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303 暗香(十三)

正文 1303 暗香(十三)

    可是,等他气消了,他真的就能完全忘记柳千芳么?景浩对此也有些茫然。

    沉默了一会儿,他道:“如叶,你是朕的责任,朕会屡行这个责任,就算短时间内无法忘记那个人,但一定会努力把她忘记。”

    林听雨道:“奴婢不知道皇上因何觉得奴婢是您的责任。奴婢也不觉得,就算您真的对奴婢有责任,就能做到与奴婢相爱两不厌了。责任与爱情,根本就是两码事。”

    景浩愣了一下,愠怒道:“你的小脑袋瓜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古怪的理由和想法?要是别的女人能够得到朕如此一番许诺,早就乐得不知跟什么似的,你可倒好”

    林听雨望向虚空,幽幽地道:“皇上哪里懂的,奴婢所想往的,并非是皇上的什么许诺。”

    景浩心中一动,温声说道:“朕懂。你不就是想要‘一生一代一双人,直教两个’的那种真正的感情吗?”

    林听雨歪着脑袋看向他,俏皮地问道:“这种感情,皇上有吗?就算有,又给的了吗?”

    “朕有,也会给你。你给朕一些时间。”景浩说道。他会整理好自己的感情,忘记不该想的人,而珍惜眼前这个有些古灵精怪、又喜欢乐曲和唱歌的女子。

    他语重心长地道:“你现在乖乖地听话,好好地修行,待到时机成熟,朕会立你为后。”

    林听雨一震,神色凝重地道:“皇上,这种话且不可乱说。奴婢只是一个宫婢,能得皇上垂青成为宫廷女官已是大幸,其他的断不敢奢望。”

    景浩急道:“朕都这么说了,你还是不肯相信朕?”

    林听雨却是红着眼睛惨然笑道:“那,我问你,你之所以要立我为后,是因为责任还是真的对我有感情?”

    景浩语塞。他会做出这样的许诺,当然是因为祖上与梅仙的约定,大部分是出于责任。可是,他真的一点也不喜欢眼前这个女子吗?对她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吗?

    好象也不是。

    林听雨道:“皇上,其实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啊!”说完她悲伤地转过身去,再度给景浩留下了背影,又似是因伤心过度而躺倒下去。

    景浩发现她躺在那里的背影一抽一抽的,明显是在抽泣伤心。

    景浩心中顿生怜惜之意,不觉情动,竟不由自主地靠近过去,伸手将躺在床上悲伤的女子紧紧揽入怀中。他的唇竟也轻轻地附在林听雨的唇上。

    林听雨一惊。她只是想表现得柔弱一些,让景浩对“柳如叶”多些怜惜,却没想过这么快就让这段感情升温。

    可是那景浩竟似有些情控难忍。

    林听雨努力地挣扎起来,却被景浩不故一切地紧紧压在身下。

    林听雨打算使出防狼术,把景浩直接踹下床去,不想却听到这副肉身里传来另一个灵魂的恳求声:“但愿我能与景浩尽情一次。”

    林听雨心头一软,放弃了挣扎,灵魂退出这副肉身进入了控鬼符里。

    另外一个灵魂只是残魂一枚,根本就不能控制肉身,这肉身只能凭借本能任由景浩尽情释放。但,柳如叶的残魂已经感觉欢喜非常。

    林听雨心中不免惋惜暗叹:“可怜这对情侣,到临死前才知道自己爱对方极深,但却为时晚矣。”

    娱,景浩只觉尽兴畅快无比。

    林听雨重新到这副肉身上可就惨了,但感这副肉酸痛难忍,两腿间更是有一种被强行撕裂的剧痛。

    她背对着景浩,轻声抽泣着。

    景浩躺在另一侧,靠近来从后面将她紧紧抱住,由衷地道:“对不起,朕朕不该这样强迫你。朕只是只是”

    他知道自己虽然是皇帝,但不可能强求一个女子爱上自己,这样强行占有一个女子更不是他的风格。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事,竟鬼使神差把这事给办了。

    如今他想要道歉,可是感觉到怀中人儿微微抽泣着,娇弱得好象随时会这样化掉,令他竟然再度升起占有的,一时找不到什么话说。

    他觉得他应该离开这女人远一些,把自己的压下去再说。可是,他却又极舍不得就这样放置这个女人如此伤心不管。

    “别难过了好不好?你告诉朕,你想要什么,朕能给你的都给你还不行么?”景浩最后居然低声下气恳求起来。

    林听雨心想,身为皇帝,景浩会这样还真难得。她抑止了哭泣,道:“皇上就是皇上,想随时强行要了奴婢,奴婢又岂敢说一个‘不’字?”

    景浩听她的话明显还在生自己的气,道:“朕早就已经说过,会立你为后,你为何还”

    “皇上也早就知道,奴婢想要的并非是这个。奴婢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为何还要这样对待奴婢?难道奴婢在皇上心里,竟是可以随便欺辱的么?”林听雨打断他的话道。

    景浩愣怔,最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是啊,你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朕却有三宫六院,妃嫔众多。朕朕”

    他不知为什么竟觉心如刀绞,而且心底里居然还隐隐有点痛恨自己这个“皇帝”的身份来。

    他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演变到这种地步。本来他就因为流言的事不想处置柳千芳,而很对不起“柳如叶”了,他来左书房,也是想着传授“柳如叶”功法,让她慢慢变得强大起来,不必担心再被别人欺负,以偿他对她的愧疚之意。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成了那个欺负她的人。而且,他先前想的是来传授功法,怎么最后竟然

    他心中一动,彷徨无奈的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冷声说道:“柳如叶,既然你这么不喜欢朕,那就好好修行,等到有一天你强过了朕,就可以找朕报今日羞辱之仇了。”

    林听雨微怔,转头看向景浩,目光不自觉地就有些深沉。

    “起来好好修炼,别再哭哭啼啼的,难道你就只会这么软弱地面对问题?”景浩又再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