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340 无间(二十二)

正文 1340 无间(二十二)

    就算日本人得到的消息说这片区域还没发现有游击队活动,但是,游击游击,你知道我们啥时候打到啥地方?罗飞剑想到这点就不免得意。

    不过一转念头,他又觉得有点失意。

    “唉,我还以为找我来是为了对付那个少营冬次郎,没想到就是逮这么两个怂货,这有什么劲哪?”罗飞剑让两个特务走在前面,自己牵着狗绳似的拉着那条把这二人绑在一起的绳子另一端,嘴里有些慵懒地抱怨着。

    林听雨道:“你警醒着些,这两人不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们被你拿下,不过就是事先不知道你速度那么快,还会使那手石弹而已。”

    罗飞剑抬着眼睛往周围扫了一圈,见四周根本就没人,他纳闷那女人是怎么听到他抱怨的,心里发慌,轻咳了一声,又忍不住喃喃嘀咕了一句:“怎么感觉她跟个女鬼似的,只闻声不见人?”

    “我是女人不是女鬼。”林听雨无奈地说了一句。

    罗飞剑脸色发僵,嘴巴咧了咧,大热的天竟然打了个寒噤。

    林听雨把注意力转移到另一方击杀少营冬次郎的战场上。

    此时的少营冬次郎腹背受敌不说,又因为在战斗开始的最初觉得自己隐形,所以并没特别寻找掩体而令自己暴露在敌方的众多枪口之下,导致他现在身上受伤多处。

    本来他带着宫崎辉野出来,就是为了能够在有变故的时候有一个帮手。谁想现在宫崎辉野被另外一支八路围住,根本就丝毫帮不上他。

    此时的少营冬次郎想要隐形已经为时已晚,若要找掩体,他也失去了先机,只能靠着他迅捷的移动速度苦苦躲避众多飞射而来的子弹。

    可是,他就算移动速度再快,身上终究已是多处受伤,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而且因为失血过多,他已经有些晕厥,这样下去

    他一咬牙,又再动用了催眠术。实际上,在开战后的这两分钟时间,他已经试着动用了一次催眠术。

    为免自己被打成筛子,他当时动用了群体催眠,打算将这些八路尽数催眠,虽然这会令他催眠的时间和效果大大降低,但是只要能够控制住这些八路半分钟,他就能将这些八路尽数击杀。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刚才施展催眠术竟然没有半分作用。后来他琢磨,会不会是他使用群体催眠术,令催眠术的效果大大降低,而这些八路一向又是意志坚定的,所以催眠术才没用?

    这一次,他打算只对个别几个人施展催眠术。群体催眠的人数少了,作用就会加强,他不信他的催眠术还能失效。

    到了现在,他还认定自己遭遇的魂穿者拥有的神灯技能是屏蔽类的呢。

    这也不怪他。自打他发现自己终于遭遇了这个时空的魂穿者之后才只过去了两分多钟时间。

    而这两分多钟的时间里,他又被众多枪口指着,分分秒秒都在夺命,根本就没时间静下心来仔细思考。

    他对张白启等几个主要人物施展了催眠术,打算控制他们给自己当枪使,让他们去打其他的八路。他只选择了三个人,按理说以他催眠术的强度肯定百分百的奏效,可是没想到,这三个人仍旧没半点异状。

    张白启更是一枪嘣的一声打在了他的右腹上。

    少营冬次郎咒了一声,因为动用催眠术他的速度又慢了一分,导致他再被子弹击中,并且这一次他被击中的位置还是腹部这个比较重要的位置。

    前几次中枪都是肩腿等地方,不象腹部关乎整个身体内脏的运作。这一次明显要比前几次中枪让他难受得多。

    他一边又加快了速度移动,一边从兜里掏出一根针来,直接往后颈的一个穴位一扎,令全身上下再也感觉不到半点痛楚,也感觉不到腹部中枪带来的整个身体脏腑的受阻。

    他的速度变得更快了,手中的枪也噗噗开始了连发。

    可惜,他的速度再快,枪再快,却是一枪都没击中。他的每一枪明明都瞄准了,可是每一枪都从瞄准的对象一侧擦了过去,全都不中。

    这是怎么事?少营冬次郎脑中空白了一瞬,却也因为这一瞬的脑中空白豁然明白了一件事。

    他,原本以为遭遇的魂穿者拥有屏蔽方面的神灯技能,所以封闭了自己的五感,单凭自己的心来判定八路和子弹的位置、行进轨道等等。

    不要怀疑他的能力。凭借他那特殊的神灯技能,他绝对能够做到这一点。

    可是,他还是每一枪都不中。他的催眠术对这些身为普通人的八路也不起作用。这说明,对方的神灯技能绝对不是屏蔽这么简单。

    肯定还有干扰、迷惑或者类似的作用。

    这些八路不受他的催眠术控制,是因为他们已经被对方的术控制了。

    少营冬次郎终于醒悟到了这一点,可惜为时晚矣。他又被围攻他的八路军连连击中了两枪,都在胸腹这个致命的位置。

    当又一枪击在他的左胸,他就算再挣扎可还是倒了下去。因为自己封闭了痛觉,他感觉不到疼,却感觉到生命正在流逝。他的意识也正在离他远去。

    不一瞬,他眼前一片黑暗,彻底断了气。

    探查到这个特务头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再也不可能起来作怪了,林听雨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今天她又是追踪又是干扰又是探查的,还在不停地用无限妙音发送奇特的只有八路军才能听到的声波,已经快要累死了好嘛。

    该死的人死了,该抓的人抓了,林听雨觉得,是该自己“英勇”出场的时候了。

    她拉着一条好大的树藤在远处奔跑,搞出挺大的动静来。

    张白启一听就大声厉喝了一声:“什么声音?”

    另有个小八路配合着大声说道:“队长,会不会是小日本听到这边有动静,赶来增援了?”

    “反正这个大特务头子已经死了,保险起见,快撤!”张白启立刻高喊一句。

    小八路立刻就吹响了撤退的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