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24 画皮(十三)月票十加更

正文 1224 画皮(十三)月票十加更

    “可恶!可恶!杜决,你不要太过分,居然在我的地盘上和那个贱人干这种事”

    林听雨都听到远处传来那女鬼李寒碧的咒骂声。

    杜决刚宿舍不久,那李寒碧就已经迫不急待地追踪到了那间宿舍。此时杜决已经睡沉,李寒碧靠近他,朝他的口吹了一口鬼气。

    谁知,杜决的身体却突兀地泛起一道金光,将这鬼气隔绝在外。而且,这金光照在李寒碧身上,令她的鬼体有如被阳光照射一般刺痛万分。

    虽然她已是一代鬼帝,可是,害怕阳光这项鬼的属性仍旧亘古不变。只不过此时的她对于阳光已经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只是在阳光下战力会大打折扣。

    这金光并不是阳光,却是小眼以纯阳之力画出的一道阳气鼎盛的符,较之夏日阳光一点也不逊色。那李寒碧被金光照到,浑身刺痛之际惊骇非常,本能地就逃出了宿舍。

    但是,她很快就品出来,这金光阳气虽重,但这等强度的阳气并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只会让她的鬼身刺痛而已。她立刻再度潜入宿舍,试着用鬼力将沉睡中的杜决包裹住。

    她发现,只要不靠近杜决,将鬼气袭击杜决,那道金光就不会出现,便用鬼力包裹着杜决,将他挪出了宿舍,将之带到了她现在栖身离校园大约二十里的一处废弃的建筑工地。

    这处建筑工地,已经起了一幢楼,但不知为什么停工了,因长久地没有生人靠近,阳气孱弱,正适合她这样的鬼体暂居。

    她将杜决放到地上,冷冷地注视了杜决一会儿,便温柔至极地唤道:“罗郎。”

    杜决仍旧睡着,没有任何反应。

    “罗郎,醒一醒,醒一醒啊!”李寒碧唤着,靠近了杜决,在他身边仪态万方地坐了下来。

    她一身古代大红喜服,虽然穿着繁复,但是她一介鬼体,行动起来自然不会有什么不便之处。相反,这套喜服增加了她的古朴神秘,再配上她艳丽的面容,让人见之难忘。

    那杜决终于在她的呼唤中醒转过来,睁开眼却看到那个令他闻风丧胆地女鬼,在周围一片黑暗、独有她周身散发着微光地坐在自己身边,吓得他本能地窜起,往后蹭了两下,明显想要远远逃离李寒碧。

    可是,李寒碧的手,或者说是鬼爪已经象钳子一样紧紧拉住了他的胳膊。

    “罗郎,你要上哪儿去?”李寒碧说道,声音阴森森地,看着杜决的目光更加阴冷十分。

    杜决吓得脸色苍白,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顿了一下,又道:“飞裳已经请了世外高人来收你,你要不想消失,就立刻逃命去吧。”

    这后面一句话,他其实只是为自己壮胆才说的。他也不知道林听雨到底能不能收拾得了这个李寒碧。

    谁知听了他的话,李寒碧立刻咯咯地怪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的,却让人更感阴戾。

    她道:“罗郎,你知不知道,你今天与之的那个女子,其实只是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太婆。她是活剥了一张少女的皮,披在自己身上才变年轻的。”

    以她的修为,当然看出林听雨现在所披的这副皮囊是画出来的。

    “这不可能。”杜决骇然道。

    李寒碧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你想想,华飞裳前世的司徒灯,不就是为了一张年轻的脸,强行夺了我的身体吗?如今活剥一张少女的皮,而且还不是她自己动手,她又有什么好顾忌的?”

    杜决颤抖着道:“我不相信飞裳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活剥一张少女的皮,这得是多心狠手辣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李寒碧所讲的事,已经超出杜决能够接受的范围,他摇着头有些魂不守舍,口中不停说着“不可能不可能”

    这幢未建成的楼宇之中,突地响起噔噔的脚步声,令得杜决即将失守的心神为一定。

    “我要去亲口问问飞裳,到底是怎么事?”杜决冷静下来,沉声说道,就要起身,但手臂仍旧被李寒碧紧紧抓着。

    她不可能放杜决去找华飞裳的。而且,现在那伴随着噔噔的脚步走,逐渐走上楼来的人是谁?

    李寒碧阴冷至极地瞪视着楼梯口,原本洁白无暇的脸上现出青黑色,阴气弥漫在她之周围。

    她快要被气炸了,自从这个女人出现后,她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而且,这个女人居然还设计杜决,在她的地盘上上演了那么一出艳情戏,这分明是在故意羞辱她。

    就算那个女人和她一样是个帝级强者,她也决定不再忍耐。她一定要和那个女人决一雌雄,将这个女人赶出这个属于她的世界。

    夜风猎猎,将李寒碧身上的大红喜服吹得鼓鼓作响,将她披肩的长发吹得飞扬而起。她那布满鬼气的青黑色的脸显得异常阴森冷戾。

    杜决本来就怕她怕得要死,此时更加胆颤心惊,再加上他被禁锢在李寒碧这个阴寒之气源头旁边,冷得骨头都凉了,只剩下瑟瑟发抖的份儿。

    “李寒碧”林听雨幽幽的声音传来,象一把离弦的箭划破夜空一般,将这层楼中的阴森鬼戾撕破。

    “你来了。正好,就算你不来,我也会去找你。”李寒碧阴森森地说道,瞪视着楼梯口。

    杜决也紧张地盯着楼梯口,很希望从那里上来一个人,将他从这种可怖的气氛中解救出来。

    终于,楼梯口露出一个有漆黑头发覆盖的天灵,然后是洁白的额头,再然后就露出清秀的眉眼来。只是她的眸中透着几分妖异的神采,红唇扬起,带着冷艳至极的笑容,出现在一人一鬼面前。

    “李寒碧,刚才你逃得好快。”林听雨说道,看向李寒碧的眸带着冰冷的嘲讽之意,伸手悠然地轻拂了一下垂在肩头的长发。

    “你是故意羞辱我,所以才把杜决找来,在我的藏身之地上演一出那般艳情的戏,是不是?”李寒碧质问。

    林听雨咯咯笑了两声,道:“你还不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