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302 暗香(十二)

正文 1302 暗香(十二)

    虽然眼前这个“柳如叶”并不似柳千芳那般温柔体贴,知道体谅自己,但是景浩莫名地就希望她能对自己产生和柳千芳对自己一样的爱意。

    所以,看到她话里话外似乎在为柳千芳吃醋,景浩的心情就有些阴转晴的味道。

    谁想,他话音未落,就清楚地听到跪在那里的女子竟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哧笑。

    景浩稍霁的脸色顿时黑了起来,冷声质问道:“你在哧笑什么?”

    林听雨道:“奴婢没笑什么。”声音中竟也带了几分冷意。柳千芳还真心了?这话难道不令人觉得好笑么?

    景浩道:“你可知道,从来不敢有人敢忤逆朕之意?”

    林听雨道:“奴婢自然知道。”

    景浩道:“既然如此,你还敢当面哧笑朕?”

    林听雨道:“奴婢说过,奴婢并未哧笑皇上什么。”

    景浩道:“怎么,你笑都笑了,还不敢承认?”

    林听雨坦然道:“奴婢的确是不敢承认。”

    一句话让景浩气得脸皮都抖了起来,景浩一甩龙袍广袖,冷哼一声,愤而朝门口走去,只是走到半途,他突然又停了下来,随手将一样东西甩到了林听雨脸上。

    林听雨捡起来发现居然是一枚玉简,忙唤道:“皇上,皇上,皇上请留步。”

    她见景浩甩着广袖大步一直朝前走,丝毫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理她的意思,只得起身一边追过去一边呼唤。

    景浩仍旧没停,但步子也没有加快,以他的能力当然能探到林听雨追了过去。

    林听雨拽住了他的广袖,拉着他停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景浩此时的心情竟然莫名地好了起来。但是他仍旧绷着脸,神色阴沉得象是积满雨水的乌云。

    他负着双手,沉声问道:“拉住朕所为何事?”

    林听雨将玉简递给他,脸现忐忑,却异常郑重地道:“皇上,这玉佩想来是极贵重之物,奴婢恐怕承受不起,还请皇上收。”

    “玉玉佩?!”景浩惊得瞪大了眼睛,随即想起来,这个“柳如叶”是半点功力也没有,肯定还没接触过修行与功法,不可能读玉简。

    他瞪大眼睛怔了一下,便即哈哈大笑起来,问道:“柳如叶,你是以为朕想送你玉佩以做定情之物么?”

    林听雨神色尴尬起来,结结巴巴地道:“难难道不是么?”

    “这东西叫玉简,不是玉佩。”景浩道,给了林听雨一个大大的白眼。

    林听雨故作茫然地道:“这两者有什么不同吗?还不都是玉。”

    景浩突然觉得兴致极好,先前心头的阴霾一扫而光。大概是觉得眼前这个妮子实在太傻,自己没必要跟她计较太多吧。

    当下,他就拉起了林听雨的手腕,又再了左书房,还不故林听雨的挣扎,拉着她一起坐到内室的大床上。

    林听雨急道:“皇上,此处是奴婢的卧室。”

    景浩挑着眉邪笑道:“怎么,你怕朕会强暴你?”

    林听雨道:“谁怕了?我是觉得,你一个男子进入女子的闺房,实在有失风雅,才提醒皇上的。”说是这么说,可是她清秀的小脸上却不时地闪出恐惧之色,甚至眼角不停地瞟着门口,象是随时准备夺门而逃了样。

    景浩被她惊恐的小鹿一样的模样给逗得又呵呵笑了一声,随即正色道:“朕是想告诉这玉简的用法。你乖乖地坐好。”

    林听雨见他神色郑重起来,便立刻乖乖地坐在床沿上。

    景浩见她姿势不对就去扳她的腿。

    林听雨顿时吓得如受惊的小马,直接惊呼一声,一脚就朝景浩当胸踹去。可是她半点功法也没有,速度哪能比得了景浩?脚刚踢出去,她的脚踝就被景浩直接握住。

    景浩愠怒喝道:“老实点儿。不听话,朕现在就强要了你。”

    林听雨顿时一动不敢动,连眼睛都不敢看景浩。

    景浩见她如此神态,这才发现自己现在和“柳如叶”所摆的姿势实在很暧昧。

    他一只大手握着她那只高高踢过来的脚踝,另一只手则扳着她的另一条修长的腿。女人的两条腿看起来就象是被他强行分开,简直真的就象

    景浩的心咯噔一下,赶紧放开了双手,正襟危坐,有些不敢去看林听雨。

    林听雨也赶紧转身,给景浩留一个背影。

    半晌过后,景浩见她背着身子沉静无比,轻咳了一声,道:“你你快坐好。我是说,盘膝坐好,我要传你修炼之法,等修炼之后,你自然而然就知道这玉简的用法了。”

    估计是过于紧张了,景浩那声声不离口的自称“朕”都不知不觉中改成了“我”。

    林听雨乖乖地按他所说的盘膝坐好,只是仍旧埋着头,不吭一声。

    景浩还是有点不敢去看她,憋了半天才道:“你静下心来,按我说的做,记住千万不可将体内气息运错。”

    林听雨却是问道:“皇上,您为何要传奴婢修炼之法?奴婢以前听说,无论是谁,都不会将自己掌握的功法轻易传给外人。”

    景浩怔了一下,叹息了一声,道:“如叶,朕在你心中,真的只是一个外人么?”

    “皇上,就是皇上。”林听雨道。

    景浩道:“朕不想只做你的皇上,还想做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个人。”

    林听雨失笑道:“皇上是在说笑么?皇上心里早就有了别的人,怎么可能和奴婢一生一世一双人?况且,一生一世一双人,终究只是奴婢的一个梦想罢了。你们男子哪个不是朝三暮四?就算是寻常人家的男子,只要有条件,也是三妻四妾的。”

    景浩道:“朕心里虽然曾经有别人,可那时,朕是被蒙骗的”

    林听雨道:“虽然皇上觉得自己被骗了,可是真的就能因此而完全放下那个人?”

    景浩愣了起来。是啊,他真的就能放下柳千芳?他跑来找柳如叶,一方面是出于对柳如叶的愧疚,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恼火柳千芳竟敢乱放流言,不想去赴柳千芳的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