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50 青铜(五)

正文 1250 青铜(五)

    “我就赌上一,去那个什么研究会。我一个要死的人了,他们还能拿我怎么样?说不定一番研究之后还真就把我治好了。”林听雨说到这里,声音就带了几分轻快,好象真的已经看到希望,自己的病马上就要好了一般。

    柴莉听到这里,也不自禁眼里放出几分光芒,显然也是燃起了希望。她道:“那,要不,咱们头再跟爸商量商量?”

    林听雨点了点头,又道:“妈,那个研究会给没给你们留联系电话什么的?我打算自己跟他们咨询一下,然后再从网上查一下这个研究会的消息,多打听打听,确定他们的组织是不是合法的。如果真是一个正规的组织,我去让他们研究研究,就算治不好我,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危害。”

    柴莉一听,便道:“你说的没错,咱们应该多打听打听,不能就这么断定人家就是骗人的。”说着她就从包里掏出手机来,“你爸虽然说不能轻信他们,可是我也留了心,把那女人告诉你爸的联系方式记在手机电话簿里了。”

    林听雨假装拿起她的手机查了查,实际上那个打电话的年轻女人就是宁欣,林听雨哪里会不知道她留给陈家的电话号码?

    林听雨将手机还给柴莉,道:“妈,这电话号我记下了,头我给他们打个电话,仔细询问一下情况,再确定要不要去,你去也和我爸说说,别这么主观地认定人家就是骗子。

    我一个病得快要死的人了,别人还能从我身上图到什么?要真是骗人的,怎么可能会免费给我治疗?”

    柴莉连连点头,道:“我觉得也是。骗人的话,肯定也是冲着钱来的,可是人家已经明白说了,不要钱,只不过是要把你隔离治疗”

    说到这里她的脸色又是一变,道:“这个条件也太苛刻了。你病得这么虚弱,身边没有我和你爸照顾怎么能行?”

    林听雨却是笑道:“妈,人家既然是专门攻克特种疾病的组织,各方面的配备肯定都很齐全,肯定有专门护士照顾我,你们就别瞎操心了。”

    “是是么?”柴莉喃喃道,脸上仍旧充满担忧。

    不管陈化生和柴莉对此事的态度如何,两天后的深夜,林听雨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医院,并且给陈化生和柴莉的各发了一条微信,不过用手机设置了定时发送,时间定在她离开的五小时后。

    也就是说,在早上大约七点钟的时候,陈化生和柴莉就会收到这条微信,得知他们的女儿已经偷偷去了那个研究会,让他们不必担心。

    林听雨走的却不是那么顺利,中途,在深夜无人的马路上,她被楚薇给截住了。

    “你要去哪里?”楚薇径直问,看向林听雨的眼神阴阴的。

    林听雨故作惊奇地道:“楚薇,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楚薇,这些天来时不时地就监视她一下。

    好在她这些天因为第二块太岁和星玄的相助,肉身已经有了很大改善,小眼所能动用的能力有所增强,她本身可用的仙识和无限妙音也有所变强,能够发现楚薇偶尔探过来的仙识。

    楚薇穿越过来已经两年多时间,不过,因为楚薇原主这副肉身本身的孱弱,此时的楚薇虽然修炼了多种厉害功法,但还没到惊天骇地的程度。

    林听雨原本的仙识和无限妙音都已经达到了仙帝的强度,如今使用虽然受限,却还是能够探出楚薇现在的实力,只不过刚入仙境初期而已。

    这已经相当厉害了。要知道楚薇真正开始修炼才两年多时间,是从一个连半点灵力都没有的凡人之躯开始修炼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步入了仙境,可想而知她利用青铜片吸收了多少人的生命力。

    这两年时间里,她吸干生命力之人,肯定不止陈晓菊一个,只不过陈晓菊不知道其他和她一样倒霉的都是谁罢了。

    林听雨虽然可动用的探查能力已经强过了楚薇的仙识,按理说她已经可以屏蔽掉楚薇的探查,可是她故意留了一丝身体波动,让楚薇可以探到她的情况,免得楚薇觉得自己已经强过她,将自己当成她头号劲敌就不好了。

    事实上,她想要真的强过楚薇,可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她现在所在的这副肉身,只不过刚刚修炼了一段时间星玄,偏偏星玄这种功法没有半点攻防之力。

    所以,此时的林听雨除了身体变强壮之外,已经能够修炼冥王功法或神衍天功之外,仍旧还是一个凡人之躯,想要跟已入仙境的楚薇斗法,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林听雨不想这个时候与楚薇撕破脸,是以仍旧采取装伤充愣的策略。

    听了她的问题,楚薇道:“这么晚了,你不也是出现在这里吗?”

    林听雨道:“我有急事,就不和你聊了。你早点家,别在外面晃悠,这个时间一个女孩儿在外面遛达太危险了。”

    “你要干什么去?”楚薇挡住了她的去路道。

    林听雨叹息一声,便将有个特种疾病研究会想找她去做白血病的病例研究的事说了。她说家里已经没有钱支撑她的医疗费,却又怕父母不愿意她被隔离治疗,所以不同意让她去,她只能偷偷地离开。

    楚薇皱眉道:“你的身体状况不是已经有所好转吗?”大概是怕林听雨疑心是她自己探查出来的,忙又说了一句:“上我去医院看你,你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林听雨道:“虽然我确实感觉我的身体比以前轻松了不少,但这病根本就没有好,它还在侵蚀我的身体。坦白说,病了这许久,做了那么多次的化疗,我都不知道我还能够坚持多久。也许我就算不会死于白血病,也还是会死在化疗上。

    我我不想再这样无助地等下去,我想看看那个研究会是否真的能对我的病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