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37 蔓珠莎华祭(七)

正文 137 蔓珠莎华祭(七)

    阎君道:“哦?这么说,你对他,只有亏欠,并无情愫?”

    林听雨道:“小奴对他的记忆只有寥寥,他对于小奴来说,其实陌生得紧,何来的情愫?”

    阎君盯着林听雨,目光显得有些复杂,道:“既然你想为他赎罪,早些结束这段孽缘,本君若不成全你,就显得本君有些不尽人情了。”

    林听雨脸现喜色,道:“这么说,陛下愿意收小奴为鬼奴了?”

    阎君道:“你能了悟与他之情乃是孽,这是件好事,日后好好地在本君这阎罗殿里当差,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得成正果,再塑仙体,摆脱那生死轮之苦。”

    林听雨道:“谢陛下成全。”

    阎君挥手,示意她下去。从这一天开始,她就与这阎罗殿中的其他女鬼奴一般当职,收拾、打扫。

    偶然阎君看到她工作时的样子,明明是很辛苦的工作,可是,她却做得特别的开心,一副欢脱无比的样子,不时地咯咯地笑起来,阎君就会愣在那里一会儿,直到有人唤他,他才会醒过神来。

    如此数日过后,阎君终于忍受不住,将她调到了身边,服侍他的起居。

    他想进一步观察这个碧瑶,看看她和当年的小鱼儿,到底有哪些一样,哪些不一样。又或者,这个碧瑶的魂体中,已经深深融入了小鱼儿的魂体,所以,她的性子和那个小鱼儿,总有几分相似?

    初恋这种东西,林听雨不得不说,真的很神奇。

    任何人的心中都会对少年时没能坚守的恋情充满着憧憬与各种遗憾,如果有机会,一定会想尽办法去弥补这种遗憾的。

    “阎君陛下,您可以不要整天这样绷着脸吗?笑起来很好看啊!”

    “陛下,怎么,又遇到不听话的小鬼么?您干嘛要为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事生气呢?”

    “启禀阎君陛下,奴婢为您做了上好的茶点,都是您爱吃的哦。”

    “陛下,您是不是该休息了?现在已经快子时了。”

    阎君突地现,这个碧瑶真的很闹腾。

    以前碧瑶在前殿,只在特定的时间被指定去打扫、收拾前殿,所以,阎君见她的次数很有限,虽然每次见她的时候,她都是那般快活、欢脱的模样,可是,真没想到她是这么个欢脱、闹腾的人物啊!

    现在,将她调到了跟前,她几乎每隔个一时三刻就蹦出来,也不管阎君是在批奏折、为了地府中那些鬼物而懊恼,亦或是在夜晚思虑该由哪个妃子侍寢的时候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就是个小鬼奴,就算是阎君贴身侍候的鬼奴,但也只是个鬼奴而已。

    终于,阎君闹腾得忍无可忍了。

    某一日,那个欢脱无限的身影又在他眼前蹦出来,并且还端来一碟上好的桂花糕,正是阎君爱吃之物。具体的说,此物是昔日小鱼儿喜吃的,阎君怀念小鱼儿,连带着也爱上了小鱼儿的爱吃之物。

    “陛下,快尝尝这次的桂花糕怎么样?这次,我可是跟着厨子好仔细地又学了一遍呢。”林听雨笑得好不天真无邪,一双眼睛欢快地都变弯成了一双月牙儿。

    阎君看着这盘桂花糕,看起来似乎是比上强了那么一点儿。他真搞不懂,眼前这女人,明明不会做桂花糕,做得难吃的,居然也敢端到他面前来。

    他挥起大手,唰的一下就将那盘桂花糕给打翻了,怒斥道:“碧瑶,你搞清楚,你不过就是一个鬼奴,本君没传令你上来伺候之前,就不该在本君面前出现。”

    林听雨一脸的欢脱僵硬在脸上,遂讪讪地应了一声:“是,小奴退下了。”说完,就要退出去。

    忽地又听阎君喝道:“等一下。”

    林听雨忙停下,转身,恭敬问道:“阎君还有什么吩咐?”

    阎君道:“把这些垃圾收拾了。”说着指了指他刚刚打翻的那盘桂花糕。

    林听雨赶紧将那桂花糕的残渍收拾好退了出去。

    阎君见她眼圈红红的,清秀的脸有些气鼓鼓的,不再有过去的欢脱,莫名的感觉到心里有些不舒服。

    接下来的几天里,阎君现,那个碧瑶果然如他所说的那般,没有传唤就连个影子都不见。平时的端茶奉水,原本都是由碧瑶来做的,现在可好,全都换成了那个老太监。

    而且,就算碧瑶经传唤上殿伺候,原本脸上常有的欢脱也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让人很不适的沉静。

    “本君那日训斥你,你不满?”数日后,阎君对于碧瑶这个脸色伺候他又开始不满了,趁着殿内没有他人,开口质问。

    林听雨道:“哪有,小奴不过就是一个鬼奴,哪敢对阎君陛下的训斥不满?”

    阎君哼道:“你这种口吻说话,明明就是不满。你知不知道,你敢这种脸色来侍奉本君,本君足可以治你的罪。”

    林听雨道:“阎君陛下是阎王爷,这天底下,阎王爷想治谁的罪,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阎君冷笑了一声,道:“呵,那你的意思是,本君经常胡乱治人的罪了?”

    林听雨噘着嘴巴道:“反正,小奴不知道小奴好心地来给陛下送桂花糕,这是犯了哪门子的罪。”

    阎君无语以对,只是心中在说:“你的桂花糕那么难吃,还敢端来给本君吃,这还不是罪么?”可是不知为什么,这话,他却是不敢说出口,害怕曾经属于小鱼儿的那种欢脱,他再也看不到了。

    沉吟半晌,他才说道:“你既然好心地来给本君送桂花糕,起码也要先尝尝这桂花糕能不能入口吧。”

    林听雨怔了一下,若有所悟地道:“原来,陛下是嫌我的桂花糕难吃呀。这么说,只要我将桂花糕做的好吃,陛下就不会再无缘无故地动怒了?那好”

    说着,林听雨就立刻一脸欢脱,象只欢脱的雀儿一样蹦蹦跳跳走了。

    “喂,站住”阎君喝道,可惜那位已经跑没影了。

    阎君的脸黑了又黑,他的话都还没说完呢,那个碧瑶就敢这么跑掉了,到底有没有把他这个阎君放在眼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