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78 宝镜(四)

正文 1278 宝镜(四)

    “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返兮,形枯槁而独居……”

    林听雨看到这上面飘逸如飞的文字,以及文字所表达的凄婉无奈的情意,心中不免感慨。

    以前她并不能真正理解一个失去爱人之爱的女人是怎样的一个情感。虽然她曾经被楚飞负心过,那时候伤心欲绝,可是,这上面的文字所表达出的等待的焦灼与揪心,她却是无法理解。

    因为她彻底地认清楚飞真面目之后,她就深刻明白楚飞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去爱。她也没想过再去与楚飞复合。

    说白了,她之所以会痛苦,是因为想不通自己所爱的人为什么是这种见利忘义的人;是因为她为这种人浪费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十年光阴;亦是因为她无法做到象楚飞那样无情,立刻就把这段感情彻底地抛到一边。

    她的痛苦,并不全是因为失去了楚飞的爱。

    可是这《长门赋》所表达的情感,则是真正的为失去爱人的爱而痛苦,为等不到爱人的到来而焦灼。以前,林听雨看过之后,也确实会有淡淡的感伤,却无法体味到那种刻骨铭心的痛。

    可是现在,可能是因为得了九光的记忆,她对九光的痛苦感同身受,如今再看这《长门赋》,却是另有一番体悟了。

    她借九光的法力,挥手间就依照修罗扇的样子,重新化出了一把新的折扇。

    她思忖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起身出了寢宫,带着众宫人一起,飞身前往常仪星。

    听说王母娘娘的鸾驾竟然到了常仪星外,还一直守在常仪床边的玉帝顿时怒发冲冠,对外面服侍的人喊道:“这女人想干什么?难道常仪被她害成了这样,到现在还没醒来,她还觉得不够?她是不是非得把常仪害死才甘心?”

    “陛下!”

    林听雨已经到了门外,就见门口呼啦啦地跪着一片,全都颤颤兢兢地听着大门紧闭的房间里传出的那玉帝镇怒的厉喝。

    她直接朗声朝门里唤了一声。

    玉帝立时陷入了沉默。

    林听雨哭声说道:“陛下,臣妾一时鲁莽,做下愚蠢之事,竟令常仪妹妹到现在还未苏醒,臣妾自知有罪,特来探望常仪妹妹,另一方面也向陛下请罚。臣妾打算往西昆仑面壁,以思己过,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大彻大悟,不再做出如此愚钝之事。”

    玉帝一听她居然要自我发配,定时大喜,道:“既然你已经知错,那就依你之言,且去西昆仑暂住一段时间吧。”顿了一下,又道:“此事虽是你不对,但念在你是爱朕极甚才做下如此糊涂之事,朕允你思过百年便可即回,不必真的在那里一直思过下去。”

    这玉帝是怕“九光”只是说说了事,到了西昆仑打了个照面就回来,所以给她定下“百年”。这样,她接下来的一百年,就必须要待在西昆仑,不能再跑来天宫坏他和常仪的好事。

    林听雨大方地应了一声“是”,又道:“陛下,请陛下念及臣妾年岁渐长,害怕孤灯苦坐,还请陛下允许臣妾带着几个孩子一同前往西昆仑。”

    连孩子也带走?!玉帝一听更喜。那几个孩子不愧是九光所出,全都蛮不讲理,在他和常仪的事上,全都站在九光的一边。

    所以,他对这几个孩子,先前很是喜欢的。可是现在,他却对他们只有厌烦。

    听“九光”这么一说,玉帝自然是欢喜得紧,连孩子都不在身边,那他岂不是想和常仪怎么样就怎么样?他所差的,也就只是给常仪一个名份而已。

    可是,他与常仪是真心相爱,彼此求的是真心,常仪当然不会在意那所谓的“名份”。

    这个玉帝,把常仪的心思彻底给搞反了,可笑他还不自知。

    林听雨已经琢磨透了玉帝的心思,是以一经得玉帝恩准,立刻就带着几个孩子回了昆仑。

    此时她和玉帝成亲已经许多万年,数个孩子,最小的八公主都已经数千岁了。他们早就已经成人,拥有自己的是非观念,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母后做出自我流放的决定,着实让他们大吃一惊。他们虽然知道自己的母亲禀性不坏,但一旦遇到他们父皇的事,就会变得特别敏感。

    说到底,他们的母后太爱他们的父皇了。对此他们都深信不疑。

    为此,他们对于时有婚外情的父皇,一直都有些不满。后来那个常仪飞升上界,将玉帝的心完全拢住,甚至令他们的母后与玉帝的关系频频出现紧张,他们对玉帝和常仪就更加不满起来。

    可是自我流放去西昆仑,而且连他们这几个孩子都一起带走,他们的母后是打算放弃和父皇的感情,将父皇和那个叫常仪的女人单独放到一块儿,任由他们自行发展了么?

    他们心中各有各的想法。可是,因着林听雨打出想让孩子们在身前尽尽孝的说法,才将他们带在身边一起去西昆仑,所以孩子们也不好说不去。

    只有天真无邪地八公主橙衣曾提出要留在天宫,替母后盯着父皇和常仪。

    不过,林听雨宝相庄严地坐在自己宫中的宝座之上,悠悠说道:“为娘此去西昆仑,山高路远,路途艰难,若有儿女陪伴在侧,便不会觉得辛苦,是以才会奏请陛下,将你们一同带去西昆仑。你若不去,为娘此去多年,不见爱女,心中必会更觉孤苦。”

    橙衣一听便不忍心再说留下来的话。

    临行之前,林听雨前往常仪星找玉帝辞别。

    此时,已经是弱水之事后的第五天,常仪其实早就醒了,身体也没什么大碍,却一直装病在床,玉帝心疼她,没有政事处理的时候就一直在常仪星陪伴在她身边。

    玉帝还在生九光的气,林听雨也没兴趣和这个花花玉帝见面,便在门外朝他行跪拜大礼,道:“陛下,臣妾将往西昆仑面壁。那里莽荒万里,妖孽众多,臣妾畏惧,想奏请陛下携两件宝物一同下界。”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