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425 追梦(二十五)

正文 1425 追梦(二十五)

    这个皇帝陛下是有意在众乐师面前提起“埙”这个名字,虽然主要是旨在告诉乐师们那件阿尔米盖罗大帝留下的古乐器到底是什么,却也是在跟乐师们显摆,他已经知道那个乐器的名字了。

    林听雨可不会拆穿皇帝,这种露脸的事作为臣下的本来就该退居二线。

    一个乐师赶紧将那个埙拿过来递给了林听雨。

    林听雨伸手接过,将仙识探入那个埙之中,终于听到埙中响起了她久违的却熟识的声音:“姐姐,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也许你永远都不会来……”

    这个声音!林听雨顿时浑身一震,心道:“青鸟,真的是你!你现在在哪里?”

    这个埙中寄托有青鸟的仙识传音。只有象林听雨这样拥有仙识,并且将仙识探入埙中才可以听到。

    “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去找你,除了等待,我什么也做不了。”青鸟的声音继续传入她的脑中,透着深深的无奈与痛苦。“我四处寻找可以令我时空穿越,回到你身边的法子,也许是老天开眼,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奇怪的僧人,自称阎提摩尼……”

    僧人?林听雨心头一惊,这个世界是类属西方的魔法世界,怎么会有身为佛徒的僧人?而且,阎提摩尼这个名字听起来也象是来自古印度的僧侣。

    这个阎提摩尼应该也是一个穿越者吧,貌似还不是魂穿。

    可是,接着听下去,林听雨心头更惊。

    “想必一听这个名字和他僧人的身份,你就能猜到他是一个穿越者可是,他既不是魂穿者,也不是可以肉身穿越的时空行者,亦不是小七、影等前辈那样的神者、神尊。

    他,其实只是一缕神念,只是偶然神游而来,实际上既无所来亦无所去。”

    听青鸟说起这么一个富有禅机的人物,林听雨总感觉有些违和。虽然青鸟是一个蛊仙,但是,他出生的时空却是一个现代气氛浓郁的末法时代。

    禅机,在他生活的那个时空已经很少存在。青鸟平时说话也从来没有过佛理或禅机出现。

    不过,她和青鸟分别已久,也早就想到独自闯荡异界的青鸟,肯定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变化。

    只听青鸟继续说道:“我惊讶于他的神通,决定拜他为师,追随他的神念而去。这样,就算你永远不会来到我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但终有一天,我也可以象他那样,神游无数时空,待寻到你的所在,我便去找你。

    我怕你有一天终于会来到这里,我这样离开就会与你错过,所以留下这个我亲手做的埙为念,让你知道我在这个世界,并且已经追随师父前往斗魔山脉的芬德泉。

    我在芬德泉可能要面壁修行一段时间,具体有多久我也说不好。若是你来到这个世界,并且得到我留下的讯息,可往那里去寻我。”

    “芬德泉?那是什么地方?”林听雨忍不住问普罗米多尔。话说,该不会与芬德家有什么关系吧?

    普罗米多尔微怔了一下,才道:“那是你们芬德家本部祖辈定居之地所靠的山泉,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地方?据说你们家族的姓氏就是因为这个芬德泉而得来。”

    顿了一下,他又道:“若是被你父亲知道你问起这个地方,怕是会不高兴。”

    还真是跟那个老芬德家有关。林听雨心中无奈地想,道:“陛下当真知识广博,连我这个芬德家弟子都不知道的芬德泉,您都一清二楚。”

    普罗米多尔呵呵笑道:“过奖。其实,这芬德泉,历代皇帝都知道。”

    林听雨挑了下眉,道:“哦?为什么?”

    普罗米多尔端了一下肩,道:“不知道。反正前代的帝王将帝位传给下一代的时候,都会交代几句话,其中就会解释一下芬德泉这个地方。”

    多半这也是青鸟留下的传统,怕这个埙不能将讯息全部传达清楚,就给后人又交代了这么一项。

    林听雨道:“我想去那里。”顿了一下,又道:“不过要过段时间再去,陛下要与我一起去吗?”

    普罗米多尔一时怔忡,问道:“你能告诉我去那里的理由吗?”忽地想到了什么,“与这个埙有关?”

    林听雨点了点头。

    普罗米多尔立刻笑道:“既然如此,我当然要去。芬德泉,会不会与阿尔米盖罗大帝的下落有关?”

    林听雨不答,转而说道:“陛下若没什么事,我要先回去了。”

    她现在的实力……唉,虽然青鸟这孩子向来懂事贴心,但她也不想让青鸟看到她这么衰的样子。再说,芬德家在斗魔山脉深处,以她现在这个实力,想要深入斗魔山脉实在是不理智。所以,还是想办法先把实力提升起来要紧。

    普罗米多尔有点愠怒,却是淡笑道:“怎么说走就走?你还没给我一首埙曲呢,你不是答应过我么。”

    林听雨忙道:“不好意思,事多就给忘了,我这就再为陛下吹奏一曲。”顿了一下,又道:“陛下,这个埙可以送给我吗?”

    普罗米多尔道:“当然,先祖早就传下话来,能够吹奏它的人,我们皇族就要奉为祖先。咳……”

    虽然他肯定没办法把这么一个实力低自己好几级的小姑娘真的当祖先那般尊敬,不过,他肯定会让她过得很好,免得让人觉得他们皇族不尊祖训。

    “这个埙,祖先也有遗训,”普罗米多尔接着说道,“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你的。”

    林听雨笑道:“多谢陛下了。”说着将埙送到唇边,又再吹奏了一曲。

    曲音起止,好似在一处空谷之中有清风拂面;又似在深夜江侧,月光照着清幽的江面,有波光粼粼,让人听之心如止水。

    一曲罢,普罗米多尔忍不住问道:“这一首曲子好静,听过之后,让人纷繁的心情都渐渐归于平静。这一曲,叫什么名字?”

    林听雨淡淡地答道:“《静卧琴声里》。”

    “《静卧琴声里》?”普罗米多尔喃喃念道,点了下头,道:“果然曲如其名。”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