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66 撒旦(十二)月票四十加更

正文 1266 撒旦(十二)月票四十加更

    若非发现史密斯一家有这种保命的宝物,林听雨也不会跟爱德华和苏拉提起镇上有卡尔特家族专门克制地狱魔法。

    几个少年之中,有一个棕发蓝眼的帅气男生,名叫凯恩费奇,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从林听雨出现到现在,他都没说过一句话。他的魔法能量觉醒仅次于斯佳史密斯,而且他的卡尔特骨能也仅次于艾特格雷。

    正在众少年惊讶于皓月的阴阳魔法双修之时,他突地开口了,道:“你的主人,索菲亚格雷,也和你一样,同时修炼了阴阳魔法吗?”

    斯佳转头看向他,美丽的脸上现出不悦。她的能量石并没感觉到林听雨身上修炼了阴暗属性的魔法。凯恩费奇的话,似乎是在质疑她能量石的探查能力。

    艾特格雷也很是不悦,道:“这怎么可能呢?凯恩,你明明知道我们格雷家的魔法并不是阴暗属性。”

    却听皓月道:“艾特少爷,主人她并不仅仅拥有格雷家所拥有的卡尔特骨能魔法,更是修炼了许多更加厉害更加上乘的魔法,那是一种连地狱之王撒旦都忌惮的魔法。”

    他们谈话,并没传音,音量虽然只保持着普通说话的音量,可是尚还在几十千米以外的爱德华和苏拉靠着仙帝的耳力,仍旧将他们所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皓月那句“连地狱之王撒旦都忌惮的魔法”着实让这两个家伙身心俱震。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魔法?”艾特惊奇不已地问道,眸中再度亮起异样的光芒。

    皓月抿嘴笑道:“是冥王修炼的魔法。从某一方面来说,它也属于阴暗属性的魔法。但若换个角度,又可以说它是专门克制地狱魔法、鬼物魔法等等诸多阴阳属性魔法的特殊魔法。”

    艾特格雷惊叹道:“真是神奇。”顿了一下,他红着脸羞涩地问道:“皓月先生,你说,索菲亚愿意将这种神奇的魔法教给我吗?”

    皓月呵呵笑了起来,道:“艾特少爷,那种奇妙的魔法,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炼的,就算她愿意教给你,恐怕你也修炼不了。那是一种只有她才可以修炼的魔法。”

    几个少年人,尤其是艾特格雷,不停地询问着皓月关于那个神秘女人“索菲亚格雷”的事,不一会儿已经到了卡尔特族聚居的布朗街,他们彼此告别,各各家。

    皓月则跟着艾特格雷了他的家。

    直到看到坐在沙发上正等着自己来的父母,艾特格雷才发现了不正常的地方。貌似他的父母根本就没发现有个人跟着他一直家了。

    他耳边响起皓月的传音:“主人既然没有来拜访格雷一家,就是不想打扰你的父母了。所以,你暂时不要与他们提起主人和我。”

    艾特格雷算是开了大眼界了,对皓月的隐身术着实惊讶不已。但想了想,他就偷偷地跟皓月低语道:“可是斯佳和彼得他们会跟家长提起,万一”

    皓月道:“放心,有些事,他们想说也说不出口。”

    这些少年在来的途中已经都被皓月暗中施了法,一个仙帝,想在几个金仙还没到的小魔法师面前神不知鬼不觉地施展几个魔法手段,还是相当容易的。

    艾特嘴角抽了抽,已经猜到他的小伙伴都被这位强者施展了封口的魔法,心里难免有些忐忑。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强大的人,如今遇到,虽然“索菲亚”和皓月并没表现出对他们有敌意,但是他们几个这么弱,这样强大的人要是想动他们,他们真是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啊!

    他们就算不怀疑“索菲亚”和皓月对他们是不安好心,但是在这样强大的人面前,他们还是会因为对强大实力的恐惧而心生忌惮,并且会因此而怀着深深的不安。

    艾特怀着这种不安,却仍旧压抑不住对于魔法以及先前几位强者口中所说的“红方”的好奇,而和父母谈起“红方”。

    听他问起红方的事,亚瑟格雷和妻子洛莉都有些惊讶。

    亚瑟眉头紧锁,道:“你听谁提起过红方这种东西?”

    艾特不知该怎么答,只得假装很不高兴地道:“爸爸,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你不能把什么事都瞒着我。”

    亚瑟无奈地叹息一声,道:“艾特,虽然咱们卡尔特一族确实与红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那东西我们并不了解。它只存在于传说中,是否真的存在,实在是个未知数。”

    艾特无奈道:“你这么说,就是什么都不想告诉我了。”

    亚瑟道:“我不知道你从别人那里都听说了什么,总之,红方这种东西,我和你妈妈了解得真的很有限。”

    洛莉适时地道:“好了艾特,你今天来得已经够晚了,早就过了你该上床休息的时间哦。赶紧去洗个澡,睡觉吧,明天一早还得起来去上早自习。”

    艾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终究不敢太违逆父母的话,悻悻地上楼去洗澡睡觉了。

    亚瑟和洛莉彼此相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和担忧。亚瑟赶紧拿起电话,拨通了史密斯家的电话,接着就是彼加和肖恩、费奇等几个家的电话。

    这些家长在夜深人静,孩子们都入睡的时候,秘密地在格雷家的地下室集会。

    彼此交流之下,几个家长发现,原来其他孩子家,也都寻问起红方的事。可是,任何一个家长都从未跟他们的孩子透露过半点有关红方的消息。

    他们最多就是跟孩子们说起过地狱和地狱魔法。

    “看来,一定是另外有知道红方消息的人与咱们的孩子碰过头了。”亚瑟好不忧心地道,“算起来,与上一次红方之祸又过去一千年了。难道说,真如传说所说,红方之祸每隔千年就会降下一次?”

    他说完就看向黑人巫师勒瓦尔彼加。

    勒瓦尔彼加则是一脸无奈,道:“红方之祸,从数万年前到现在,什么时候断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