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40 蔓珠莎华祭(十)

正文 140 蔓珠莎华祭(十)

    林听雨道:“你不顾一切,甘愿承受业火焚身之苦也要闯入十八层地狱去见他,这又何尝不是在偿还他对你的情意。”

    洛华浓又是一声长叹。就算偿还了又怎样,两个人仍旧没能在一起啊!

    “你在想什么?”阎君问。

    原来碧瑶这副鬼体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叹息了起来。想来是林听雨失神,而洛华浓心中的无奈又太甚的缘故,竟然在林听雨失神的时候偶然控制了这副身体。

    林听雨道:“陛下整日里为地府中的事操劳,终日不得休息,这样长久下去,怎么能行呢?每日里还是得多少休息一下才好。”

    阎君道:“你是在替本君担心?”

    林听雨道:“这整个地府之安危都系于陛下一人身上,奴婢又怎么可能不担心陛下呢?”

    阎君呵呵一笑,道:“放心吧,本君天生阎君之体,非是凡体所能相比,你不必担心。本君的头痛已经减轻了许多,你下去吧。”

    “是。”林听雨恭敬应道,退了下去。

    “哦,对了,本君有些肚饿,你且去拿些桂花糕与本君来。”阎君又道。

    林听雨道:“奴婢这就去。”她又象只雀儿一样,无比欢脱地走了。不一会儿,就端着一盘桂花糕呈到了阎君的面前。

    接下来又是十数日过去,林听雨每日里谨小慎微,生怕自己的言行出什么差错,与小鱼儿完全不符,引来阎君的怀疑。

    好在,那阎君虽然在怀疑小鱼儿已经融入这个碧瑶的体内,但,这个碧瑶的魂体内到底还有碧瑶的魂,所以,林听雨有些地方与小鱼儿有些出入,阎君那里倒是没怀疑。

    只要别出现象小鱼儿从来不吃绿豆馅,结果这个碧瑶特别爱吃绿豆馅这种特别大的差池就行了。

    阎君每日都会吃上几块桂花糕,有好多次,林听雨都是欢脱无比地与阎君一起吃,是以,没有人,包括阎君在内,怀疑她的桂花糕有问题。

    这一日,阎君终于晕倒,但,让林听雨失望的是,他被太医救醒了过来。不过,太医得出阎君的身体每况日下的结论,让整个阎罗殿立刻蒙上了一层阴影,使得这座本来就阴沉压抑的大殿更显阴森诡异。

    又是一日,有地狱的守卒来禀报,十八层地狱十甲子一度的业火轮将要开使,不知道这一次业火轮,将会有多少罪犯被业火卷走,从此灰飞烟灭。

    “业火轮?!”林听雨站在一边服侍,亲耳听到狱卒来禀报此事,不由得心中惊悸。

    洛华浓道:“业火轮,我在上界的时候好象听到过。

    应该是每隔六百年就会降临一次,整个十八层地狱的业火都会远较平时强上几百倍,无数的罪魂都会在这业火轮中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从此连飞灰都剩不下。这实际上是对那些罪大恶极之徒的一次全面清洗。

    可是,石雨根本就不是玉帝定罪的恶徒,却被这阎君以权谋私关在十八层地狱里。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石雨必定要融化在业火轮之中。”

    林听雨听罢,神色如常,没有任何反应。

    听了狱卒的禀报,阎君道:“业火轮,本君要亲往镇守十八层地狱,以免有强大的恶鬼挣脱地狱束缚,逃脱业火的清洗。”

    林听雨暗中询问洛华浓,道:“你可知道上一次业火轮是在何时?”

    “这我不清楚。”洛华浓道。

    待狱卒走后,林听雨一脸天真无邪地跟阎君询问起这业火轮是怎么一事。阎君很耐心地与她讲来。

    “唉,这样说来,石雨也要永远消失在这业火轮中么?”她悠悠地问。

    阎君眸中光华诡异,问道:“你舍不得他?”

    林听雨道:“我与他,陌生得紧,何来舍得舍不得?只不过是觉得,我亏欠他的情尚未还清,如此他就要去了,那,我他日再转世之时,还是前世孽缘未尽,不知是否能够清白地修仙问道,是否能成正果?”

    阎君道:“你既然想求正果,在我地府里又何尝不能?”

    林听雨笑道:“陛下所说极是,欲求正果,在这地府里也是可以的。可惜,我与那石雨孽缘未尽,就算奴婢想在这地府里求得正果,想来也是难的。”说到后来,不免一脸无奈。

    阎君道:“如果你开口求本君,本君可能会答应将石雨放出地狱。”

    林听雨喜道:“陛下说的可是真的?”

    阎君笑道:“当然是真的。本君为何要骗你?你一心想要了结与那石雨的孽缘,本君理该助你一臂之力。”

    林听雨立刻恭敬地跪拜下去,却是仰起小脸,笑嘻嘻地道:“那,奴婢就在这里先谢过阎君陛下成全了。”

    “哈哈”阎君仰天哈哈一笑,道:“难得你这些日子伺候本君如此尽心,这么小小一个要求,本君哪会不应你?”

    “你相信阎君?”洛华浓急问。

    林听雨道:“鬼才相信他。”

    洛华浓道:“那你赶紧想办法弄到那把地狱钥匙,救石雨出来,不然”

    林听雨道:“不急,咱们先看看再说。”

    洛华浓默了一下,问道:“你真的会完成我的愿望么?”

    林听雨道:“完成你的愿望,是我的任务。如果我完不成任务,也会跟你一样,没命的。”

    洛华浓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不敢赶紧行动?阎君现在的意志力已经被储月花干扰得很是厉害,你应该可以寻机下手了。”

    林听雨沉默。有些事急不得,对付阎君这个活了万年的老鬼,就更加急不得。

    半晌过后,见洛华浓也沉默下来,林听雨觉得她的心绪渐归平静,便开口说道:“我想,应该先搞清楚那业火轮具体是在什么时候。”

    洛华浓道:“怎么,你怀疑”

    林听雨道:“我跟你一样,不希望那个石雨出事。但,也不能因为一个不慎,让近两月的努力白费。”

    如果没有业火轮这件事,已经在十八层地狱关了近百年的石雨,灵魂虽然有些受损,但,依然完整,意识亦不见半点模糊,想来他再等上一年半载,应该不成问题。

    林听雨就是计划在半年内,将那把地狱钥匙弄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