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415 追梦(十五)月票三十加更

正文 1415 追梦(十五)月票三十加更

    因为这两天吃了不少九级魔兽的烤肉,林听雨这两天已经感觉到丹田内异动非常,应该是要突破的迹象。看来就算是根骨不佳,但是只要有足够的修炼资源支撑,琪娜这副肉身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变强的。

    当然,这种靠外力提升起来的修为,与本身靠着根骨苦修得来的修为,在根基上会有一定的差异,但是总比一直当一只菜鸟好得多。

    所以,一回到家里,她就让两个六级魔法师守在她的小屋门口给她护法。她自己则摆上一个琪娜原来就有的魔法阵隔绝外界,开始闭关突破。

    三天后,她成功突破五级。而她交给皓月和爱德华他们帮忙检查的那部从阿莲娜手里得来的魔法宝典,他们在这三天的精研过后也有了一定的共识。

    “这虽然只是一部基本的魔法修炼功法,不过还是能够看出它……很不一般。”皓月掂量着说道,似乎在寻找适合形容这部功法的形容词。

    林听雨道:“怎么个不一般法?”

    皓月道:“可以看出它很高深玄奥,但是……”

    林听雨心中一动,道:“怎样?”

    皓月道:“修炼它很可能会带来一个很严重的后果。”

    “什么后果?”林听雨问道,目光显得有些阴晴不定。难道那个阿莲娜,真如小眼说的那般,对她没安好心?可是她看阿莲娜,却不象对她怀有恶意,是她看走眼了么?

    “疯魔!”皓月沉声道,“它应该还是一部不成熟的功法,修炼它需要有强大的灵魂和意志力支撑,否则很可能会受不了它带来的声波系魔法能量。”

    林听雨眼睛眯了眯,有些阴森森地道:“以阿莲娜步入圣域的修为,见识肯定不一般,何况还有那个卡尔加亚,他们检查过这部功法,没能发现这部功法有异么?”

    皓月道:“很难说。那个阿莲娜虽然已入圣域,但在见识上和我、爱德华这样跟着你穿越了很多世界的魔法师,终究还是没法比的。”

    林听雨在控鬼符的灵魂成像很是深深地看了一眼皓月。

    皓月道:“你当能感觉出我并没有动什么歪心思,这番话确实是我的真心所想。”

    他所言不差,如今林听雨与他建立了极为密切的灵魂鬼契,他灵魂中的一丝一毫想法都逃不过林听雨的探查。

    林听雨道:“这样说来,有可能是她和卡尔加亚被那个芬德家族的族长阿瓦德奈尔给骗了。”

    “有这个可能。”皓月道,“那个迪卡多-芬德不让她的女儿琪娜回老芬德家族,以修炼这种典籍,恐怕也不仅仅是要保存家族面子的缘故。”

    忽地就听魔法阵外面的六级魔法师阿卡隆禀报道:“主人,有芬德家族的仆役来找您,说是族长有要事叫您去趟她的书房。”

    “知道了。”林听雨应道,撤了魔法阵,开门出了她的房间。

    也不知道这个便宜父亲找她什么事,要知道自打琪娜被废了嫡长女的身份,这个父亲就再也没有主动找过她。而琪娜因为胆小懦弱,自然也不会去找这个让她从骨子里害怕的家长。

    来传话仆役是常在迪卡多身边服侍的彼加,看到林听雨,脸上现出几分怪异的表情。

    林听雨起初不知道他为何这个表情,微一寻思才明白过来,大概是看到她身边跟着一个六级魔法师,而这魔法师刚才竟然唤她“主人”的缘故。

    这个彼加虽是一个仆人,但也是从小就被传授斗气,如今已经是一个八级的斗气士,方才阿卡隆跟林听雨说话时异常恭敬的态度和所说的话,他自然都探得一清二楚。

    不过,作为从小就跟在家主身边的总管级仆役,彼加也是一个非常有眼力见的人物,他并没多问什么,而是麻利地转身在前面带路,还非常有礼貌地说了一句:“请跟我来吧。”

    他并没有象其他许多仆役那样,表现出对“琪娜”这个被废嫡长女的嘲讽和鄙夷,而是一如既往。

    看来不管那个迪卡多对琪娜怎样,但是他教导出来的仆役却是非常有水平。林听雨心道。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穿过长长的走廊,在许多暗藏的仆役,甚至是家族子弟的偷窥之下,到了家主迪卡多-芬德的书房门口。

    彼加敲了敲门,恭敬说道:“老爷,琪娜小姐到了。”

    “让她进来。”房间里传出迪卡多深沉且严肃的声音,令林听雨所在的这副肉身发自本能地心中重重一跳。

    看来琪娜对于这个父亲不是一般的惧怕,竟令这副身体对迪卡多的声音都充满了本能的畏惧。

    彼加为林听雨开了门,还说了一声:“请。”

    林听雨朝他点了点头,迈步走进书房,就看到迪卡多背对着门口,站在书桌后面的窗台前,背影透着莫名的沧桑。

    林听雨终究不是琪娜这个连二十都不到的小丫头,而是一个穿越了许多时空、活了许多年头的穿越者。她对于许多事都会比二十岁的小姑娘拥有强得多的敏感。

    现在,她就感觉出来,迪卡多心情很是不好,但并不是心怀怒意,而是满心悲怆。

    “父亲。”林听雨恭敬地唤了一声,“唤我来有什么事吗?”顿了一下,又道:“您好象不太高兴,是遇到了什么让您伤心的事吗?”

    这后面的一句话让迪卡多转过身来,看向林听雨,目光深沉复杂。半晌过后,他才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来,指了指书桌对面的椅子,道:“你也坐吧。”

    过去的迪卡多很少用这么温和的语气跟琪娜说话,大概是因为当时琪娜是嫡长女,身上肩负着家族的未来,迪卡多对她的要求她又屡屡不能达到,所以迪卡多对琪娜严厉一直多于关心。

    林听雨在迪卡多对面坐下。

    她的从容引起了迪卡多的注意。他冷声说道:“你似乎有些变化。怎么不再当嫡长女,反倒让你轻松了许多?”

    林听雨道:“我也不清楚,只不过感觉最近心里不再象过去那样塞着铅似的。”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