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引子

正文 引子

    夜色渐深,黑暗笼罩了屋子,林听雨独自坐在窗口,有些呆傻地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她想要看到什么。直到月上中天,星辰满天,她仍旧这样呆傻地坐在窗前。

    有夜风吹过,送来一缕轻凉。夏日里,这个时间正是让人舒服的时候,可是林听雨却仍旧只觉心如刀绞,伤心欲绝。

    十年了,她和楚飞相恋整整十年了,不管是他刚刚从大学毕业时的穷困潦倒,还是数年后在业界脱颖而出,林听雨都始终如一地陪在他身边。

    八年前,他们刚刚大学毕业,楚飞说,在事业没有成功之前暂时不想结婚,因为他不想让他的妻子没有房子、车子和票子,到亲戚家里会看别人的脸色。

    林听雨知道他心中有抱负,又怎么能拖他的后腿呢,那时候,也是这样的月圆之夜,她答应他,会等他。而他也允诺,待他日事业有成,一定会风风光光地将林听雨娶家。

    现如今,也是这样的月圆之夜,却不想人已不圆。昔日的允诺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化为尘埃,林听雨从青春年少彻底变成了年过三十的大龄剩女,面色黄,雀斑增多,眼角、嘴角都出现了细小的皱纹,而且日渐加深。

    而那个当年许诺要将她风风光光娶家的男人,如今确实已经事业有成,却和公司的一个很有身家背景的女副总共坠爱河。

    按楚飞的话讲,他们这叫“门当户对”。

    而当年那个在他贫困时守在他身边、现在依然只是个小职员的林听雨,与他这个国内顶级装潢设计师根本就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两人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可能会有幸福。

    一句你我门不当户不对,楚飞就将他与林听雨十年相濡以沫的感情付之一炬,林听雨现在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自己十年来所爱的人,所全身心为之付出的人,竟然会是这种人。

    “一个毫无感情的人我这十年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就没能现他竟然是这样一种人?”林听雨自问。

    到如今,她除了笑自己傻之外,还能做什么?

    可,若是她真的能只笑自己傻反倒好了。除了嘲笑自己之外,她的心还似有一把椎子在不停地刺。椎心之痛,让她痛不欲生。

    她不是圣人,十年的感情,说放就能放么?

    云层飘浮,遮住了半个月亮。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林听雨喃喃自语,要是没有这些苦痛,那该有多好?月总是圆的,人总是欢的,天下万物生灵,都是幸福的

    “谁能来救救我?”林听雨心中呐喊,“为什么会这么痛苦?为什么我不能象楚飞那样潇洒?谁来救救我?”

    可惜,终究没有人来救她。黑暗的房中,只有她一人,和她眼角不停流下的泪水。

    也许是太累了,林听雨感觉自己的眼皮直打架,沉沉地想要闭合。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到床上,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临睡去之前,她的心痛如在火上煎熬,但又能怎样呢?

    头去找楚飞吗?可惜,如今的她已经无法继续去爱这个无情的人了。忘掉他吗?如果能够轻易忘掉,她又怎么会这么痛苦?

    她只觉生不如死,只能在心底里不停地呐喊:“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她感觉自己象是睡过去了,但又象是没有睡。

    她觉得似乎有一道亮光在自己脑海中闪过,却只残留下莹莹之火微微闪烁,接着便有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灵魂中的神灯被燃起。”

    “今日破茧,你为蝴蝶。”

    林听雨真的感觉自己化成了蝴蝶,在一个一望无边的硕大花园中自由飞翔,好不轻快。

    飞了一会儿,她感觉累了,想要降落在一朵花上休息,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碍着,无法降落,她只能这样的飞啊飞。

    疲累之下,她感觉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弱,灵魂中那道光亮也跟着越来越弱。她有一种预感,她就要在这飞翔中死去了。

    “神灯若灭,身死魂消万物休。”

    “欲保神灯不灭,需得完成我交付给你的任务,进入花的世界,去填苦海,去化怨念,去争夺、去苦斗,去历万千劫,去闯万千难,你可愿否?”

    林听雨惊悚。神灯若灭,身死魂消万物休。这是说,她真的就要这样死去了?

    和楚飞这样子就这样死了?

    她不是还留恋楚飞,只是觉得,她付出了自己所有的青春和感情,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心中实在不甘。

    她想要自己的生命出现另外一个结果,不说要多么圆满,但绝不能这么凄惨。

    “保神灯不灭,可愿否?”那道声音没有得到答,又再淡淡地问了一句。

    “我愿,保神灯不灭。”林听雨答。

    就这样死了,她不甘心。就算历万千劫,闯万千难,她也要活下去,活出另外一个结果。

    那淡淡声音再起:“一花一世界,去吧!”

    “记住,任务失败,神灯即灭,你将在那个世界中消失。”

    林听雨感觉到那阻止她降落的神秘力量消失了,疲惫不堪的她赶紧就近落在一朵花上休息。

    然而,一花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