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44 孔雀东南飞(十三)

正文 1244 孔雀东南飞(十三)

    小眼道:“那个和尚肯定早就知道他破开胸腹的孔雀是他偶然拾到的从神界坠落的孔雀蛋,所以,才将小绿的灵魂美其名皿曰地尊称为孔雀大明王,将之视为母亲供奉。”

    宁欣恍然道:“这么说,这个和尚是怕自己因为毁掉小绿的肉身得罪神界,而故意将小绿的灵魂供奉起来的。他怎么这么虚伪啊?”

    林听雨失笑道:“还有一点。以他之能,不可能琢磨不到自己本来好好地在盒子里闭关修行,却突然出现在一只孔雀的肚子里,这肯定是被别人给阴了。

    但是,他故意装傻假装不知道这点。因为这样,他就可以一直顶着对小绿以德报怨的帽子,让众僧佛都觉得他慈悲为怀,对他更加敬仰崇拜;让别人知道他这个佛祖居然中了别人的计,面子上也说不过去。

    还有”

    话未说完,突地就听虚空中传来一道低沉且熟悉的声音,道:“还有就是本尊不会插手孔雀一族内部的恩怨,此事,应由小绿自己去解决。”

    林听雨等人一听这声音全都齐齐变色。他们居然都没发现有人来访。

    随着声音起落,一道白衣俊美男子已经出现在林听雨眼前,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身化菩提的佛祖。

    那布袋人一见他立刻炸毛,吼道:“卑贱的仙人,居然敢把本神装在盒子里,害得本神一直无法施展法力,竟令得我的小主人遭受别人欺辱。”

    那男子淡笑着朝布袋人微一躬身,潇洒非常地朝布袋人施了一礼,悠然说道:“抱歉抱歉,在下原以为一代神者,必定能参悟这盒子的关巧,轻易脱身,这才顺手将阁下收进那盒子之中。”

    一句话气得布袋人浑身都抖了抖。

    林听雨则施了一礼,好奇问道:“前辈,那盒子的关巧到底为何,因何以这位来自神界的神者之能,都无法挣脱它的束缚?”

    那男子呵地轻笑一声,道:“此盒名唤面壁盒,乃是我佛界弟子参悟佛法面壁时所用。参悟佛法奥义者,自然而然就可轻易脱离此盒。”

    布袋人立刻道:“既然是参悟佛法所用,我又不是修佛者,如何才能脱离此盒?你分明是想故意将我锁在这个盒子里,寻机奸害我的小主人。或者,你对我的小主人打着什么糟糕的坏主意也说不定。”

    男子无奈地摇头笑道:“世间三千大道皆为佛法,无论阁下修炼的是何种法门,亦可称为‘佛法’。阁下只要在此盒中真正地静下心来,便可脱离此盒了。

    你我修行之人,打座入定当是最简单不过的事,阁下怎么可能挣脱不了此盒的束缚呢?”

    “这不可能,不可能。”布袋人吼道。它被困了这许多年,肯定是盒子另有强大厉害的秘密机关。

    林听雨轻咳一声,道:“这位神者前辈,此时纠结这件事毫无意义,你是不是应该先关心一下你的小主人的情况。”

    让这个布袋人承认它这许多年来一直不能静下心来,导致一直被困在这小盒子里,实在是让神者大人颜面无光,所以林听雨猜测这个布袋人打死都不会承认这点的。

    继续纠结下去无益,还是解决好问题,赶紧完成任务她好去了。

    关于小绿,林听雨现在有些茫然。

    按理说,她穿越过来的时间段,是在佛祖破开小绿胸腹之前,旁边的这位佛祖大人应该不知道他在前一世曾经被人算计杀了小绿的肉身才对,可是现在看他,似乎对此事知道得一清二楚佛法果真奥义深厚么?

    还有,小绿的灵魂在前世被佛祖一直困在灵山浮屠之内,现在呢?

    她充满疑惑地看向身边的白衣男子。

    男子脸上仍旧挂着温和的微笑,道:“她很好,只不过,你确定她现在能够到你所占据的这副肉身么?”说着,他手一摊,掌心竟然现出一座小塔,光芒流转,佛光灿灿。

    这,正是困着小绿灵魂的那座浮屠。

    林听雨的无限妙音捕捉到里面拥有一个极为强大的魂体,说法力滔天也不为过,这个灵魂至少已有仙帝修为。

    只是这个魂体之中却充满着戾气,好似一只怨念极重的恶鬼。好在这佛塔法力也很强大,仍旧能困着这个灵魂,让其不得出。

    那个魂体,肯定就是小绿。但这么强大的怨气,与林听雨接收到的小绿的愿望很是不符啊!林听雨可没从小绿的愿望里感觉到如此深厚的怨念。

    便听白衣男子道:“她在这佛塔之中日夜聆听佛法,早就在不知觉中寻到了适合自己的法门,因悟道而魂体强大。却因为偶然间听到了孔雀公主蓝灵和努亚的谈话而怨念陡生,令其魔化,如今已经接近于一只厉鬼了。”

    布袋人愤怒地吼道:“什么?我的小主人怎会变成一只厉鬼?这不可能。这都是你的错。还我小主人。我的小主人呜呜”

    林听雨忽地有点醒悟过来,为什么小绿的愿望里竟然没有将她救出被困的佛塔,还她自由这一项了。

    正常情况下,无论是谁被困许久,最想要得到的就是自由,是能够挣脱牢笼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小绿对此却根本没提半个字。

    林听雨道:“其实,让我得以落在小绿这副肉身上的,是你吧。”

    她真正想说的,其实是,是你跟花花世界作的交易,让我穿越过来的吧。她所得到的小绿的愿望,其实是这个男子的愿望对于伤害小绿的孔雀部落没有惩罚,而只是想单纯地不去救蓝灵,不与蓝灵结交;还有找出小绿的身世。

    至于小绿纳闷的佛祖因何不去找算计他被吞的蓝灵算账,多半小绿本身确实有这方面的疑问,并且很可能因此也对佛祖和灵山生起了无穷的怨恨。

    佛祖的这些愿望,只是要化解小绿的怨恨。

    现在的小绿,一旦挣脱佛塔,就算重新到这副肉身之上,也只是厉鬼一只。

    一边上那个一直在抹泪的布袋人突地就朝白衣男子手中所持的佛塔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