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310 暗香(二十)月票二十加更

正文 1310 暗香(二十)月票二十加更

    “如叶”景浩赶紧凑到近前。

    不想林听雨看到他,更加惶恐,赶紧往后挪了挪,骇然道:“你不要过来。”

    景浩只得又赶紧往后退了两步,急道:“如叶,你告诉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让你这般失态。”

    “有一个和你一样俊俏却风流下作的登徒子”林听雨道,眼圈一红就哭了起来。

    她背过身去,轻声抽泣着,看得景浩也跟着难过起来,把林听雨骂他的话都忽略了。

    他道:“朕说过,会护你一生一世,胆敢有人如此轻薄于你,朕定不饶他。”

    林听雨不理他,只是哭。

    景浩到底还是凑了过来,安慰道:“如叶,别难过了,你现在有孕在身,过于伤心会影响孩子的。”

    林听雨这才渐渐止了哭泣。

    小程子之所以能成为皇帝最喜欢的身边近侍,自然是因为他办事得力。他很快就查出,皇后出事那天进入后宫的男子就只有宣武侯沈英。

    第二天,沈英就被传唤再度入宫,只是这一次他并不是被传唤入宫去探望太皇太后。

    不过,他既然是太皇太后最喜欢的家族后辈,皇帝也不可能不顾太皇太后的颜面,直接审问他,而是景浩亲自将此事禀报给了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听罢之后,绝对不相信沈英会对未来的皇后做出不轨之事。沈英好歹也是名将之后,哪里会缺女人?不过,她早就见过那个“柳如叶”,也不觉得“柳如叶”会是那种在这种事上乱说的人。

    更何况,这事,说出来沈英的面子虽然不好看,她“柳如叶”怕是也要被人耻笑的。如果没有这种事,即将成为后宫之主的女子,也不可能平白地去编出这种事来坏自己的名节。

    是以太皇太后对此事疑惑得很,传唤沈英入宫。

    沈英已经猜出是昨日之事惹的祸,他决定咬紧牙关将此事扛下来,绝对不能将他至爱的柳如芳供出来。

    是以进宫之后,听太皇太后问来,他只说在御花园中偶然见到一个清丽可人的女子,心生爱慕,摘了一支花送过去,以表爱意。

    谁想那女子表面上看起来正常,却是个失心之人,一见他送花过去竟嚎叫出来,说什么“非礼”,可事实上,他连那女子的半个手指头也没碰。

    景浩脸色难看得很,他知道沈英说的是事实,可“柳如叶”会反应这么激烈,八成是他那天干的好事给这个女孩儿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她那天被强迫时不仅仅身体上受到伤害,心里肯定也被吓得够呛。

    听沈英讲完之后,太皇太后哼道:“不过是送上一朵花,又不是真的非礼于她。那柳如叶反应也太过了”说着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景浩。

    惊见景浩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太皇太后心中一动,景浩会有如此强的情绪波动,实在少见,便又问道:“皇帝,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事?”

    “没没有啊!”景浩忙道,脸色发苦,甚至还有些紧张,象是想要掩盖什么事。

    太皇太后脸色一沉,道:“此事关乎你未来皇后的名节,你可不能马虎。而且,若是遇到这么点事,那姑娘就反应这么激烈,怕是不好当皇后的。日后她遇到的事将会更多,若是总是这般反应激烈,如何能管理好后宫?”

    景浩忙道:“此事是孙儿的责任,不干如叶的事。”

    太皇太后道:“你只一心护着她,如何能让哀家放心?”

    景浩嘴角抽了半天,只好将自己那天晚上干的好事暗中传音跟太皇太后讲了。

    太皇太后听后就无奈地指了指他,叹息道了句:“唉,你呀!”

    太皇太后却是旁观者清,从沈英的话里不止发现一个问题,当下又冷声问道:“沈英,你是什么性子哀家会不知道么?你就算真的对那女子一见钟情,心生爱慕,也必会先打听她的身份背景,看你的行为是否会对那女子产生什么伤害,这才会有所行动。”

    其实,以沈英原本的性子,他并不是什么特别渣的男子,奈何被柳千芳迷惑,完全失去了他原本翩翩佳公子的性子。

    不过,对于这个沈英,林听雨始终认为他的意志太为薄弱,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女人就干出那么缺德的事,害得柳如叶失去清白之身,最后不得不嫁给景衍。

    这种人,就算在感情上没有出偏差,日后多半也会在其他的事上出现偏差,不能担以大任。

    听太皇太后追问起来,沈英死不改口,道:“太皇太后,侄孙当时见她温柔如风,实在难抑心中情愫,是以有些忘情,这才做出那样的举动。”

    太皇太后冷哼一声,道:“就算你不说,哀家也不怕查不出来。如叶姑娘乃是未来的皇后,又身怀龙嗣,她若去御花园,不可能是一个人。

    既然她会一个人出现在御花园里,必定是有什么缘故。皇帝,你先前说有一个小宫女跟着她,后来有事离开了,我看这事怕不是偶然,且去传来宫女来,哀家要仔细盘问。”说完,恨恨地瞪了一眼沈英。

    沈英果然脸色一变,急道:“太皇太后,此事真的只是侄孙临时起意,与他人并无关系。”

    景浩一看,也彻底明白过来,沈英昨天的举动怕不是那么简单,垂在身侧的拳头不由得握紧,牙齿都咬得咯吱咯吱啧,心中不无愤恨地想:“这样看来,却是有人想专门暗害如叶了。是谁?是谁居然敢存心坏朕之皇后的名节?”

    太皇太后却是不理沈英,已经派人去唤了椒房殿那个小宫女。

    沈英暗自后悔,昨晚柳千芳派人传信给他,他处理了那个小宫女,可是他不忍心就这样杀掉一个先前还在暗中帮他们的无辜女子,如今看来,他还真是失策了。

    是让一个不相干的小宫女活下去,还是保他深爱的柳千芳无恙,他当然会选保护柳千芳了。

    可是,跑去传唤那个小宫女的太监很快就折来,道:“禀太皇太后,那个小宫女已经服毒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