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98 暗香(八)月票一百加更

正文 1298 暗香(八)月票一百加更

    一个小宫婢以两首歌轻易讨得了皇帝的欢心,竟然搬进了左书房,并且被授予“西乐府丞”一职,负责对民间乐曲的收集与整理,一跃而成为宫廷女官。

    此事在皇宫与朝廷上下不胫而走,令许多宫中妃嫔与朝野官员们对这个“柳如叶”都好奇起来。也有些好事的朝臣开始非议此事,并且有善妒的妃嫔已经向太后和太皇太后禀报柳如叶有媚主之嫌。

    那太皇太后留了柳千芳在宫中暂住,本来就是想暗中观察她的品行,是以一直监视着柳千芳。柳千芳的举动多数都被太皇太后所知,此时她正为柳千芳居然能够讨得景浩的欢心而感到震惊。

    景浩,从小就好学上进,而且无论根骨还是心智都很了得,意志之坚定,心智之坚韧,非是寻常人所能比。他登基以来,纳入宫的妃嫔虽然不少,但是说他迷恋过谁,却是从未有过的事。

    柳千芳会让景浩动心,太皇太后从来都没想到,不然也不会留柳千芳在宫里住了。

    此时听说有个小宫婢用几首歌就讨得景浩的欢心,让他不再那么迷恋柳千芳,太皇太后心里其实是有几分欢喜的,但也对那个“柳如叶”有了几分好奇。

    而柳千芳此时听到许多人都在传“柳如叶”这个名字,不由得震惊非常。她抱着去看看此“柳如叶”是否就是当初代替她入宫的那个柳如叶的心思,以讨好新进女官为名,带着几个宫女,打扮得娇媚却不失素雅,就到左书房来了。

    她从小与柳如叶一起长大,最是了解柳如叶,知道柳如叶除了伺候人什么都不会,是个笨得不能再笨的笨丫头,哪里会什么曲?更别提收集、编纂了。

    所以,她觉得这个西乐府丞柳如叶可能并非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柳如叶。

    不过,柳千芳到了左书房一看,还真是吃了一惊。此时的她,既没有和七王景衍完婚,又没有得到皇帝的册封,地道的白丁一个,只被宫中人尊呼为“柳小姐”。

    她还不如现如今的柳如叶,还有一个六品的官职在身。

    是以,两人见面,柳千芳正为看到自己的丫环柳如叶身穿女官官服立在那里接待自己而惊得愣神的时候,就被身旁的宫女提点道:“柳小姐,柳大人亲自出门来迎接,您好歹也得朝她行个礼。”

    柳千芳听得脸色好不难看,但还是抿唇轻笑,就要给林听雨施一个万福行礼。

    林听雨赶紧过来将她扶起,道:“小姐这不是要折煞如叶嘛。虽则咱们分开了一段时间,但是小姐和柳氏抚养的恩情,如叶还是谨记在心不敢忘。”

    柳千芳此时已经整理好心情,将心里的不舒服压了下去,笑道:“如叶,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你竟然已经成了六品的官员,比我爹我是说,比你的父亲柳大人官职还要高上好几品呢。”

    柳如叶是顶着柳千芳的名头,作为柳县官的女儿入宫参加小选的。而柳千芳现在的身世被景衍做了手脚,成了丞相程槐的表亲家小姐。

    林听雨怎么能听不出柳千芳话语中的酸意?她笑道:“小姐就别调侃我了,我也只是误打误撞,碰巧皇上喜欢民间小曲,才得了皇上的青眼罢了。”

    柳千芳道:“是么?我认识你这些年,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唱民间小曲呢。听说你还会演奏。”据她所知,柳如叶把琴弹出音阶都做不到。

    林听雨笑道:“只是咱们在乡下住时,我们这些丫头们私底下弄的一些玩意儿。”

    两人谈了半天,柳千芳多是试探之言,虽然她心里早就将有了六品名份的林听雨恨得牙痒痒的,但表面上却表现得极好,与林听雨一副亲热无比的模样,一直在左书房坐了一个多时辰才离开,临去前还说要派人给林听雨送这个送那个来,各种关怀亲热。

    景浩下朝后就听说柳千芳拜访了西乐府丞柳如叶,听说两个女子还是旧识,很是要好。景浩立刻就想起了柳千芳的温婉大度和善解人意,心头一热,立刻派人去探望柳千芳。

    柳千芳暗中传信,约他晚间在御花园假山后相见。

    景浩虽然知道自己若去了,就是对自己兄弟景衍的不义。

    可是,想到柳千芳哀哀欲泣的可怜模样,想到她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不得已答应了景衍的婚事,景浩又觉得景衍不应该这样逼迫一个弱女子与他完婚,对柳千芳怜爱之情溢满胸间,终究还是去了。

    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

    那柳千芳正诉说着自己这几日对景浩的相思之苦,又言说与景衍的婚事将近,不知该如何自处,嘤嘤哭得花枝乱颤,好不惹人怜爱。

    景浩也被她美好却又哀惋的气质惹得心动不已。

    忽地就听远处御书房方向,传来婉转清丽的歌声,幽幽袅袅的,好似天外之音,一下子就将情动的景浩惊醒过来。

    他到底是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道:“千芳,你尚未嫁与七弟,你与他的婚事还有旋的余地,既然你是被迫才同意与他成亲,并非是你真心所愿,待朕明日启禀太皇太后,解除你与他的婚事便是,不可再为此事伤心难过。”

    柳千芳泣道:“一个解除婚约的女子,日后又将怎样?”

    景浩温柔说道:“你且放心,既然朕答应出面解决此事,自然也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身份,让你在朕身边长久地待下去,不会亏待你的。”

    柳千芳那般说,是不希望景浩将这事捅到太皇太后那里去了。她的万般温柔,水样的身材在男人这里才管用,到了太皇太后那个老女人精那里,就彻底失效了。太皇太后说不定会直接扒了她的皮。

    她没想到,景浩竟然已经下定决心跟太皇太后、景衍摊牌,把她与景衍的婚约解除,直接让她留在身边成为妃子。

    柳千芳道:“皇上,您是帝王之尊,若是落下个与兄弟夺妻的恶名,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