的身体已经开始了变化,眼瞅着就要化出人形了,小眼不愤地咒了一句。

    要是青鸟化成一个俊美的少年可怎么是好?就算不是俊美的少年,但只要是一个人,样貌就比小眼这只血红的独眼好看得多。瞳瞳不会真的爱上这只臭虫子吧。小眼心慌慌。

    宁欣则道:“希望它不要忘了主人对它的好。”

    林听雨只是觉得,青鸟变得强大这后就完全可以照顾自己了,而上官斩在此事之后不死也脱三层皮,想要再作孽已经不可能,那时就是她离开的时候。

    所以,她才决定将上官斩体内吸出的能量尽数转移给青鸟,让它尽早变得强大起来。

    蛊阵变化,另起神通,数道光柱落在上官斩背上,象数个吸盘一样开始强行吸取上官斩体内的法能。

    上官斩感觉到身体剧痛,震了一下,迷离的眼神有瞬间的清明。莫菲和木精灵已经代替小眼和宁欣,催动蛊阵中的迷惑之能,令这项神通进一步加强。

    那上官斩的眼睛复又变得迷离起来,但可见他眸中不时地闪过挣扎之色,看来是他发觉自己中了术,在努力地挣扎。

    林听雨见他如此,心中不免惊骇。

    要知道这蛊阵乃是大巫一族用来守护本族栖息之地的神秘蛊阵,神通非比寻常,大巫一族没有战力,有神通特殊,在隐退初期,不知道有多少厉害的蛊族到栖息地想要抓取大巫为本族效力,可是都没有成功。

    由此可知这套蛊阵是何等了得。

    但,就算身陷如此强大的蛊阵之中,上官斩都能有意识地去抵抗蛊阵的诱惑,可见先前瞳瞳透露出的他灵魂强大的信息一点也没错。

    他的灵魂到底强到什么程度,林听雨此时根本就丝毫探不出来。

    林听雨眼睛微眯,抬手咬破指尖,在自己的左掌上以蛊血画了一张血符,喝了一声:“去!”

    那血符竟是飞离她掌心,准确无误地落在上官斩的额头眉心之处。

    不时意识稍有清晰而努力挣扎的上官斩顿时“啊”的一声痛呼,正在挣扎的身体软倒下去。不一会儿,他复又响起时的呻吟之声,喘着粗气,身体上下起伏,整个人的意识再度涣散。

    蛊阵成功将上官斩藏于根骨之内的法力吸取出来,林听雨仍旧将之化零为整,然后将之送入青鸟体内,助它吸收炼化。

    青鸟终于化成一个一身青色的小人儿,长着一张好看的娃娃脸。它好象是一只蜻蜓,背上背着四对翅膀。

    瞪着它看了半晌,林听雨才醒悟,青鸟根本就还没有化出完整的人形,只是它的形态发生了变化,就象毛毛虫会变成漂亮的蝴蝶、蚕蛹会变成飞蛾一样。

    它变成了一只拥有人脸的蜻蜓,这才是青蛊成年后的样貌。

    天罗酒店大厅,早晨七八点钟的时候,一场好戏在大厅上上演。

    因为这个时间段正是服务员换班时间,也是许多客户离开或入住的时间,所以,大厅里上演的这一幕被很多人看到,还有人将之录下上传到网上。

    这是酒店最大股东上官斩失踪后将近一个月,谁也没想到,这一大清早的,众人会在大厅里看到这位少年得志的年轻俊秀。

    只是他浑身,大汗淋漓,正在与大厅的大理石茶几做着最为亲密的接触,而且貌似他得还很尽兴,口中啊啊的尖叫不已。

    原本这里的许多女服务员都对这个豪阔且出手大方的少年才俊都有着强烈的好感,可是看到这一幕,再喜欢他的女孩子也都露出厌恶的神情。

    “没想到他是个变态。”

    “是啊,这么恶心的事都做得出来,而且还是当众做。”

    “还好我和他接触得不多。”

    众人正对眼前一幕议论纷纷的时候,就有人指着酒店门口说了一句:“快看,那不是曾晓么?她可是一个月没来上班了,听说一个月前递了辞职信,经理押了她一个月的工资,检查她没有偷盗酒店东西,才让她这两天过来取。”

    “诶,她不是和”另一个女服务员一边说一边指着正倒在地上捧着茶几腿与自己非常的上官斩。

    “可不是。她和这个上官董事长,可是一对呢。不知道她辞职是不是准备家做老板娘?”

    大家伙议论到这里,都纷纷露出了嘲讽笑声。

    林听雨“见”大家都围在这里,便好奇地走了过来,一边还理直气壮地问道:“大家今天怎么没去工作,都围在这里看什么呢?”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竟自动地给她让出一条路来,让她顺畅地来到茶几附近。

    “哟!”林听雨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一惊,“这是怎么事?这位不是不是前一阵子收购了咱们酒店股份的那位上官先生吗?”

    有女服务员奇道:“他不是你男朋友么?”

    林听雨失笑道:“我就是一个服务员,哪能高攀上这样的男朋友?我看他呀,对我就是玩玩儿,所以早就跟他断了联系。我就怕他对我纠缠不休,所以才辞职的。”

    “哦,原来是这么事,那曾晓,你可是太有先见之明了。你看这人怎么这样?啧啧啧”

    众人又指着地上的上官斩议论起来。

    上官斩突地清醒过来,目光扫着众人茫然了一会儿,似乎不知道为什么周围会围着这么多人,又为什么会指着他议论不休?

    等到他的目光与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林听雨目光一对,登时身心俱震,脸色一变,他很快就明白自己被这个女人算计了。

    “曾晓,你”上官斩指着她想要大骂,但是话未出口,就被林听雨打断。

    林听雨一脸好心地提醒他道:“上官先生,你这样不雅地出现在大厅,实在是不太好,你还是赶紧先找身衣服穿吧。就算是再饥渴,也不至于在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