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71 青铜(二十六)

正文 1271 青铜(二十六)

    林听雨虽然靠着无限妙音带来的超强听力,知道楚薇已经被翼龙组的人抓了,却没办法探到有法阵守护的翼龙且分部内的详情。

    是以,当她跟着罗震阳来到分部狱所看到楚薇被吊起来打得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好肉了,着实有些惊讶。

    她还以为这年月早就不流行酷刑了。

    “罗总,晓菊,是你们?你们是来救我的吗?”楚薇意识还非常地清醒,一看到林听雨和罗震阳,眸中就现出希望之色,开口问道。

    林听雨则是惊呼道:“这不是楚薇吗?罗总,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楚薇立刻连连点头道:“没错,我早就说他们抓错了人,可是他们就是不信我。”

    罗震阳冷冷地看了一眼楚薇,道:“晓菊,你不是说过,你被吸收生命力、得上白血病是在你上大学之后么。那么,你认识楚薇,是不是也是在上大学之后?”

    林听雨点头道:“当然是啊,我不是告诉过你,楚薇是我的大学同学么?”说到这里,她露出恍然之色,道:“难道说”

    她怒目瞪向楚薇,道:“楚薇,我与你是同学,就算不是要特别要好,但也没得罪过你吧,你为什么要吸尽我的生命力,害我得上绝症?”

    楚薇急道:“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却哪里还有人理她?

    她身上的青铜早就被人夺了去,此时有人便将那枚青铜献到罗震阳眼前,道:“组长,这女人应该就是靠着这件法器来吸收他人生命力和异能能量来修炼的。”

    罗震阳一边摆弄着青铜片一边纳闷道:“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就好象是一个古代破损的青铜器的一角。”

    那先前持盅的天级修士道:“我们都感觉不到它上面的法力波动,猜想应该是一件非常厉害的古器。流传至今法力都没有散尽,可见其神通了得。”

    罗震阳看向楚薇,举着青铜道:“老实交代这是何物,不然立刻让你去见阎王。”

    第三个天级修士更是厉色加了一句:“我们会让你魂飞魄散,你想夺舍都没机会了。”

    楚薇忙道:“我也不知道,是它自己来到我身上的,我也不清楚它到底是何物。”

    罗震阳脸色顿时一沉,明显很是不悦。那几个抓来人还严刑逼供的几个修士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

    那第三个天级修士冷声说道:“你用此物都好几年了,说你不认识它,我们能相信吗?”

    可能是被强行脱离了主人楚薇的缘故,又或者是离得比较近,林听雨的无限妙音这次居然捕捉到青铜上透出的能量很是异样,并非象是什么古器上散发出的能量。

    她居然觉得这种能量波动有些熟悉,好象是某只她见过的兽身上散发出的能量波动。

    当然,这是说青铜身上的能量波动与那只小兽身上的能量波动是同一属性的,并非说两种能量波动完全相同。

    她道:“罗总,能让我看看这枚青铜吗?”

    罗震阳将青铜片递给了林听雨。

    将青铜片拿在了手里,林听雨离着这么近,无限妙音几乎已经可以发挥出九成以上的威力,将青铜上的能量波动捕捉得更为清晰。

    “果然跟猪崽身上的能量波动好象啊!”林听雨心中不无骇然地想,“难道这枚青铜并非真的是青铜,而是一只远古时代的猪所化?话说,猪崽虽然呈现猪崽的样子,可它真的是猪么?”

    上古神话里,好象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关于猪的传说啊!除了猪八戒和十二生肖里的猪。不过,他们貌似都不怎么厉害。象青铜这样专吸他人生命力和能量的猪,貌似也没听说过。

    林听雨拿着青铜陷入了深思。

    “晓菊,你想到了什么?”见她发呆,罗震阳奇道。

    林听雨道:“没什么。我总感觉这枚青铜怪怪的。”

    罗震阳道:“吸收他人生命力和能量此物必是邪物。看它神通了得,只怕咱们的人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将它探究明白,更没办法毁去它。该如何处置它好呢?万一它有自我意识,被它逃了,虽失了楚薇这个主人,却再转投他主,那可是相当的麻烦。”

    手持古盅的人赞同道:“是啊,此物若是处置不好,被它再栖身在其他修行者身上,只怕会遗祸整个异行者。”

    林听雨将青铜交还给罗震阳,道:“若是有什么厉害的法阵,或者专镇灵器灵兽的宝物,或可拿来暂时镇住它,待以后查明它的来由、神通再做其他打算。”

    罗震阳沉吟道:“也只能先这样了。”他将青铜交给那三个天级修士,命令他们用极厉害的法阵将之镇住,又再看向楚薇,问林听雨道:“晓菊,你是第一个受害者,说说看,你想怎么处置她?”

    林听雨道:“她专吸他人生命力来修炼,令那些被吸的人身染绝症,本人古不堪言不说,还令那人的家庭也饱受绝症困扰,无论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倍受煎熬,实在是可恶得很。

    若是让她轻易死了,怕不能解那些患病而死之人的心头之恨。古人有话:‘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就应该让她也尝尝身患绝症,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滋味。

    而且,她害的人不止一个,她害了多少人就让她尝过几次这种滋味,之后再让她死去,这才公平。”

    罗震阳无奈苦笑道:“晓菊,你这报复的方式还真特别。”

    林听雨道:“哪里特别了,她这样害我,我想让她尝尝我被她害后的滋味,这不是人之常情么?”

    罗震阳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是对她最合适的惩罚。我们虽然不会用那青铜来吸收她的生命力和异能能量,却另有法子让她患上绝症,在病痛中苦苦煎熬。”

    说完,他就朝身边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楚薇被人押了下去。

    很快,她就被丢到一处古怪的法阵之中,不停地被强光照射,身上的皮肤开始出现溃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