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25 画皮(十四)

正文 1225 画皮(十四)

    大概是一人一鬼都没想到,林听雨竟然会这般直白地承认,她这样安排就是在故意羞辱李寒碧,那杜决顿时愣住,而李寒碧也是微微一怔。

    但很快,李寒碧就明白过来,对方是根本就没将她放在眼里,所以才会如此的猖狂,目中无人。

    “死吧。”李寒碧怒焰滔天,喝了一声,十指就化成血色利爪,朝林听雨天灵抓去。

    此时的李寒碧,根本就不是先前那个鬼识化形的分身所能比的。此时的她,是一个拥有仙帝修为的鬼帝,更是在怒极之下使出了十二分的法力。

    因此,她的速度早就快得让林听雨眼花缭乱无奈!她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金仙啊!

    甚至李寒碧扑射过来带起的风,都把站在一旁瑟瑟发抖的杜决掀了一个跟头。

    李寒碧眨眼即至,十只血色利爪也带着诡异的破空之声刺到了林听雨的头顶。

    就连林听雨的头发,都在这一瞬间被李寒碧带起来的风吹得扬了起来。

    蓦地,一股强大的威压迸射而出,瞬间就压得李寒碧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林听雨好似身化两人,一个美艳至极、身穿古式法衣的女子在她背后突然现身,手中捧着古琴应湖音。

    此女骤然出现,恍若天神降临,令得李寒碧大惊失色。

    而刚刚被李寒碧带起的风掀倒的杜决此时还没有爬起,见到这乍然现身的女子,眸中不自觉地闪过惊艳之色。

    他只觉眼前一亮,似乎在这一刻,天下地上,都再也没有什么能够与她比美。杜决因李寒碧而起的恐惧在这一刻,也因为惊艳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杜决的意志归,心也不似刚才那般跳得狂乱,无法守住自己的心神了。

    他听到悠扬的琴声响起,带着沧桑与淡淡的悲戚之感,从那女子的喉间吐出一句句歌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杜决恍然,原来这个女子就是附在华飞裳体内的那个人。原来她是这样一个让人惊艳的女子。而这个让他惊艳非常的女子,气质中透出的高远竟让他心中莫名地生起膜拜之感。

    或许,她真的是传说中的神仙?

    而杜决不知道的是,随着歌声而起的,还有一股庞大的无限妙音之力,将李寒碧整个鬼体都笼罩其中,让李寒碧在这刹那间动弹不得。

    李寒碧骇然非常,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拥有如此庞大的法力,竟然单凭仙识威压就可以令她动弹不得。

    实际上,她彻底想错了。压得她不能动弹的威压是瞳瞳发出来的。受林听雨肉身强度所限,她也只能散发出这种强度的仙识威压来助林听雨突破难关了。

    从“华飞裳”身后窜出来的女子是林听雨的灵魂分身莫菲。

    她之面容,就是林听雨现世中的模样。林听雨自己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美,但她常年修炼,样貌早非是当初被楚飞抛弃时所能比。

    对于杜决那无法掩饰的惊艳目光与膜拜崇敬的神色,林听雨视若无睹。她穿越了那么多的世界,又修行多年,早就将心志炼得异常坚固,不可能会因为别人的目光而令自己的心态有所变化。

    只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和她拥有一样的心态。

    杜决虽然在身后,他的一举一动,却悉数被李寒碧的鬼识探得一清二楚。她自然注意到杜决看到莫菲时是怎样一个惊艳了得,因此对眼前的女人更是嫉恨得快要发狂。

    她拼命地催动她全身的鬼力,想要挣脱瞳瞳的仙识威压。

    但是莫菲通过应湖音,指尖嗡嗡迸射而出的琴音,普通人听起来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听在李寒碧的耳里,却是声声都有如五雷轰顶,令得头晕目眩,挣脱的力道也随之被抵消了许多。

    但,饶是如此,她一个鬼帝,莫菲却只能施展出仙尊大圆满的战力,瞳瞳更是受限多多,仙识威压也支撑不了太久。

    瞳瞳已经急道:“快点儿,那只女鬼要挣脱我的威压了。”

    林听雨神色中看不出半点慌张,扬唇笑得依如既往的冷艳。这笑容总是让人目眩,更让人莫名地骨子里发寒。

    她一挥手,已经将控鬼符祭了出来,催动着一股强大的吸力迸射而出。

    “这是什么?”李寒碧骇然问道,第一次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因为她发现她浑身上下的鬼力都在这一刻被那个蓝色的珊瑚碎片似的东西强行吸走,数百年的辛苦修行,数百年积攒下的戾气与怨气,竟然都被那个只有指甲盖大小的东西呼呼地吸走了。

    如果没有了鬼力,她将会怎么样?

    这个以鬼力凝结的始终年轻美艳的身体将不会存在。她也再没有能力去骚扰杜决,去为她生前的冤屈报仇雪恨。她甚至不能再存在于这个世间,化成一粒粉尘一样的残魂堕入轮。

    但是,她身为厉鬼数百年,靠着怨气不知道吞吃了多少生魂,犯下滔天罪孽,再入轮,她将要遭受怎样的报应?

    李寒碧可不想堕入轮,她要永生永世都活在这个世界上,做她想做的一切。以她的能力,怎么可能就这样败给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贱人?

    “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收了我。”李寒碧怒目圆睁,鬼眸泛着血色的红光,阴煞之气瞬间爆涨。

    “我要将你永远封印在过去,让你再也不来。”李寒碧又阴森地说了一句。

    “不好,怕是她要强行动用时空之力了。”小眼惊呼。

    “姐姐,你快闪开。”青鸟骇然呼道,竟是从藏身的瞳瞳身上闪身而出,朝林听雨扑了过去。

    “青鸟,你干什么?”瞳瞳惊呼。

    林听雨亦是脸色大变,万万没想到青鸟会突然离开瞳瞳朝自己扑过来。

    为了方便瞳瞳施法,先前她上楼的时候就已经将瞳瞳放出了修罗扇。而想让瞳瞳乖乖地出手帮忙,青鸟必须得跟着她。

    所以,青鸟化成微不可察的小虫子藏在瞳瞳的头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