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99 暗香(九)

正文 1299 暗香(九)

    说到这里,她又泫然欲泣,伤心欲绝,一副很为景浩心疼和担忧的模样。

    景浩露出感动之色,伸手将她揽入怀中,道:“千芳,你不用担心朕,朕乃一国之君,这点小事情还是能解决得了的。”

    柳千芳却道:“虽然您可以不在乎,但是妾身却不能不为皇上打算。皇上乃是妾身今生今世所遇到的第一奇男子,妾身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您为了妾身而遭人非议。妾身妾身舍不得。”说到这里,她又红了眼睛,好不情深义厚,让景浩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柳如叶一直很纳闷,柳千芳到底是靠着什么打动了景浩,让景浩这种意志坚定之人也被她迷惑得神魂颠倒。

    如今林听雨借着无限妙音听到二人的情话这才恍然,敢情柳千芳就是靠着她水样的温柔,让景浩这个百炼钢变成了绕指柔。

    景浩情动非常,眼瞅着低头去亲吻怀中的柳千芳,远方传来的歌声突然停止,而且景浩的探查能力发现左书房发生了一件事,令得他眸中一惊,心中的情动立刻嘎然而止。

    他将怀里的柳千芳拉开,道:“千芳,我有要事要御书房一趟,你也赶紧去吧。这部功法乃是皇家秘藏功法,你去后记得苦心修炼,切不可懈怠。只有你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实力,皇祖母和母后才不会反对咱们的事。”

    他一边说一边已经塞给了柳千芳一枚玉简,转身匆匆离去。

    柳千芳愣了愣,本来她还以为,以景浩刚才那样的怀疑,今天可以生米煮成熟饭了呢。

    若是有幸让她怀了龙种,就算谁再反对也没用了。因为皇帝现在后宫妃嫔虽有不少,但是景浩并不是贪恋女色之辈,这些妃嫔得景浩宠幸的极少,至今皇帝还没有子嗣。

    可是没想到事出突然,景浩竟然这般匆匆地走了。

    柳千芳现在的实力虽然还很弱,但是耳力到底比普通人强过不少,也听到左书房的歌声停了,不知道左书房里的那位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景浩这样丢下自己匆匆赶了去。

    她没有景浩那样强大的探查能力,没能发现太皇太后带着太后到了左书房,是以还在猜测,定是“柳如叶”暗中施了什么手段,故意将景浩勾去的。

    景浩身位皇帝,早就有许多他神通广大的传闻,“柳如叶”虽然半点修炼也不懂,但是能想到景浩无论在哪儿都能知道她的情况,这事可一点也不奇怪。

    林听雨确实在琢磨如何让景浩理智归,别真的被柳千芳迷惑干下不耻之事,毕竟柳千芳现在还是景衍的未婚妻呢,没想到宫中两位太后突然来访,直接就替她解决了这个问题。

    她朝太皇太后和太后恭敬施礼,被叫起后就侧立一旁。

    两个太后皆是一身端庄大方得体的宫装,面容上完全看不出有半点老态。

    分主次落座之后,二人就都开始打量这个立在一边的沉静女子。便见这女孩也就十七八的模样,正是青春好年华,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只是模样远不象她们二老先前想象得那样出挑。

    宫中妃嫔比这女孩儿美艳的多了去,太皇太后和太后打量之后就互相看了看,心中都在纳闷,难道皇帝景浩真的只是简单地喜欢这女孩儿的歌声,真动了收集民间曲目的心思,对此女并无他意?

    “刚才我们远远地就听见你在唱歌,你唱的是什么歌儿?倒是好听得紧。”太皇太后率先开口。

    她和太后之所以能够陪伴先皇走到今天,除了心计和手段之外,自身也是拥有非常厉害的实力的,探查能力和耳力、眼力等五感并不比景浩差。

    林听雨屈膝行了个礼,道:“太皇太后,奴婢唱的只是寻常的民间小曲,名唤子夜歌。”

    太皇太后道:“听你的歌声,前边还清丽婉转,透着欢喜之意,怎么到了后边就有些哀怨,甚至激愤起来?”

    林听雨微笑道:“启禀太皇太后,这首小曲,讲述的是一个少女与爱人相遇相知之事,可那男子朝三暮四,少女得知此事,心中难过又不免愤慨,是以曲调到了后边,就也前边明丽的曲风不太一样。”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道:“倒没想到,这民间的小曲竟也做得跟诗似的,曲子也很动听,难怪皇上会命你专门收集整理民间曲目。”

    林听雨道:“是啊,皇上说,这些曲子虽是来自民间,却也是我宁渊皇朝不可多得的宝物,理应让它们流传后世。”

    太皇太后又道:“看你这里摆了不少乐器,你刚才边唱边弹奏的是哪一种?怎么我感觉好象以前从没听过这样的乐器之声?”

    林听雨赶紧将她先前拉的二胡献了上去,道:“此琴名叫二胡,奴婢今天刚刚做好,便拿来试着演奏一番,想看看它的音色是不是准,不想竟然惊动了太皇太后和太后。”

    那太皇太后身边服侍的大宫女上前把二胡接了过去,献给太皇太后仔细观瞧。那太皇太后看过之后就朝林听雨露出了赞赏之色,又见太后那里伸着脖子看这个二胡,就示意大宫女把二胡送到太后那里去。

    几个人正聊着,外边就传来皇帝身边服侍的安公公尖细的声音:“皇上驾到!”

    太皇太后和太后一听皇上来了,赶紧起身。皇上进门朝二老行礼,各自落座之后,景浩便笑着玩笑道:“皇祖母和母后今日倒是得闲,都跑朕这里来串门了?”

    太皇太后指着他的鼻子笑骂道:“你这孩子,整天推说公事繁忙,不来陪哀家和你母后,如今我们来找你屋里的人聊个天,你就赶紧跑来打诨,怎么,还怕我们把你的人儿拐走了不成?”

    听太皇太后这么说,语气中全无怒意,反倒还欢喜得紧,景浩深深看了一眼林听雨,暗道:“看来皇祖母和母后对于如叶倒是颇为喜欢,未对我令她搬入左书房一事提出什么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