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313 暗香(二十三)给青漾*溥真的加更

正文 1313 暗香(二十三)给青漾*溥真的加更

    难道太皇太后觉得,柳千芳是为了与沈英暗中传音商量对策,才在这个时候来请安的?

    景浩再度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大跳。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那柳千芳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女人?

    这不可能。柳千芳绝对不会是这么可怕的女人。她也不可能这么不自爱,竟然跑去勾搭沈英,定下毒计让沈英去坏柳如叶的名节。

    景浩就是在如此复杂矛盾的心情中告辞离开了太皇太后的慈宁宫。

    当日,夜半三更时。

    皇后所居的椒房殿里突然传出准皇后“柳如叶”石破天惊的呼声:“来人,有刺客!快抓刺客”

    因为有了教训,景浩自从慈宁宫来之后就时不时地去探查一下椒房殿的情况,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事。所以,这次不待林听雨的呼声传出去,他就已经如电闪一般掠向了椒房殿。

    待到林听雨叫起来,椒房殿里陷入混乱之际,景浩已经象风一般闪到了那个刺客身旁,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扣住了对方面门。

    仔细看去,景浩发现这个刺客虽然穿着夜行衣,但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是谁。这样的气质、风度、功力,满京城里也没几个。

    “沈英,又是你!”景浩得了太皇太后的提醒,早就料到沈英可能会寻机来找林听雨,此时顿时怒火中烧,直接一拳将还来不及说话的沈英一拳打倒,然后狠狠地对其拳打脚踢一通。

    可怜沈英痛得死去活来,连连求饶,却令景浩心中更怒,下手越发地重了。

    “皇上,此人是谁呀?你认识?刚才臣妆好象听到你在叫他,难怪和你一样的性子,全是不知尊重女子的登徒子”林听雨随便套了一件外套,一头秀发如瀑一般垂在肩头,神态还有些慵懒。

    这样子看得景浩心中突突直跳,忙道:“还不快转去屏风后面,别让这个登徒子在眼睛上占了便宜。”说着已经一脚踢过去,狠狠地踹在沈英的眼睛上。

    林听雨立刻依言转到屏风后,道:“此人便是臣妾昨日遇到的那个登徒子,白日里听宫女提起,才知道是皇祖母的侄孙沈英。

    臣妾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竟然令他三番五次地来坏臣妾的名节。臣妾怕是再也没脸面见人了,做皇后也是万万不够格,不如皇上就此放臣妾去静慈庵出家为尼吧。”

    “别胡说。”景浩忙道,“做错事的是这个沈英,与你何甘?该出家也轮不到你。我看,我明日就去奏请太皇太后,让沈侯爷前往灵隐寺修行,好好静养一下心性,免得净干这些下三滥的事。”

    沈英好不容易抓个空,开口说道:“皇上,我是来找皇后禀报要事的。”

    林听雨道:“你这登徒子好没道理,既然是禀报要事,就该白日从正门光明正大地前来,如今半夜三更偷偷摸摸的,必定是要做歹事。”

    沈英冷笑道:“好了皇后娘娘,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如今事情闹开,你不能让我一个人承担全部责任吧。”

    林听雨奇道:“你这话更让我奇怪。我与你素不相识,何来你按我说的做?还有,这事情闹开,也是我闹开的,若是此事中有我需要承担的责任,我又为何要闹开?

    沈侯爷,你想找我来顶罪,也该事先想好一个好的理由。你且说说看,我让你来骚扰我,又故意将此事闹开,动机是什么?”

    沈英道:“当然是想借机给别人下绊子,让大家都以为,是你的对头让我如此行事。这样,你就可以趁机寻个理由将她奸害。”

    林听雨呵呵笑了两声,道:“沈侯爷,我入宫不过一年多,行事向来谨慎,凡事与人为先,何曾有过什么对头?你倒说说看,我的对头是谁?”

    沈英冷哼道:“那七王妃柳千芳,不过就是与你曾在来京途中相识,七王对她关爱有加,对你却不曾正眼看过一眼,就引来你嫉妒。

    听说在来京途中,你就千方百计想要将她奸害,如今入了宫,你又得了皇上宠爱,却仍旧不肯柳千芳小姐,端的是歹毒无比。”

    林听雨听罢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道:“沈侯爷,既然你说来京途中,我曾与七王、柳千芳相遇,那么,我与那柳家小姐千芳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七王景衍应该是知道一些的,你可曾去找他核实过柳千芳对你说的这些话?”

    景浩立在一边已经气得浑身瑟瑟地抖。沈英话里话外都在维护柳千芳,显然,他先前的猜测是真的,柳千芳真的不自爱,暗中勾结了沈英。

    至于柳如叶和柳千芳的关系景浩的眼皮突突跳了好几下,他竟没想到,她们在入宫之前就认识,而且听起来二女之间的纠葛颇多。

    景浩冷冷地看向屏风,沉声道:“皇后,你与那柳千芳在入宫前就相识?”

    林听雨如实答道:“正是。”

    “你们同姓柳,可有什么关系?”景浩又问。

    林听雨道:“我乃九品县令柳大人捡来的孤女,从小服侍在柳家小姐千芳身侧,故而被柳大人赐姓了柳,取名如叶。”

    沈英哧笑道:“这么说你只是县令家一个身份低微至极的小小婢子。我宁渊皇朝早有祖制,凡宫中女婢,必由官宦人家所出。凡参加小选者,其身份,必定是官家小姐。你一个婢子,如何就参加了小选,如今更还成了皇后身侧之人?”

    林听雨冷笑道:“此中细节,沈侯爷何不唤来七王景衍和那柳家小姐千芳来问个究竟?”顿了一下,又道:“为核实七王和那七王妃二人所说之话,不妨将他二人分开来询问,看看他们所说的是否一致。”

    沈英听到这里,隐隐觉得不对头,怎么这个“柳如叶”提起来京途中、入宫之前的事,如此镇定,丝毫没有被拆穿秘密的惊恐?

    难道说,他从柳千芳那里听来的有关“柳如叶”的各种恶劣之事,并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