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84 撒旦(三十)月票六十加更

正文 1284 撒旦(三十)月票六十加更

    众人便见那块砖后放置着的一个敞口小盒子,一块小指大小的红色石头静静躺在那里,却是放射出异样的红光,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霍夫拉一见那物,立刻双眼放光。

    林听雨猜想,在场的众人,恐怕就只有这位知道红方真正的来处了。

    这块红色石头就是血蝙蝠王的骨骼所化,已经彻底变成了化石,透着异常诱人的光泽。

    亚瑟用格雷家族的魔法将它催动,它立刻嗡的一声飞窜出了那个小盒子,悬在半空中。如此,它散发出的光芒更加诱人。

    苏拉已经祭出了切尔特玉湾,口中咒语声声,配合着适当的手印。切尔特玉湾幽幽地散发出一种淡绿色的光芒来。

    那从来不曾远离过那块砖的红方果然在切尔特玉湾光芒诱惑之下,朝切尔特玉湾飞窜而来。

    噗的一下,红方径直飞窜到切尔特玉湾之上,变成了切尔特玉湾上一块红色的瑕。

    林听雨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幕,红方和切尔特玉湾,其实只是两件完全不相干的东西,只不过在昔日那个强大撒旦的法咒作用之下,才会变得这般契合,给人的感觉,竟似是一块玉上分割出来的两块玉。

    “自称索菲亚格雷的女人,红方已经出现,如何?你要拿去吗?”霍夫拉问。

    林听雨朝苏拉伸出手来,道:“拿来。”

    苏拉看向爱德华。

    爱德华却是拉起她迅速往头顶上那个打开的地洞口飞窜而去。

    皓月做势要拦下他们,却没有成功。毕竟他的修为低上他们一个小境界。

    霍夫拉道:“你不追吗?”

    林听雨道:“抱歉,我的修为呀”摇了摇头,“恐怕追不上他们。”

    霍夫拉奇道:“哦?”

    林听雨又再悠然地说道:“不过,卡尔特人是不会让他们就这么离开的,我又何必着急呢?”

    霍夫拉哈哈笑道:“女人,原来你的实力连那两个地狱小贼都不如。”

    林听雨亦是笑道:“虽说是不如,但也只是差那么一点点,而且,我因为实力不如他们,导致追不上他们,却不代表我就没有法子制服他们。道森先生,你觉得我费尽心思请出红方,难道会眼看着它被别人抢去吗?”

    霍夫拉道:“你这话,是在警告我吗?”

    林听雨道:“不敢!不敢!”

    他们两个说话的这片刻功夫,迈克尔史密斯和斯图格特费奇成功在地洞口外将爱德华和苏拉拦下,双方已经开战。

    亚瑟已经来到旁边,对林听雨道:“还请索菲亚小姐屡行你的承诺,救治我们两位长老的伤势。”

    林听雨扬唇笑道:“你何必这么心急,他们的伤只是小问题。”说着扬手打出去一道法咒,落到苏图格雷的头顶。

    那苏图格雷浑身一震,便即嚯地一下睁开眼来,眸中充满疑惑和茫然,检视着自己的身体。可以看出他的脸色很快就恢复如常,不再似刚才那般灰败。

    林听雨又挥手往那个阿卡隆彼加天灵之处打入一道法咒。

    阿卡隆也神奇地迅速恢复了功体,睁开眼来,检视自己的身之后就看向对面的苏图。

    两人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

    “你到底是什么人?因何能这般轻易地治好红方反噬之伤?”苏图问道。

    林听雨悠然说道:“对于刚刚救了你们的人,你们这样象审问罪犯一般的质问,真的合适么?”

    阿卡隆起身,微一躬身施礼,道:“索菲亚小姐,敢问您真的是格雷家族之人?”

    “不是。”林听雨这次很爽快地答。

    阿卡隆便道:“既然如此,阁下自称格雷这个姓氏,那是?”

    林听雨拍拍身边的艾特,道:“只是想接近这个小伙子罢了。”说完就哈哈地笑了一声。

    艾特脸上的神色很古怪,连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心里此时的滋味。他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为什么想要接近我?”

    林听雨道:“我说过,你的卡尔特骨非常强,我知道红方一事必定要着落在你身上。”

    艾特有些受伤地道:“所以,从始至终你都只是想利用我?”

    林听雨道:“孩子,你需要历练,不然将来你的心性是无法接受你那卡尔特骨中的强大能量的。”

    艾特黯然道:“虽然你这么说,但是我的心里仍然很不舒服。”

    林听雨语重心长地道:“小朋友,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对于我来说,你只是一个需要提携的后辈而已。”

    艾特看向她,心中滋味越发地复杂,目光也少有地变得深邃起来。

    外面轰隆隆的巨响不停地传来。林听雨道:“外面打得这么热闹,咱们不出去看看,是不是太对不起外面那闹得不可开交的两方人了?”说完已经率先踏风而起,带着皓月飞出了地洞。

    霍夫拉紧随其后。接下来就是一众卡尔特人。

    “苏图长老,阿卡隆长老,你们觉得怎么样?还好吗?”亚瑟寻机关切地询问两人的情况。

    “我们已经好了。”苏图道,“那个女人真的是”神秘且厉害,让他都不能不佩服了,只是让他说出来,以他的性子,他感觉很有点不自在,是以话到嘴边又咽了去。

    阿卡隆沉吟道:“你们说,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已经不止一个人问过了。

    大家沉默。这个问题,除了“那个女人”自己,估计没有人能够答。

    林听雨飞到地洞外,就看到海面上有一座海墙轰然而起,竟是史密斯以魔法催动起了强大的海啸,将爱德华和苏拉淹没在其中。

    霍夫拉目光阴晴不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林听雨悠然说道:“道森先生,你说,卡尔特人和地狱使者,哪一方能是最后的赢家?”

    “哈,索菲亚格雷,你说呢?”霍夫拉反问道。

    林听雨咯咯娇笑一声,道:“要我说,他们哪一方都不是赢家,最后赢的肯定是我,也只能是我。”

    霍夫拉眸中精芒一闪,邪魅笑道:“是么?何以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