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23 画皮(十二)

正文 1223 画皮(十二)

    李寒碧能够尽早行动,再好不过。

    杜决搂着林听雨在夏坡湖这里一坐就是一上午,中午他又殷勤地给林听雨打饭、买饮料等等,让林听雨好好地享受了一把小鲜肉热情服侍的生活。

    到了下午,两人有课。因着华飞裳的愿望是能够陪伴杜决一生,让他幸福一世,所以,华飞裳的学业并不能就此丢下。林听雨跟杜决一起去上课,手挽着手,处处都昭显着他们的热恋。

    待到深夜,林听雨来到密林深处,李寒碧的灵魂波动却已经远离了此地。诚如皓月所料,她虽然可以凭借无限妙音清晰地探查到李寒碧所在,但想要真正抓到她,并不容易。

    林听苦苦雨修炼百年,靠着星玄之能,才用这副残破的肉身将冥王功法修炼到金仙初期,与仙帝初期相差太远。而莫菲和宁欣的实力虽然现在已经可以施展出仙尊大圆满的修为,可这两个底牌,林听雨还不想立刻显露。

    况且,仙尊大圆满和李寒碧的仙帝初期,中间隔着大境界这道坎,两者的实力之差还是很大的。

    林听雨无奈地叹息一声,转身欲出密林。

    蓦地,耳旁竟是响起李寒碧冰冷入骨的声音:“贱人,不过拥有小小的金仙修为,就想与吾一代鬼帝抗衡,真是痴心妄想。”

    林听雨立刻扬唇笑了起来,白皙如雪的面容透出极致的冷艳。

    她就怕李寒碧对于她白天的努力无动于衷。现在看来,李寒碧虽然因着某些原因避开了她,可是终究不甘心露怯,还留了鬼识分身在这里。

    李寒碧话音刚落,林听雨就见眼前突兀地出现一道身穿大红喜服的艳丽女子,面容雪白,唇与指甲都红得如血。她长发披肩,半掩着面,一双眸泛着阴戾的绿色鬼光,瞪视着林听雨。

    “贱人,敢挑衅我的威能,今日我就要让你魂丧此地。”说着,她这鬼识分身之内就透出一股强大的威压。

    正常情况下,仙帝的仙识威压轻易就能压倒一个小小的金仙,甚至可以瞬间就要了一个或数个金仙的性命。

    可是,李寒碧的鬼帝威压压在林听雨身上,林听雨却仍旧冷艳至极地笑着,看着李寒碧的目光亦带着让人心寒却忍不住倾倒的冷艳。

    半晌过后,李寒碧的鬼识分身见她的威压对“华飞裳”并无作用,一双血色利爪便朝林听雨头顶天灵抓去。

    便听嗡的一声轻响,琴弦拨动之声传出,林听雨手中现出应湖音,轻轻拨动起来,古琴之声立时就在校园之中轻扬起来。

    只是她这听起来古朴又轻缓的琴声却诡异地化成道道声波之剑,迎向李寒碧的利爪。

    李寒碧感觉到手指上传来剧痛,竟是已经被声波之剑割下数根利爪,指尖都削下了半寸。

    鬼,是没有血的。她的形体维持全靠鬼力,所以十指很快就恢复完好。

    不过,她并没有继续与林听雨交战,已经在一瞬间化成碎芒消失不见。

    李寒碧因着白天林听雨的挑衅,虽然探出她只有金仙修为,却不敢轻举妄动。她很强大,却也很谨慎。

    因为林听雨白天放了话,她猜测林听雨八成要在夜色降临之后来这密林中找她,是以故意在这密林中留下鬼识分身,为的就是一探林听雨虚实。

    这鬼识分身终究只是一个鬼识化形,能够施展出的鬼力远不如本体,但也能使出仙尊大圆满的战力,却被林听雨以无限妙音一招削去了指尖,令她不能不忌惮。

    鬼识化形,因花费力量来重新保证形体的完整而化去了一些鬼力,她的战力大受影响。她觉得试探到这里已经可以了,是以迅速退去,免得林听雨彻底毁去她这个鬼识化形,让她鬼识受损。

    她这般一击即退,其实让林听雨大大松了一口气。

    她的无限妙音其实只有仙尊中期的修为,靠着至宝应湖音的加成,又出其不意,才能在李寒碧鬼识化形攻过来的刹那削断她的指尖。

    皓月给她出的计谋,就在于这一招即胜。

    首先她白天的张狂自信,已经令那女鬼李寒碧心里有些犯疑,这便有了这深夜的试探。

    试探之下,李寒碧的仙尊大圆满期的鬼识分身都一招败阵,在李寒碧的心中,恐怕已经确定林听雨的实力不能小觑,至少已有仙帝初期的修为。

    如此,李寒碧在短时间内会直接找上林听雨的可能性就不会太大。起码,她要等自己的时空之力冷冻期结束,取胜的把握更大,她才会找林听雨算账。

    但,若是在这一个月冷冻期间,她无法忍受心中的嫉恨又该怎么办?她肯定会去找杜决。

    可惜她在杜决身上侵蚀的鬼力已经被林听雨利用控鬼符吞噬个干净,她对杜决的迷惑和干扰之力大大降低,找上杜决,只会让她更加失望,更加嫉恨。

    林听雨暗中唤出木精灵王,迅速修复这个只有金仙修为的肉身强行施展仙尊中期无限妙音给这副肉身带来的损坏。

    所以,女鬼李寒碧的鬼识化形在退走之时没能成功发现她的身体其实在使出一招之后已经出现伤损也是有原因的。

    待功体恢复之后,林听雨决定再给李寒碧加上一把火。她手中的应湖音琴声一变,竟是绽放出悠悠扬扬的琴音。

    她张口轻唱:“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她一早就与杜决说好,听到这首歌之后杜决应该怎么做。

    杜决顶着深沉的夜色出了宿舍,迅速地来到了这片密林之中,与林听雨会合。

    接下来的事就不需要林听雨了。她躲进了控鬼符,却将在控鬼符中修养的华飞裳放了出去。

    只是这华飞裳的残魂仍旧虚弱得要命,只待了片刻就不得不被林听雨又收进了控鬼符。那副肉身就全靠着本能与杜决做着热恋情人才会做的那些事,卿卿我我地直到半夜,杜决才被林听雨从窗口送到他的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