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291 宝镜(十七)

正文 1291 宝镜(十七)

    林听雨道:“臣妾在西昆仑曾经拜访了一位高士,此茶就是臣妾离去时她所赠。中 文网  1”

    “高士?”玉帝喃喃道,“在你眼中,她也是一位高士?”

    林听雨微怔,道:“当然。怎么,陛下已经知道臣妾拜访的那位高士是何人?听陛下如此说,倒似是与那人是旧识。”

    玉帝脸上闪出苦涩之意。他身为玉帝,地位何等尊贵,寿命绵长,且有莫力,模样又长得帅到通天,有生以来自是御女无数。

    但,唯有那个西昆仑梅山中的梅仙傲雪,得知他的身份之后,果断地断绝了与他的关系。原因就是他已经有了妻室,她无法与他双修。

    “你我既然不能相守,不如相忘于江湖。”傲雪果断地与他断绝一切往来时所说的话仍旧在他耳边荡。

    三界何其之大,如此决绝且高洁的女子,恐怕再无第二个了。玉帝心中虽然曾经恼火傲雪对他的果决,但也明白,傲雪一身傲骨,绝不惜得去做第三者。

    想到这里,他突地就想到了那个常仪。

    常仪对于插足他和王母之间的关系竟似是丝毫不介意,这与她平时所教导他如何做人如何处理政事时的大义凛然、明白事理的形象有些不太相符。

    而且她自己处理起三界政事来可真是

    不知道为什么,玉帝想到这里竟然不敢再往下想。他立刻转移了自己的思路。

    “朕还以为你一直”玉帝话到半截嘎然而止,心道:“这九光到底知不知道我和傲雪有那么一档子事呢?”

    林听雨问道:“一直怎么?陛下因何话只说一半。”

    玉帝讪讪地道:“没什么。”遂又问道:“你这茶可还有,可愿意送朕一些?”

    林听雨顿时展颜笑了起来,道:“陛下,她送我时便说过,说不定陛下会喜欢。她为此还特意多给了我一些。如今看来,还真让她说中了。”

    玉帝听她如此一说,顿时心中悸动,想到那个在银妆素裹中的一道红色身影,身上散着梅香诱人,让他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

    他道:“怎么,你所说的那位高士还曾提到了朕?”

    林听雨道:“是啊。话说来,当时听她聊起陛下,倒似也是与陛下是旧识呢。陛下,您可不许欺骗臣妾,您和她是不是早就相识?”

    玉帝眼睛乱瞟,搪塞说道:“你所说的那人,朕可能真的见过她几次。”

    他和傲雪是在下界相识,并且产生了感情。而且当时玉帝微服私访人间,所以起初傲雪也不知道他是玉帝。他们之间的感情,从开始到结束都是在凡界。

    九光身为王母,虽然早就有手下跟她禀报了此事,可是她却从未跟玉帝提起过此事,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

    林听雨点了点头,道:“是了,难怪她与臣妾聊起陛下来,眸中竟是很有神采。陛下的风采,任何一个人见了都会过目不忘,并且难以抑制的心生向往,她虽是高士,但想来也是如此。”

    玉帝急问道:“怎么,你说她谈起朕时,眼中很有神采?”

    林听雨道:“是啊。”顿了一下,又道:“看臣妾这记性,光顾着和陛下聊天,都忘了让人去拿这梅花茶了。来人,去将本宫在下界带上来的梅花茶拿两包过来。”

    这后面一句话,自是对着在一侧服侍的宫人说的。

    玉帝却有些坐不住了。他很想再度微服下界,去见一见“九光”口中的那位“高士”。可是转念一想,当初傲雪说过,将再不见他,他如此去了,会不会让她讨厌?因此坐在那里显得很是踌躇。

    不一会儿,宫人就拿来了两包梅花茶,林听雨让跟在玉帝身边服侍的小太监将茶给收好,见玉帝坐在对面手足无措,竟然显得有些憨傻,林听雨心中好笑。

    她道:“陛下,可是有什么事决疑不下?”

    玉帝道:“九光,朕也有心想去拜访一下那位高士,只是怕她不喜,因此”

    “九光”这个称呼,玉帝已经好久没有叫过了。自打常仪与他建立起感情,并且九光因嫉妒与常仪屡屡出现矛盾后的这数百年,玉帝就再也没有这般亲昵地唤过九光。

    “所以陛下有些犹豫?”林听雨淡笑说道。

    玉帝显得有几分羞赧。

    林听雨道:“别人臣妾不知道,但是陛下,臣妾自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那高士傲雪,性情高洁无比,若是陛下纯以友人之心前去拜访,她断不会有烦厌之心。

    但若是陛下对她有其他不该有的心思,令她自觉高洁的性情受到了玷污,她自然不会高兴。”

    “我我”玉帝吱唔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当然了解自己的心思,真的很想与傲雪再叙前缘。可是,他也知道,“王母”所说的不差。

    林听雨道:“陛下既然也仰慕傲雪的高义,又何必非得抱着对其他女子那般的心思去看待傲雪呢?傲雪终究与其他的女子是不同的。您何妨将傲雪当成自己的姐妹、兄弟,甚或是知己那般相交,又有什么不可呢?”

    玉帝怔愣了一下,道:“怎么,你不生气朕与她相交?”

    林听雨笑道:“陛下说笑了。以傲雪那般的高洁性情,纵与陛下相交,必定也是清清白白。臣妾有何理由生气?”

    玉帝沉默了一会儿,道:“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她性本高洁,一身傲骨朗朗,怎会容忍自己做出破坏玉帝与王母关系的不耻之事?

    若是朕抱着对她不轨之心去拜访她,岂不是侮辱了她?她不想见朕也是情理使然。

    但若朕只是以平常的友人之心待她,纯以知己相待,说不定她反倒会与朕继续知心相交,对朕不再象过去那般无情。”

    “陛下能够想明白这点就好了。”林听雨说道。

    玉帝起身离座,林听雨也赶紧跟着起来。

    玉帝道:“你且歇息吧,朕要去好好想一想。”说完转身离去。此番离去,他的背影竟较他来之前多了几分英挺与洒脱,不似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