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39 蔓珠莎华祭(九)

正文 139 蔓珠莎华祭(九)

    险险地赢了这一局,那阎君对于碧瑶体内有小鱼儿之魂的事,估计又再信了几分;对于碧瑶,也会再多出几分信任。

    接下来的数日,阎君兴致很高,每天都让林听雨端两块桂花糕来给他当夜宵。

    “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也不知道石雨还能再撑多久?”林听雨心中盘算,阎君已经连续数日吃她做的桂花糕了,想来,再有几日,她在桂花糕里加的东西就该起作用了吧。

    果然,又过了几日,这一日深夜,正在忙着看折子的阎君突地就感觉头痛非常。

    “陛下,您怎么了?”林听雨看出阎君神色有异,故作关心地询问。

    阎君道:“无事,想来是近几日公务繁忙,少睡眠,头有些痛。”

    林听雨道:“不如让奴婢替陛下揉一揉头,说不定就会好一些。”

    “好。”阎君答应。

    林听雨走上前去,替阎君按摩太阳穴。她在桂花糕里加的东西,并非是什么毒药,阎君对吃的东西都非常谨慎,会有好几道工序来检验,想要让阎君中毒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林听雨只是在桂花糕加了一种名为“储月花”的东西。此物并没有毒性,一般的鬼吃了并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年头长的储月花对于鬼道特别高强的地府顶级鬼类来说,却有着非常特别的作用。

    千年以上的储月花,会影响到顶级鬼类的大脑,令其意志力下降,头晕、头痛、嗜睡等等,长时间服食这种千年的储月花,还会令这些顶级鬼类慢慢陷入长期昏迷的状态。

    按现代科技上的说法,就是能令阎君这种级别的鬼物变成植物人。

    此事,在玉帝的藏经阁中珍藏的一本秘笈中有记载。不过,玉帝的藏经阁千奇百怪,光锦书册就不知几百万卷,除此之外还有书简、绢书、甲骨文、纸质书等书卷,不知凡几。

    洛华浓当初在仙界时曾经替玉帝掌管过两年藏经阁,翻看过其中的一些卷集。这么多的书,当时的她都很怀疑,玉帝本人,是否将这些藏书全都看过?

    千年储月花,记载于一本名唤千年杂记的锦书册之上,乃杂记类书籍,散落在书海之中,现在让洛华浓到藏经阁,是否还能再找到这本书,她自己都没有把握。

    “还好蔓珠莎华让洛华浓的记忆觉醒得非常清楚详细,不然,这次的任务还真难完成呢。”林听雨心想。

    只是有一点她一直很好奇,那石雨和洛华浓的前世到底有怎样的情缘纠葛,那石雨竟至于为洛华浓,生生世世都放弃转世为人的机会,只为能够保有和洛华浓在一起时的记忆。

    并且,为了能够在洛华浓转世之后仍旧看透她的灵魂而认出她,石雨还在那第一世,不惜献上自己的,与恶魔作了交换,换得了五十万年看透灵魂的能力。

    献上自己的,对于生人来说,这就等于献上了生命。石雨为了能够在转世之后再找到洛华浓,可说是付出了所有。

    而那第一世的记忆,洛华浓虽然两次被蔓珠莎华唤醒过前世的记忆,却始终都没能觉醒,实在是让林听雨好奇又惋惜。

    林听雨很是细心且温存的给阎君按摩太阳穴,让阎君的头痛减轻了许多。

    林听雨很想试着用自己的精神力试着干扰一下阎君,看看自己现在的精神力是否能够对阎君产生影响,但是,沉吟过后,她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代阎君,活了足有上万载,灵魂之强不知达到了什么程度,连带着令他的灵觉、意志等等也远常人,林听雨的精神力虽然因为常年修炼神启已经非常强大,但是,和阎君这个万年老不死比起来,到底孰强孰弱,实在难说。

    就算是阎君现在受千年储月花的影响,意志力较鼎盛时期薄弱许多,但是,林听雨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自己的精神力能够成功在对方无知觉的情况下干扰到对方。

    所以,林听雨也只能继续沿着她最初的计划走下去。

    也许,这会是一条不归路。

    但,人这一辈子,总要有一种坚持。

    也许,林听雨本身就和那个石雨一样,是个执著的人,一旦执著起一件事,就是一条道走到黑,不见棺材不掉泪。所以,石雨虽然落到了那般的结局,可是林听雨不但不引以为戒,反倒觉得他很令她神往。

    为了自己想要坚持的,不顾一切。不管最后会是什么结果,就算是万劫不复,亦不悔。

    林听雨表面上神色如常,实际上却在心中暗暗下定着决心。

    “一旦按我的计划,做下这件事,不知洛华浓是不是会受这件事的影响,而落下罪责?”林听雨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

    洛华浓与她现在是同一魂体内,可能是听到了她的心声,说道:“只要能够救出石雨,无论让我承担什么罪责,我都愿意。”

    林听雨忍不住在心中问道:“洛华浓,为什么你没能觉醒第一世的记忆?关于你和石雨的第一世,你不好奇吗?”

    洛华浓悠悠地道:“我曾为上界仙人之时,曾经得知,若是人死的时候灵魂受伤;又或者原本不是有灵智的生物,却偶然觉醒了灵智,但灵魂又太弱,在转世的时候,就会永远失去生前的记忆。

    我想,我两次借蔓珠莎华觉醒了前世的记忆,可是偏偏那第一世的记忆无论如何都觉醒不了,多半就是有什么原因导致灵魂太弱。

    估计,我永远也无法记起那和石雨最该刻骨铭心的第一世了。”

    说到最后一句,她的声音中充满了落寞与哀惋。

    林听雨道:“难道,这是仙家也解决不了的问题?”

    洛华浓沉默。

    林听雨不免为洛华浓感觉到难过,那第一世,必定有许多珍贵无比的忆,可惜,洛华浓却很可能再也无法记起那一世的事了。

    大概是感觉到林听雨为自己惋惜难过的心情,洛华浓叹息了一声,说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个世界上,哪里能有百分百圆满的事呢?只要石雨能够离开十八层地狱,从此,能够好好地活,我就别无他求了。而他对我的这份情意,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偿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