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57 撒旦(三)

正文 1257 撒旦(三)

    这也就是说,撒旦并不能提供给林听雨有关这个时空当前人类情况的准确信息。

    她只记得在数千年前,人类还处于蒙昧阶段,神魔并立。而爱德华提供她的人间信息,则说人类思想保守,魔法神术于人间已很难见到等等。

    林听雨只能靠着这些信息,来猜测当信人类世界的一些情况。不过在她看来,爱德华潘从始至终都对撒旦没安好心,所以他提供的信息恐怕有待商榷,不能完全相信。

    眼瞅着离人间越来越近,小眼忽地提出一个疑问:“清清,你说这个撒旦,它以前明明是地狱王者,有地狱魔法在身,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往人间去走走看看?它不是一直很喜欢有阳光的人界吗?这事真是奇怪得紧。”

    说起来,撒旦关于人间的记忆,还处在好几千年前。也就是说,这几千年来,撒旦都从未越过这条界限到人间去。就算是爱德华潘将她赶下王座,令她不得不离开地狱,在这条两界界线徘徊的期间,她也从不曾越界到人间去。

    这一点,也令林听雨感到纳闷。

    可能是年代太过久远的缘故,撒旦对于几千年前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她只记得那时候她行走在人间,阳光、绿叶、旺盛的生命力,这些属于人间的东西,都是她所喜欢的。

    至于这数千年来,她为什么一直没有越过这条界线去人间游玩儿,连她自己都不记得是为什么了。

    林听雨搜索了下撒旦的记忆,并没得到什么太有用的信息,不免有些失望。

    小眼又再猜测道:“你听听这只猫的名字撒旦,会不会是在人间有光明使徒什么的,可以专门克制撒旦的能力,她一旦越界进入人间,就会被捕杀?”

    小眼的猜测确实很有可能,在许多魔法世界里,光明魔法师所尊崇者都是光明使徒,一旦有修炼黑暗魔法的魔法师出现,就会被光明魔法师和剑师们所排挤,甚至猎杀。

    不过,撒旦应该不会这么菜,会怕这些人类魔法师吧。再说,从爱德华潘那里得知人间的魔法神术早就难见,撒旦在这方面的担心就应该没有了,那时她还是地狱王者,似乎也没到人间走跳过。

    这事,还真不是一般的奇怪。

    鬼物载着控鬼符已经到了最靠近人间的边界线,林听雨发现这里居然有数不清的猫,各色各样的,品种、毛色不一。

    这些当然都是无主的野猫。

    前方有阳光普照,鬼物已经无法再往前靠近,林听雨闪身出现,将那充当脚力的鬼物收进了控鬼符。

    林听雨走着猫步,悠然游哉地就要踏过那最后一步的界限,踏入那阳光充满的世界,忽地就听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你确定要进入人间?”

    声音来自控鬼符,让林听雨的眼皮顿时突突跳了两声。

    给她传音的竟然是皓月。林听雨愕然非常。因为她现在的冥王功法还只修炼到了筑基,并不能打开皓月所在的那一层。

    皓月居然突破控鬼符其他几层的界限与她传音?

    林听雨愣了片刻,便利用自己与控鬼符的灵魂联系一路查探下去,这才发现皓月不知道在何时利用他自身的魔法能量与下面这些层次的控鬼符建立了魔法联系。

    他靠着他自身强悍的魔法力,就可与下面几层的控鬼符一直保持着联系。这样,就算林听雨象现在这样尚未打开皓月所在的那一层控鬼符,可是他还是能够通过这种魔法联系来得知外界的情况。

    这应该是上一次林听雨成功将冥王功法修炼到高重,打开皓月所在的那一层时,皓月趁机偷偷建立起来的联系。

    所以说,强者就是强者。林听雨心底里好不无奈地感叹了一句。

    她好奇问道:“前辈有什么想法?”

    皓月呵呵笑了两声。

    林听雨怎么听都感觉他的笑声中透着几分奸诈,这让她脑中顿时警铃大作。

    她脱口问道:“前辈可是已经想到,为什么撒旦这数千年来都不曾越过界限进入人间的原因?”

    皓月反问道:“就算我说了,你会信吗?”

    林听雨道:“若是前辈坦诚以待,我当然会相信。不过,前辈好象从未坦诚与我相待过呢。”

    皓月道:“你不妨将你的猫爪子先伸到界限那头试一试。”

    林听雨沉吟片刻,知道自己一时也想不到这个曾为地狱之王的撒旦到底因何从不进入人间的原因,干脆就如皓月所说,将自己的一只小前爪子迈过界限,让其暴露在阳光之下。

    这一暴露不要紧,她顿时感觉自己的前爪好似放在烧烤炉上被滚滚的炭火烧烤着,灼痛瞬间传来;与此同时,她还闻到一股烤肉的香味,骇得她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将那小爪子收了来。

    她疼得直朝那只小爪子吹气。上面的毛已经被阳光烤光了,露出被烤得通红的皮,甚至还有一块皮都已经烧焦了。

    便听皓月恍然说道:“原来那个传说是真的。”

    林听雨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敢情这个皓月也拿不准他想到的原因是不是真的,是拿她做试验呢。

    但转念一想,其实她自己把爪子伸到阳光下,原本也就是想先试验试验,看看这个撒旦进入人间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这事,虽然是皓月怂恿她的,但她也没理由去怪别人。

    她将火气压下,问道:“前辈所说的‘传说’是什么,可否给晚辈讲讲?”

    她已经放出木精灵王,给自己修复爪子上的烧伤。

    皓月道:“你怎么不去问问洪波拉?”

    林听雨脑门上顿时现出三条黑线,洪波拉要是知道这个传说的话,肯定已经告诉她了。

    皓月又道:“你对洪波拉和对我,差别太大了。”

    林听雨道:“前辈,做人也好,做鬼也罢,太奸诈总归是不好的。”

    皓月哈哈大笑数声,道:“奸诈?没错,我的确奸诈。但我还是那句话,我要一间和洪波拉一模一样的鬼府,否则,休想再让我为你做任何事,包括告诉你那个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