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421 追梦(二十一)

正文 1421 追梦(二十一)

    说完他就朝身边的近侍使了一个眼色。那近侍立刻会意,朝大殿外大声宣旨:“来人,上歌舞。”

    已经另有宫人和女官分别给迪卡多和林听雨上了座,让他们在大殿的一边落座。

    迪卡多满心疑惑,皇帝陛下这是唱的哪一出?宣琪娜这个已经被废的芬德家女弟子进宫就已经够让人奇怪的了,准备歌舞又是怎么个意思?

    皇帝陛下普罗米多尔向来令行禁止,所以,一经传呼,立刻就有一队身着五颜六色、似乎是舞衣的男男女女走上了大殿。

    林听雨打眼一瞧,嚯,这些人哪里什么歌者舞者啊,分明都是魔法师或斗气士,而且还无一例外都是七级以上的高级魔法师或斗气士。

    这些人一上来就给皇帝行了一个礼,然后就煞有其事或拿出一件乐器,或展开身姿。音乐声随之响起,而那些展开身姿的人则开始跳舞。

    不过,这音乐颇为嘈杂,舞者的舞步也比较混乱。可是,林听雨却细心地发现了关窍。

    嘈杂的音乐声中,却有一曲非常美妙动听的音乐夹杂在其中。凌乱的舞步中也依稀可见一种规律性极强的步法。

    “这皇帝在搞什么?是在试探我吗?”林听雨心道,当下只对眼前的发现假装不觉,听着凌乱的声音和混乱的混乱的舞步,不时地皱皱眉头,好象对眼前的这歌舞不太喜欢的模样。

    不一会儿,这所谓的歌舞竟嘎然而止,原本在跳舞的斗气士突地将甩来甩去的水袖朝林听雨甩来。而奏乐的魔法师也纷纷朝她施展魔法。

    林听雨吓了一跳,脸上色变。

    而坐在她身边的迪卡多却是适时地挥手支起一道防护罩,将她和自己都安全地罩在里面,挡下了那几个魔法师和斗气士的攻击。

    “陛下,您这是何意?”迪卡多心中动怒,却不好发作,只得冷声询问。

    普罗米多尔见“琪娜”看到只有七八级的攻击,脸上就变了神色,不免有些兴趣索然。

    原本他见“琪娜”观赏歌舞,并未象阿里亚所说的那样,她只是听力惊人地发现歌舞中的关窍,所以,怀疑“琪娜”一直隐而不露,这才暗中授意歌舞的魔法师和斗气士试探性地攻击她。

    若是深藏不露,那,“琪娜”看到这个水平的突袭,应该会从容应对的。可是,这个“琪娜”的脸色都变了。

    普罗米多尔朝下面的魔法师和斗气士怒声质问道:“你们是怎么回事?让你们排练歌舞,结果搞得歌不象歌,舞不象舞,现在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功力险些伤到芬德家的小姐,你说说你们,练功练功不行,歌舞歌舞不行,我要你们还有什么用?赶紧给我滚下去。”

    “是!”这些人呼啦一下就退个干净,明显是早就做好了退出去的准备。

    迪卡多一脑门的黑线,这个皇帝,你就算扯蛋也得找个好点的理由吧,就这么一句“控制不住的功力”就完了?这算理由吗?

    普罗米多尔会在乎他什么想法才怪,只是笑呵呵地说了一句:“迪卡多,别跟那些小家伙们一般见识。”就把这事揭过去了,转而问林听雨道:“琪娜小姐,我以前听说你对声音极为敏感,可听出刚才的乐曲有什么特别?”

    林听雨起初虽然没琢磨出普罗米多尔到底为什么召见她,又到底为什么搞那么一出古怪的歌舞,不过,现在已经猜到**分了。

    这个皇帝八成是在怀疑琪娜所表现出来的修为真实性,所以利用突袭的方式在试探她。

    那她就没必要再对刚才的歌舞装糊涂了,当下便道:“陛下,刚才的乐曲虽然乍一听混乱不堪,实际上在众多凌乱的乐曲中,却有一支曲子悠悠扬扬,比较能入得耳。”

    比较能入得耳?呵呵。皇帝心中冷笑起来,这个小丫头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那支曲子可是皇宫中最为出色的乐师达比尔加最引以为傲的作品,你居然觉得它只是“比较能入得耳”?

    普罗米多尔道:“看来琪娜小姐对乐曲确实很有一番见地,但不知你可能演奏出更为动听的乐曲出来?”

    既然说我们宫中最优秀的作曲家拿出的最优秀的作品只能算“比较能入得耳”,那你就拿出一首更好的曲子来吧。他心中想道,看着林听雨的目光带了几分戏谑与嘲讽。

    他以前一直怀疑阿里亚的话,现在他也开始觉得,这个琪娜确实如阿里亚所说,除了听力好一点,根本就一无适处,什么都不会。

    不想,林听雨落落大方地道:“陛下,臣女倒是也会一两首曲子,只是怕演奏出来的曲子不好听,污了陛下的耳朵。”

    既然皇帝都递出“橄榄枝”了,那她何不就此给自己创造一个机会,好离开芬德家呢。琪娜一直觉得,以她在音乐方面的造诣,早就可以进入宫廷,成为宫廷音乐师了。

    虽然单纯的音乐师在该隐王朝,在地位上并不怎么出挑,但是,能够成为宫廷音乐师,却可以保证琪娜日后丰衣足食,而且也很有可能得到皇帝赏赐下相对较好的修炼资源。

    可惜琪娜一直犹豫着没有离开芬德家,又因为她这样的优柔寡断,导致她最后命丧于自己的胞妹阿里亚之手。她的想法最终没能实现。

    林听雨穿越来了,不妨就将她的想法变成现实嘛。

    听她这么一说,不管是皇帝还是迪卡多,都有几分惊讶。皇帝是惊讶,这个琪娜敢于演奏,难不成真的能够演奏出比刚才那一曲更好的乐曲来?

    而迪卡多惊讶,是因为以琪娜过去那胆小怯懦的性子,让她在人多的地方说几句话都有点困难,更何况是在皇帝和众多的女官、宫人面前公然演奏乐曲了。

    普罗米多尔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敢问琪娜小姐,打算用什么乐曲来为我们演奏呢?”

    林听雨的回答,却着实有些让人大跌眼镜。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