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推倒神 > 正文 168 夺舍(四)

正文 168 夺舍(四)

    现在,江中透虽被林听雨的精神力赶出了司徒爱静的身体,可是,看她逃去的极为迅,估计掌握着极为诡异的秘法,灵魂一时半会儿并不会陨灭,肯定还要找其他肉身来夺舍的。

    至于那个假装陷入洞府外法阵中、与妹妹司徒爱静走散的司徒爱晴,林听雨也得想法子去面对。

    现下,司徒爱晴很可能已经跟江中秀的灵魂汇合了,师徒两招呼这么一打,司徒爱晴哪里还能不知道司徒爱静的身体内还有另外一个灵魂?

    司徒爱晴会怎么对付她?到家中揭穿她不是司徒爱静,亦或是直接就在这里将她杀人灭口?

    那么,她现在是不是应该逃走?离司徒爱晴远远的

    林听雨就在这个洞府中思量了片刻,决定出去,和司徒爱晴会合。

    她虽然有精神力在身,但司徒爱静这副肉身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也就是比她现世中的肉身强上那么一点儿,精神力所能挥的作用有限。

    以这种修为,想要在修仙界里活下去并非易事。

    最主要的是,司徒爱静的愿望是能够替自己和母亲报仇,揭穿邵广淑母女两的真面目,让萧山不要再被司徒爱晴欺骗。

    就算她现在逃走,但为了完成任务,她将来也是要到司徒家族的。

    况且,如果林听雨现在选择了逃离,就算日后到司徒家族,却不知道司徒爱晴已经编了什么瞎话哄骗了大家,大家先入为主,她再解释什么,会有人听吗?

    心中计议已定,林听雨立刻梨花带雨,哭着朝洞府外奔去。方才她修炼了一会儿神启,精神力已经有所恢复,可以探到这个厉害法阵内靠近洞府处的许多情况。

    而且,她那个古怪的神灯技能也能分辨出法阵内的诸多“声响”,可以以此来判断出哪里是阵眼,哪里有阵牌,哪里踩中会激法阵等等。

    林听雨已经知道司徒爱晴所在的地方。因为她的神灯技能居然捕捉到了她的灵识传音。

    司徒爱晴身上有令牌,其实是可以自由出入这套法阵的。但她要等师父成功夺舍之后,带着妹妹“司徒爱静”一起离开。

    可惜她和师父都失算了,师父从洞府内仓皇逃遁而出,夺舍竟然失败。而当她听师父说起司徒爱静体内还另有一个很强大的灵魂时,着实吓了一跳。

    “不过,那个灵魂,对于你那妹子的事似乎并不完全清楚。”江中秀的灵魂被司徒爱晴谨慎收起的时候说道。

    她逃出来的虽快,但想先前夺舍时的情况,已经现那个突兀出现的强大灵魂对于当时的情况是很懵懂地。

    “你也无需担心太过,要知道你那妹子的灵魂几乎已经被我吞光,只剩下此许的残魂,能否记得自己是谁都难说。”江中秀对于夺舍还是颇为了解的

    她这么想也是没错,灵魂被吞噬了那么多,只剩下小指甲盖大小,这种残破的灵魂就算转世也只能是个白痴傻子,何况现在她还没有去转世,根本就不可能再存活,估计过个三五天就会消散干净了。

    她却是想不到,那个仅剩下的残魂非是普通的残魂,而是因为一股执念不散的冤魂。

    听了师父的话,司徒爱晴道:“师父的意思是,那个司徒爱静身体里的灵魂未必知道是我故意将司徒爱静带来这里,给师父夺舍的?”

    江中秀道:“她可能也是夺舍的,只不过灵魂要较我的灵魂强上一分,所以才成功驱逐了我。”她只能按修仙界中的认知来解释这件怪事。

    司徒爱晴道:“这么说,她很可能会顶替司徒爱静活着?而且,夺舍者不可能拥有被夺舍者的记忆吧。”

    这就好办多了。司徒爱晴心道。

    让林听雨有些无奈的是,她并不能捕捉到与司徒爱晴对话的那人的灵识传音。

    她猜测,除了江中秀没有别人。而对方因为是一个筑基大圆满的强大灵魂,灵识之强应该与她的神灯技能相差无几,所以,她并不能“听”到江中秀的声音。

    不过,听到司徒爱晴的话。已经能让她多少猜测出江中秀说了什么。

    她一边哭一边逃,满脸的恐惧,头散乱,衣服也脏乱不堪,口中还在叨叨着什么,大概是“救命”“好可怕”之类的字眼。

    她冲到了司徒爱晴的跟前,看到她便“啊”的大叫一声,转身就逃,口中还在高呼“救命!救命!”脸上的表情见鬼似的,惊恐非常。

    “爱静!爱静!”司徒爱晴看到她这般模样,心中不免纳闷,但很快就是一副“我是好姐姐”的样子,追上来关心不已地道,“出了什么事?不要怕,我是姐姐呀,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你的姐姐,一直最疼你爱你的姐姐呀!你不用怕的!”

    她的样子本就生得美貌,此时又是一脸安慰,满眼心疼,很具有安抚人心的作用,是以,这个满脸惊恐、象是被吓坏了女孩儿慢慢止了哭声。

    “姐姐?”林听雨假装懵懵懂懂地,试探着唤了一句。

    司徒爱晴立刻把脑袋点得跟鸡啄米似的,道:“是啊,我是你姐姐司徒爱晴,你不认得我了吗?”

    到了此时此刻,她心中却有几分恍然,暗道:“此人,多半是因为没有司徒爱静的记忆,所以假装失忆了,还真是狡猾啊。”

    林听雨一脸茫然,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你呀。”

    司徒爱晴道:“那,你记得你自己是谁吗?”

    林听雨又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遂喃喃自语道:“我是谁?我是谁来着?”

    司徒爱晴心中好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装。

    她正愁没办法解释把司徒爱静引来这里送给人夺舍的事呢。就算是在外人眼里,她和司徒爱静是姐妹情深,一起跑到城郊来玩耍,可是,司徒爱静肯定不会这么想,到时候跑到祖父和父亲那里去嚼舌根,难保两个长辈不会起疑。

    现在这样倒好,省得她麻烦了。

    司徒爱晴道:“爱静,你是司徒爱静啊,是我的妹妹司徒爱静。咱们两个逛完坊市来,见夕阳分外的好,就一起跑到郊外来看夕阳,谁知道误入了这个法阵。咱们受到法阵攻击,走散了你想起来没有?”