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305 暗香(十五)

正文 1305 暗香(十五)

    林听雨道:“那就请你找几个人来与我一起演练战术。”

    景浩冷哼道:“你现在的水平,连我侍卫一半的战力都没有,谁愿意与你一起演练战术?对他们来说与你演练不过就是浪费时间罢了,于战术方面半点也提升不了。”

    林听雨道:“那你说怎么办?”

    景浩注视着林听雨,突然笑道:“女人,你就这么相信我?你修炼好了可是要找我报仇的,你就不怕我暗中传授你一些阴暗的功法,将你给害了?”

    林听雨道:“你是皇上,想要害我这个弱女子自是再容易不过。既然如此,我又何必防着?”

    景浩看着这样的女子,心中突地一痛,剑眉凝成了一团,沉声道:“如叶,那一夜之后,你就再也没有笑过,你就这么讨厌朕,这么憎恨那一夜朕对你所做的事么?”

    林听雨埋头,道:“你何必再提起那件不高兴的事?”

    景浩轻声说道:“对你来说可能是件不高兴的事,可是对朕来说,那一晚却是朕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夜。朕朕虽然在那样做之后很是悔恨,可是现在想来,就算拼尽朕一生之力,只换得与你那样的一夜,朕也愿意。”

    林听雨听得都被感动了。这个景浩,还真够会煽情的。唉,他的想法竟和柳如叶的想法不谋而合呢!可怜这一对有情人,对于自己的感情醒悟得太晚了。

    林听雨想想就替他们惋惜。

    可惜这二级世界的灵魂受损似乎与一级世界的灵魂受损,在程度上完全不在一个等级。就象林听雨利用太阳守魂经对撒旦灵魂的修复,拼尽全力也只是让撒旦的灵魂恢复到半魂状态。

    而这个柳如叶,残魂虽然意识犹存,可是损伤得较撒旦的灵魂竟有过之而无不及。林听雨想好心修复柳如叶的灵魂,让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怕是也只能想想了。

    小眼跟她解释说,这二级世界的残魂,想要连接花花世界,得到花花世界派二级世界穿越者来实现他们的愿望,肯定要花费更为强大的灵魂之力。

    因为穿越者中能够进出二级世界的,远比进出一级世界的少得多,残魂自然就得付出远比一级世界残魂大得多的代价,才能唤来穿越者来完成他们的愿望。。

    这就导致了他们所剩下的残魂远较一级世界的残魂虚弱得多。

    他们之所以还保存着意识,完全就是因为他们本身拥有的实力远远强于一级世界的顶级强者,这也导致了他们的灵魂之力异常强大。

    这也令他们死去后所剩下的些微残魂,仍旧能够一直保持着自己完整的意识。只是想用这残魂维持生存,和肉身运转却是根本不可能。

    对此,小眼都感觉束手无策,更何况林听雨。她只能尽量好地去完成柳如叶的心愿了。

    景浩注意到眼前的女子这些天来一直冰冷的面容有些缓解,心头欢喜,情不自禁地就握住了林听雨的双肩,道:“如叶,你你会不会原谅朕?朕发誓,一定好好地守护你,照顾你,让你一生无忧。”

    林听雨注视着景浩,象是要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半晌过后,她才将双肩从景浩的掌中挣脱,道:“我不信。”

    景浩一愣,原本因为欣喜而清亮的眸子变得黯淡下来,不无黯然地道:“你终究还是不肯原谅朕那天晚上做的事。”

    林听雨道:“谁知道你在别的女人面前是不是也是这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景浩听得心头一震,是啊,他对柳千芳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可是现如今,他却已经将柳千芳完全忘在了脑后。

    他深深地看向林听雨,心道:“看如叶这个样子,难不成她知道朕和千芳曾经说过类似的情话?”一时又想起柳千芳乱放流言的事来,对柳千芳不免有些怀疑。

    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什么三心二意的人,先前他虽然很喜欢柳千芳,而且也确实想过要好好地照顾这个温柔善良又柔弱的女子一生一世,可是,那是他在不知道柳千芳会使阴毒之计奸害他人的情况下。

    而且此时他和柳千芳相识的时间还不到半年,虽然很喜欢柳千芳,可是还没到深爱不可自拔的程度。

    后来得知柳千芳竟然耍手段去奸害与她本来无冤无仇、且也没半点危害的柳如叶,景浩心中对柳千芳的好感就一落千仗。

    当时他既然封了柳如叶为官,就是昭告宫中众人,他是无意将柳如叶纳入后宫的,如此柳如叶对柳千芳的未来根本就不可能产生危害。

    而且,他那时候怕柳千芳误会,还曾跟柳千芳解释过,可是没想到柳千芳还是放出那样的流言,搞得太皇太后和太后都兴师动众,跑去了左书房验证柳如叶到底会不会乐器。

    对此事,景浩会一直耿耿于怀,关键就在于他曾特别跟柳千芳解释过。可柳千芳表面答应得他好好的,背地里却对没有半点反抗能力的柔弱柳如叶不依不饶,这点实在让景浩看不过眼。

    本来他就对柳如叶充满愧疚,又因不忍心就此事处置柳千芳,心中对柳如叶愧疚更甚,后来更发生了那件事,景浩已经决定承担起对柳如叶应该承担的责任,把不该想念的人彻底忘掉。

    只是他自己也没想到,这段时间,他竟然真的就将柳千芳忘得很干净,从不曾想起过她,相反对于柳如叶,他却时刻念在心里,有时候在上朝的时候脑中还会闪过“那个表面纤弱骨子里却很坚强的女子此时在干什么”的念头。

    他猜想,自己的心可能真的已经被眼前这个倔强始终不肯向自己服软的女子彻底俘获了,但是,这个女子心底里却那么恨他啊!

    景浩叹息一声,自嘲笑道:“你这是在吃别人的醋么?”

    林听雨道:“我只是在告诉你,我不相信你的原因。”

    景浩看着她,眼圈红红的,眸中更是充满痛苦,突然伸出手去紧紧地抓住了林听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