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13 画皮(二)月票八十加更

正文 1213 画皮(二)月票八十加更

    可是,一个还未死去的老太太,怎么会躺到乱葬岗来呢?

    因着自己曾在现世中听到的一些不孝子传闻,林听雨本能地就想这个老太太是不是被自己的儿子扔到这里来的。

    不过,一整理老太太传送给自己的记忆,她才发现自己想的是大错特错。

    老太太会躺到这里来,可以说完全是自作自受。

    原主名叫司徒灯,汗个,林听雨差点记成司徒雷登。她本来是一个沙漠中的国度西宛国的公主。

    大概是老来得女的缘故,她的父皇和母后在五十岁的时候才有的她,所以对她极为宠爱,从小就将她当成掌上明珠,后来还为她找了西宛国极富才华的文武状元做驸马。

    可是这么好的驸马她不爱,偏偏莫名其妙地爱上了她的皇叔司徒渺。

    说是皇叔,这个司徒渺和司徒灯之间不知隔着多少代的血缘,血脉中实际上已经没了那层近亲的关系。但是,司徒渺因为少有才华,很早就被皇帝拜为国相,到司徒灯出生的时候,司徒渺都已经三十多岁了。

    待到司徒灯十六岁,皇帝为她择驸马的时候,司徒渺已然五十岁,他的孙女都跟司徒灯差不多大。

    司徒渺因内力深厚,已过知天命之年的他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确实给人一种年轻力壮之感,再加上其才华横溢,行止间自有一种潇洒深沉的风度,气质上是年纪轻轻、少有阅历经验的驸马难以比拟的。

    司徒灯在未嫁之前,曾经几次三番地跟司徒渺暗示过自己对他的爱意,可司徒渺似乎始终都没感觉出来,始终对她没有半点应,她最终无奈地嫁给了皇帝为她择选的驸马尚余。

    司徒灯和司徒渺都已经各有家事,各自好好地过日子。司徒灯原以为她对司徒渺,永远只能保持着在御花园里远远看上一眼的缘份,再也不可能有什么改变。

    可是,二十年后,已经古稀之年的司徒渺就算内力再深厚,也已经体力不济,露出老态,不久后已然重病卧床。

    临死前,他召来公主司徒灯,向她坦承自己心中其实一直深爱司徒灯,却因为年纪差距,怕耽误了司徒灯,所以才不敢接受司徒灯的爱意。

    不久后,司徒渺逝去,司徒灯的心却再难平静。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与君好。”

    司徒灯觉得,她和司徒渺本来是一对痴情相爱的男女,却因为生不得其时,导致这一场真爱付之流水,决定不顾一切去寻找司徒渺的转世。

    她偷偷地前往沙漠深处的巫师所居住的一片偏远的绿洲,用大量的金银从巫师那里换得了司徒渺转世的情况,和一个保持年轻的方法,就此别去。

    此时的她才三十多岁,但,待她找到司徒渺转世、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罗秋扬时,她却已经是个快五十岁的老妇了。

    为了能够和罗秋扬再续前缘,也是因为不想让自己以这副老妇的面目去见自己的心上人,她动用了巫师给她的保持年轻的方法。

    这个方法,实际上类似于修仙界的夺舍,就是将自己的灵魂转换到另一个年轻女子的身体之上,而那个年轻女子的灵魂则转换到她那老妇的肉身之上。

    而且,那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女李寒碧在转换到司徒灯那副老妇肉身之上后,那老妇肉身还因为常年奔波过于劳累,不久就已经死了。

    那少女本来身处妙龄,却被司徒灯如此施法奸害,心中怨恨可想而知。本来她也深爱着正值十八岁的罗秋扬,而且还在父母的促成之下订了亲。

    可是,成亲那天她却只能拖着衰老的病躯前往婚礼现场,眼睁睁地看着罗秋扬娶了一个完全不知道是谁的女人。没过两天,这个可怜的老妇就因为又累又冷死在一个冰冷的夜风之中。

    李寒碧死后怨气难消,化成一只鬼魅,悄悄潜入了罗秋扬和司徒灯共筑的家中,后来还几次三番上司徒灯的身,想要夺自己的身体。

    但是司徒灯给了巫师大量的珠宝金银才换来的这个换魂之法极为厉害,李寒碧始终没能成功夺自己的身体,无奈之下她就不停地给罗秋扬托梦,让罗秋扬知道眼前的女子并不是她。

    但兴许是前世的孽缘未尽,罗秋扬已经深深爱上了司徒灯,对李寒碧他只是喜欢,但与爱不同,剩下的就只是愧疚了。

    李寒碧几次托梦之下,罗秋扬心中愧疚更甚,终于和司徒灯摊牌。

    司徒灯这才知道李寒碧的冤魂搅得罗秋扬心神不宁,但她并不想就此放弃罗秋扬,而是将她与罗秋扬的前世司徒渺相爱却不得相守的事讳讳道来。

    罗秋扬得知她为了这段感情,三十多岁就离开富足安逸的家,吃了十好几年的苦才找到自己的转世,心中又爱又感动,不忍心伤害她。

    可是,罗秋扬也没办法昧着良心任由司徒灯占据着李寒碧的身体,而让李寒碧魂无所依。

    他与司徒灯相约,一起共赴黄泉路。

    既然李寒碧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肉身,那,罗秋扬就放弃自己的这一生,与司徒灯一起再入轮,相信这一次因为死得同时,他们应该也能够生于同时,相爱相守。

    可问题是,司徒灯虽离开了李寒碧的肉身,但此时的李寒碧已经化成了厉鬼,根本就无法还阳再入她的肉身。

    而且,她深爱着罗秋扬,不想就此放弃与罗秋扬共渡一生的缘份,又因憎恨明明是妙龄的她却因司徒灯施法而变成了老妇,所以心中执念极深,竟是一直追踪着二人的灵魂到了许多年之后。

    这一次,罗秋扬转世成了一个名叫杜决的男子,而司徒灯转世后的名字叫华飞裳。

    两人都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并且才华横溢,刚上大二就早早地被好几家知名企业看中,预定下了未来的工作单位。

    这一世,似乎,他们终于可以能够相爱相守、平安富足地渡过一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