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40 孔雀东南飞(九)

正文 1240 孔雀东南飞(九)

    所以有族民猜测,是不是谁暗中奸害了公主蓝灵。皇族对此事的真相缄口不言,更让众多的族民觉得此事内有蹊跷。

    林听雨暗叹那孔业好手段,借着蓝灵的伤势,将有人偷潜入宝殿的事掩盖得一干二净,连续过去五日,族民仍旧不知道他们所敬畏的宝殿早就被窃贼光顾了。

    如果此事曝光,皇族的威信肯定会受到影响。

    林听雨觉得现在是时候来施展她的计划了。

    待到蓝灵摔伤后的第七天凌晨,众孔雀族民都在安稳地休息,忽地就听西边响起女鬼一般的阴戾笑声,咯咯的,从远及近,很是煞人。

    很多孔雀族民都被这阴森的笑声从睡梦中惊醒,有些胆小的,连羽毛都竖了起来。

    大家本能地聚在了一起,孔雀族长孔业和王后灵香也被惊动,迅速出了宝殿,与族民们在一起,警惕非常地望着西边传出诡异笑声的方向。

    他们都已经通过他们仙尊级的仙识探查到对方的修为与他们在伯仲之间,所以虽警惕着,却并没有太大的惊恐,一脸镇定,面露冷峻。

    感受到他们的强大气场,惊恐非常的孔雀族民渐渐安心下来。

    片刻过后,大家终于看到一道白色有如鬼魅的身影快如闪影一般欺近。

    孔雀部落其实也有结界保护,乃皇族所设。可是这道如鬼魅的身影竟是丝毫没有受到结界的阻挠,竟是毫无阻碍地进入了结界,迅速深入到孔雀部落腹地。

    孔雀族民一见不安又迅速漫延,有些孔雀瑟瑟发抖,与家人抱在了一起。

    孔业却是沉声一喝:“此妖物有咱们孔雀一族的令牌,谁的令牌丢了?”

    族民们纷纷检查自己的令牌,林听雨象模象样的查看自己挂在颈间的令牌,见令牌完好无损地挂在那里,她就松了一口气。

    有一只孔雀的令牌确实丢了,此时便应了一声。大家知道原来那女鬼一样的妖物不过是凭着从族民身上偷来的令牌才得以轻易进入孔雀部落,并不是妖法通天,又多少安心了一些。

    “孔业,好久不见。”来者是一个白衣女妖,面上蒙着白纱,看不出其真容,可媚眼无双,声音也透着无尽的媚意。此话一出,再加上她那双媚眼轻轻一扫,整个孔雀部落都几乎陷入被她迷惑的境地,有些找不着北了。

    “妖狐大胆,敢迷惑我族!”孔业一声厉喝,法力孕育声音之中,立刻就让许多孔雀族民从媚术中清醒过来。如此擅长媚术的,多半就是狐族。

    这妖狐是谁?宁欣啊!为免以后麻烦,她才蒙着面。此时的她,实力也可发挥到仙尊初期,是以蒙面之后,那孔业及皇族其他成员并不能探到她的面容。

    “孔业,老情人相见,何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宁欣说道,声音中带了几分幽怨。

    “老情人?”站在孔业身边的王后一听顿时就变了脸色,愤怒至极地看向孔业。

    孔业则是一脸的变幻莫测。

    他有没有情人,他自己最是清楚。看他这样,林听雨心中好笑,看来,宁欣这句话还误打误撞的,说着了。

    可是孔业脸上的莫测神色很快消失无踪,他镇定如常地道:“胡说什么,本尊一向自尊自爱,从不曾有过什么情人,妖狐更是从未接触过,你是哪里来的妖孽,跑我孔雀部落来胡搅蛮缠?”

    他就算有情人,但也未必就是狐妖,所以只是紧张了一下立刻就恢复如常。

    宁欣咯咯地笑起来,头上的珠钏因她的笑而乱颤着,腰肢在她的笑声中越发显得婀娜,如此美好的女子哪个男人都不爱?

    许多孔雀族民都这般想,有些皇族长老看向孔业的目光带了几分揶揄。

    “孔业,这到底怎么事?”王后忍无可忍,出声质问。

    孔业忙道:“灵香,你别听她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宁欣道:“孔业,你好狠的心哪,你与我的情意难道你真的全都忘了吗?”她只管说这些绵绵情话,不涉及情人与孔业交往时发生了什么事,自然不会让人听出破绽。

    反正,她只管胡搅蛮缠让孔雀族长家庭不和就行。

    那王后灵香一听她这话,果然就上了套,一双眸中都溢了泪,道:“孔业,我全心全意地对你,没想到你竟然在外面胡搞!”

    孔业急道:“灵香,我真的不认识这只妖狐,你相信我,我对你一直一心一意。”

    “哈哈哈哈”宁欣立时大笑起来,只是这笑声中带着苍凉几许,“孔业,当初你也对我说过,你对我一心一意,可是现在呢?转过头,你就把你与我的情意悉数忘个干净。

    你的孔雀王后虽与你是同类,但是生性善妒,一点也不大度,容不得你有三妻四妾,你更喜欢我的温柔缱绻,体贴大方。

    孔业,你跟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是多么的情深意浓,现如今,你却假装不认识我!”

    “什么?孔业,原来我在你心目中竟是这个模样么?”王后灵香满眼含泪、怒焰滔天地瞪视着族长孔业。

    其实王后善妒这事,在整个孔雀部落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根本就不是秘密,但这种事谁都在心里明白,不会在嘴上说出来,尤其是当着王后的面。万万没想到,族长竟然会在慈仁后跟他的小情人说。

    众族民看向孔业的目光都变得分外怪异。在他们看来,孔雀族长虽然身份高贵,但是对爱情从一而终是美德,他不应该在外面找小情人,更不该跟那个小情人讲王后的坏话。

    皇族的众长老眼见情况越来越复杂,看向孔业的目光从先前的揶揄变成了不满。孔业自己的家务事处理不好,怎么统领整个孔雀部落。

    那宁欣双眸也变了红色,声音哽咽非常,恨声说道:“孔业,既然你对我无情,那就别怪我对你无意,从今天起我要每天抓一个孔雀族民拿去吃了,除非你决定放弃孔雀族长的宝座,答应与我远走高飞。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