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52 孔雀东南飞(二十一)

正文 1252 孔雀东南飞(二十一)

    但它还是有担心它小主人的这副肉身之安危,暗中准备好主人昔日交给它的几件宝物,随时准备对敢于它小主人不利的家伙施威。

    几个长老的行动能力超强,不一刻,便将所有的皇族长老召集到了长老殿,由王后灵香亲自给大家引荐孔雀王绿羽飞莹,着实把这些后聚集起来的众皇族长老惊得半晌说不出来话。

    五个长老怕其他人不知道详情而露出不敬或不服之色,已经在灵香引荐林听雨的时候,暗中和这些长老们传了音,告诉他们“小绿”有神仆跟随,在场的两大仙帝皆一招败落,对其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其他长老一听,自然不敢对林听雨有半点的不恭。

    一个时辰过后,绿羽飞莹将为孔雀王,从此后代替族长孔业统领全族的消息就在整个孔雀部落传出。

    蓝灵顿时炸毛,冲到了宝殿外围,却被一个皇族子弟拦下,原因就是孔雀王正在准备登基大典,不日将昭告天下。

    蓝灵和她的母后最初的想法一致,别的孔雀可以不去争,因为不管谁为王,他们都是仆。

    可是她不同,孔业若为族长,将来她就是新一任的孔雀部落族长,孔雀王应该是她,如今却突然冒出来一个莫名其妙地绿羽飞莹,径直把孔雀王的位置给夺了,而且还是在她的父亲在世之时,她岂能不闻不问。

    这宝殿内层无疑才是皇族中心阶层才能进入的地方,守在这外层的皇族子弟都是旁枝。

    被拦之后,她也来不及质问和喝斥那个旁枝弟子竟敢拦她,她只是急着问道:“谁是绿羽飞莹?”

    那皇族子弟一脸怪异,道:“好象就是那个小绿。”

    “她?”蓝灵顿时惊讶地脱口而出,不屑与鄙夷之色毫不掩饰地出现在她脸上,“那个小绿,不过就是一只不知来路的野孔雀,凭什么登基为王,统领整个孔雀部落,还说什么要招天下众孔雀齐皆来朝,她以为她是谁?连我爹爹都不敢说出这等大话。”

    那子弟早就习惯了蓝灵的傲娇和目中无人,但对她的傲娇和目中无人也早就厌烦无比,是以只是凉凉地看了她一眼,并未出声。

    他可没义务告诉这个讨人厌的公主,那个绿羽飞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角色。蓝灵也不想想,她的父亲族长孔业是一个仙尊,而她的母后更是孔雀部落中当前唯一一个仙帝,他们都无法违背绿羽飞莹,她又算老几,能反抗绿羽飞莹?

    “你让开,让我进去。”蓝灵不知道那个皇族子弟脑中的弯弯绕,厉声喝道。

    那子弟道:“抱歉公主,如果有事,请在宝殿外殿等候,已经有人进入内殿禀报,相信很快就会给您音了。”

    此话刚落,那个进殿禀报的弟子就折了来,脸色还很不好看,道:“蓝灵小姐,大王陛下和灵香长老、孔业长老都有言,如今登基大典在即,大家正忙得不可开交,您有什么事,待登基大典之后再谈不迟,请!”

    他说话的语气将进去禀报前生硬了许多,而且先前他们都还喊蓝灵“公主”来着,这一折来,称呼就变成了“小姐”。蓝灵又不是傻,哪里听不出来。

    她心中更加妒恨恼火。她,一代孔雀部落的公主,如今竟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小姐,而且她的父亲和母后,也被人从“族长”、“王后”这样尊贵的称呼变成了“长老”,这让他们一家三口如何忍受得了?

    族长,虽说这称呼与“王”不同,但是谁都知道族长孔业就是孔雀部落的王,不然也不会都称呼她母后为“王后”了。如今,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居然都变成了长老。

    “你们再不把路让开,信不信我劈了你们。”蓝灵怒不可遏地喝道。

    一边的努亚早就看出情形不对,拉了拉蓝灵,道:“咱们先到外殿等一等再说吧。”

    蓝灵此时正在气头上,挥手就甩掉了他的手,骂他道:“你个窝囊废,滚一边去。”

    那两个守着内殿通道的皇族子弟看着这一幕,目光透着玩味与嘲讽,令努亚有点无地自容。

    可是努亚自打与蓝灵成亲之后,无时无刻地不面对着这种目光,如今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只尴尬了一下下,就不再理蓝灵,转头走了。

    “努亚,你站住,干什么去?”蓝灵叫道。

    努亚头也不地冷声道:“不是你让我滚的吗?”

    如今连皇族子弟对蓝灵都是那样的态度,他还看不出是怎么事才怪。他也没必要再象过去那样一直忍耐这个早就让他厌烦到骨子里的公主了。

    他现在在心里想的是,如何去巴结小绿。当初在小绿还小的时候,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小绿看他时的目光充满着爱慕。

    他在心底里也很喜欢小绿,只可惜,那时候的小绿是一个无依无靠、且被所有雌孔雀嫉恨排挤的角色,他若是跟她亲近,必会在孔雀部落无法立足。

    没想到,如今的小绿即将登基为王。他虽然想象不出小绿这几十年间遭遇了什么,但想来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人见人欺的小绿了。

    这一点,从她大摇大摆地私闯宝殿就可以看出来。

    既然连族长孔业和王后灵香对她登基之事都不敢提出异议,那么,她为孔雀王之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不可更改的了,可笑那个蓝灵还以为有翻盘的机会。

    他没再理会身后蓝灵的叫喊,扬长而去。

    蓝灵瞪视着他离去的背影,气得很想冲上去把他给撕了。不过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她再度转身面对着那两个皇族子弟,道:“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听到本公主的话”

    话未说完,就听那刚刚进入内殿禀报的子弟不耐烦地道:“蓝灵小姐,如今你已经不是公主了,请不要再以公主自居,若是被大王陛下听到你以此称呼自居,而我们又没有好心提醒你,会被大王训斥惩罚的。”

    旁边的子弟一听就深深地看了这个伙伴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