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306 暗香(十六)

正文 1306 暗香(十六)

    林听雨挣脱了几次都没能挣脱开,只得冷声说道:“景浩,难不成你还想再强迫我一次?”

    景浩听罢顿时浑身俱震,脸上丝毫血色都没了,任由林听雨的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出。半晌过后,他的身体还在抖着。

    他道:“你放心,我不会再做让你不喜欢的事。你想要修炼,想要尽快提升实力,朕陪你演练就是,你跟我来。”言罢,他转身大步而行,在前方带路,带着林听雨去了他独有的演练场。

    这里宽畅无比不说,上下左右前后六个方向更有强大的结界守护,无论是从外面攻入,还是从里面打破,都不可能。皇帝在这里演练,就算偶然叉了气,或者不小心受伤,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危险。

    更甚者,这里的结界极为特殊,一旦皇帝受伤,还会散发出温凉的清流,给皇帝疗伤。

    然后,林听雨就发现,这哪里是皇帝陪她演练?分明就是她一方面的暴打。皇帝景浩完全就成了她的沙包,被她摔出去无数次,粉拳亦是无数次地落到景浩身上。

    虽然景浩现在的实力还远远强过她,不会被她伤到内腑,但是这般单方面挨打下去,景浩也是鼻青脸肿,嘴角流血,也不知道是唇角被打破了还是吐了血。

    林听雨倒无所谓,可身体里的残魂终究是看不下去了。林听雨停止了暴打,看着再度被她摔出去的景浩,怒道:“你这算什么?是不屑于与我这样的菜鸟演练吗?”

    景浩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被打得剧痛的胸口,道:“你恨朕,朕就让你出气,什么时候你心里的恨消了,咱们再说别的。”

    林听雨冷笑一声,道:“现在我这样低微的实力,打你这样的强者,就算打上几天几夜,把我累死了,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如何能让心里的恨消了?”

    景浩道:“你可以从现在开始,打到你强大时为止,什么时候你满意了咱们就结束。”

    林听雨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响,恨恨地道:“景浩,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了。”说完转身往演练场外面走,这样演练下去可没意思,何况柳如叶已经心疼了,不忍心景浩再被殴下去。

    谁知她刚往外面走了两步,身后一双长臂就拢了过来,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景浩将脸紧紧地贴在她的脸上,在她耳边低语道:“如叶,别在跟朕呕气了好不好?你就原谅朕这一次,朕朕以后再也不会强迫你做这种事了。”

    林听雨道:“景浩,你以为这些花言巧语能骗得了我?我最讨厌三心二意、朝三暮四的男人。象你这种今天爱一个明天爱一个的男子,我最是不喜。”

    景浩急道:“自那一夜之后,朕已经不再见那柳千芳一面了,到底要怎样,你才能相信朕是对你一心一意的?”

    林听雨道:“你虽然没有去见她,她却时常邀约于你。她是七王的未婚之妻,你却与她这样勾勾搭搭,藕断丝连,由此可见你的性情”

    景浩一震,道:“千芳与七弟的婚事,并非是她情愿的,我当时怜她被迫要嫁给七弟,才对她多了几分关心。那时我以为这种关心和怜惜就是爱,可直到遇到了你,我才知道我对她的感情并非是真正的爱情。”

    林听雨转头,扬眉看向他,眉眼间毫不掩饰地带着几分嘲讽,道:“景浩,你知道她与七王的婚事并非是她所情愿?你还是把事情搞清楚以后再说话和办事吧。还有,不要以为你用在柳千芳身上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也管用,我柳如叶虽然出身低微,但与你们那种随便的人绝非一类。”

    “什么?随便?”景浩听得脸色大变,瞬间就拉得老长,松开了怀中紧抱的人儿。

    他景浩那天是没有控制自己,强行占有了柳如叶,可是,他是不是随便的人,恐怕这宫里随便是谁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如果他是随便的人,那宫中的妃嫔们他早就一一宠幸过了。可是,她们再貌美再多才多艺,他又何曾看过她们一眼。

    景浩沉声道:“柳如叶,朕知道朕有许多事都对不起你,可是你也不要把什么不好的事都安在朕的头上。

    你不喜欢朕与千芳见面,朕不再与她见面就是。

    你觉得她是七弟的未婚妻,应该好好地跟七弟成婚,朕明天就去请示太皇太后,让他们二人赶紧完婚便是。想那七弟一个雅人,也绝对不会亏待于她。”

    林听雨默了默,头也不地离开了。

    便听身后的景浩朗声说道:“明日晌午巳时,朕会在这里等你,咱们继续演练。”

    第二天,林听雨果然听宫女们说,皇帝景浩一大早去给太皇太后请安,提起了七王景衍和柳千芳的婚事。太皇太后很是高兴,立刻就给二人赐了婚,还特意为二人定下婚期,就在十天之后。

    看来太皇太后虽然不喜欢柳千芳,而且还看出柳千芳绝对不是什么安分的人物,但,让柳千芳跟在皇帝身边祸害,可是远比跟在七王景衍身边祸害要大得多了,是以两者相害取其轻,让她赶紧嫁给景衍了事。

    景衍对柳千芳在这宫中的作为一无所知,他还以为柳千芳仍旧对他情深款款,完全不知道她早就移情到景浩身上,是以接到太皇太后懿旨,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

    柳千芳得知太皇太后突然同意了她和景衍的婚事,而且还是皇帝景浩提出的请示,震惊不已。

    在她看来,虽然这段时间她与景浩并不曾相见,但是以她的手段,景浩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爱上别人,甚至还去请求太皇太后将她嫁给别人。

    毕竟她和景浩也才只半个多月未见,事情怎会演变至此?柳千芳震惊之下赶紧派心腹暗中寻机去给景浩递上邀约的书信,但那心腹连皇帝的面都没见着。

    几经送信不成,柳千芳又暗中打听到景浩的出行,在他下朝宫的路上将景浩堵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